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82)


在副司令官家中接受茶水款待後,我們又在宅邸中散步。到了七十四歲,才首次拜訪自己的出身地,這樣言語不多、只是在宅邸內四處觀看的吳九段之感慨萬千身影,讓人印象深刻。出生後沒多久就般去北京的吳九段,自己當然不可能會知道是出生在怎樣的家中,而且替我們帶路的親戚們也都換了好幾代,所以沒有人知道當時的景象。

我則是跟在吳九段之後,見證到這棟為樹木覆蓋住的宅邸中,誕生出改變了圍棋史的不世出大棋士之事實,至今都還記得這種只能說是不可思議的感動。

在福州,還有林則徐(諡號文忠)的廟,稱為林文忠公祠。而我們一行人,在拜訪過吳九段的出生地後,就去了林文忠公祠拜謁。

林則徐就是出自吳、林、陳、沈這福州四名門中的林家,也是在十九世紀前半的清朝任職的政治家。他向朝廷進言將鴉片趕出去,並且親自衝上最前線取締鴉片,也身為鴉片戰爭中的中國方面指揮官而活躍著。晚年則是加入太平天國的鎮壓活動,但卻壯志未酬而逝,因此即便在現在的中國,仍然被視為民族英雄而廣為人所尊敬。

林文忠公祠是座寬廣氣派的廟,沿著四周的壁畫觀看林則徐畢生的功績足跡後,我們進入放有簽名簿的休息室中。吳九段首先就在其上揮毫:

「萬世流芳」

就是萬世之下仍能聞得芬芳的意思,這是用來稱讚林則徐遺德的成語。吳九段總是能從中國的古典之中,根據時機需要自由自在的使用這些成語故事,讓我們非常佩服。

之後,我們也跟著各自署名,最後收筆的則是從北京開始就與我們同行的洪洲先生。他除了是中日合作籌拍電影「未完之對局」的編劇,也是北京文藝界圍棋聯誼會的秘書長。年齡上雖然才稍過五十左右,但洪洲先生也寫了一手精彩的好字:

「英明千古」

這是對應吳清源的「萬世流芳」所寫出來讚美林則徐的詞,真不愧是文字之國,洪洲先生這種生花妙筆,也是讓我們無話可說地佩服。

我們在福州的第二天早上是安排對局,而吳九段也下場來下指導棋。他的對手之一是中學生,似乎是在福州著名的少年。記得那是五子的指導棋,下完之後,負責照顧少年的人特別請教了吳九段的將來發展。

「十五歲?啊,已經太遲了」。

這是吳九段問過少年的年齡後的一句話,斷言了他圍棋上沒甚麼機會了。意思就是如果有志於朝職業棋士發展的話,已經太遲了。可說是相當嚴峻。

下午,我們並未同行,由吳清源夫婦前往祖墓掃墓。吳家的祖墓是離福州市街相當遠的蓋山山上,那裏是一般人禁止進出的地區,據說入山需要有軍方的許可才行。而且一路又是相當險峻的山道,所以只能搭乘吉普車或是小轎子才能到達。這趟掃墓之行雖然難關重重,但對於虔誠的信仰家吳清源而言,這一天是睽違了七十四年才實現的祭祖願望,心情上是難以形容的滿足。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