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83)


到了在福州的第三日下午,我們就得出發去上海了。但早上我們還是出門前往了附近的鼓山。在福州東方的這座巨岩山上,有座湧泉寺。在寺門的告示板上,我們看到了日本僧侶空海曾經借宿此寺的記述。當時空海所搭乘的遣唐使船遇上大風浪,就漂流到了這附近的海邊。因此直到空海後來上長安為止,他都是寄託在此寺中。

其實在福州的日子中,我們倒是沒甚麼,倒是覺得吳清源夫婦的行程就像是趕強行軍一般。在湧泉寺的廣場上,吳九段像是在站著在自言自語甚麼,所以當我的視線往他看過去時,他就笑著跟我說明:

「我剛才是用福建話說『好累啊』」。

「那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不用了,其實還好」。

原來是因為在周邊往來的人們,大家說的都是福建話。受到這樣的影響,讓吳清源想起了「好累」這句話怎麼說,所以才想說出嘴來試試看而已。

結果我們在下午三點到達上海。吳清源夫妻搭上了前來迎接他們的吳強先生的車先走,而我們則是搭著小巴士,前去旅館。吳強先生是文壇的重要人物,也是上海文化科技界圍棋聯誼會的會長。其實他原本也是軍人,雖然看起總是滿面笑顏,但其中也隱含著威嚴之氣,所以每見他一次就越來越感受到他的魅力。而且他的年齡雖然已近八十,卻仍像年輕人一樣的朝氣蓬勃。

而吳強先生,也向吳清源討教了一局。吳九段此行都是配合著我們的對抗賽來下指導棋。包含一次同時下兩局在內,前後在北京下了三局、福州兩局、上海三局,合計是八局。據他說,這是他第一次用這樣的形式和中國的業餘棋士下棋呢。

被選為指導棋對手的人們心中的充實感與緊張的樣子,光用看的就讓人覺得熱血沸騰。其中雖然也下到差距非常巨大卻也不投降、一直下到最後的人,但這種想要盡量延長一點能和吳清源九段相處時間的心情,是絕對不會錯的。

至於一對一的指導棋則是下了兩次,一次是在北京與洪洲先生下的,另外一次就是在上海和吳強先生了。我熱心地在旁觀看他和吳強先生下的五子指導棋,是因為我回到日本以後,還要替「周刊郵報」寫觀戰記的關係。

最讓我感興趣的,還是吳強先生看起來是以比平常還要沉穩溫和的臉色來面對吳清源九段。中國棋友們在下棋時,臉色都會變得嚴肅起來,這種變化程度要比日本劇烈的多。接受吳九段指導的每個人都是如此。

但唯有吳強先生可說是個例外。恐怕這是因為在吳強先生的眼中已經沒有了勝負,只是想要面對著吳清源九段,享受手談的樂趣吧。在我觀賞之中,雖然在棋力上雙方有雲泥之差,卻注意到這兩位長者是氣息相通的。這可說是超越棋局內容的精采對局呢。

我是稍為離著兩位長者觀看他們的樣子,偶爾看看盤面上的發展。吳強先生雖然下得很堅實,但卻慢慢地白棋追過,到了中盤階段,其中一角的黑子接應錯誤而無法求活,於是萬事休矣。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