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81)


第三天,我們是集合起來一起拜訪吳清源少年時代的故居。那裏以前是個相當豪華的四合院宅邸,現在中央庭院的部分則是建滿了建築,有很多戶人家住著。從天津前來的吳清源二哥吳炎也一起到了現場,指著現在已經是他人住家的舊屋窗戶,跟我們說:

「那裏以前是清源的房間,他就是在那扇窗戶旁放著棋盤打譜的」。

知道吳少年是拿著棋書拿到左手手指都變形的我,心中卻被原本無心的吳炎話語給打動。

到了第四天,我們告別北京,飛去了福建省省會的福州。在飛機上,我注意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在機艙內的廣播,使用了三種語言。其中北京話和英語是我能分辨出來的,還有一種語言我就完全不懂了。而坐在走道另一邊的吳清源替我做了解說:

「喔,那是福建話」。

「和北京話聽起來完全不一樣啊」。

「的確不一樣。外地人是完全聽不懂」。

在中國,有無數的方言,特別是到了南方,聽說往往只要跨過一道山語言就不通了。由於吳九段是在北京長大的,於是覺得奇怪的我就特別問起他:

「老師您也會福建話嗎?」

「因為我和家母一起生活,多少懂得一些」。

「啊,原來如此」。

因為吳清源的母親是福建人,所以在生活上的大小事中,常常就會講出福建話吧。

接近福州機場出口時,吳九段立刻就被歡聲四起的接機群眾給包圍起來。這一大群都是引頸以盼吳清源歸鄉的親戚們。自我們到達北京以來,一直照顧我們的女性翻譯劉屯女士其實也是福州人,而她那長的很高的弟弟也到了機場迎接她。

當我看到這樣的光景,就對這個日本人幾乎沒有甚麼印象、觀光客也很少的福州市街道感到像是很久以前就有知己住在這裡一般的親切感。整個城市的氣氛既柔和也明亮。每個人的表情或骨骼,多少也和日本人相似。或者應該說,是日本人像是福建人吧?

福州是個三方被山包圍的城市,所以也有豐富的溫泉湧出。而我們所下榻的旅館,也就叫做「溫泉大廈」。在市區中溫泉也會用水管導引,傳送到各家各戶中。

我們到福州時是剛過正午,於是在飯店用過餐後,馬上就在吳家親戚的帶領下,前往吳清源的出生地拜訪。那裏可是遠遠超過想像的廣大宅邸。據說吳家是代代掌握著鹽的專賣權,過去就是福州地方的大財閥。由於鹽的專賣是朝廷委託的公職,其銷售通路遍及福建全土到台灣,所以直到辛亥革命爆發導致清朝滅亡為止(1912年左右),其家業都非常興盛繁榮。吳家也以富有的傳統家族,和林家、陳家、沈家等三家並列為福州的四大名門。

進入吳家宅邸大門後,看到巨木參天外,還有很多看起來像是學校的宿舍。裡面則是有個水藻覆蓋其上、看起來大約是七、八十公尺大小的水池,裡面有艘小舟沉在其中。其實宅邸內還有一個水草茂密的水池,環繞著水藻大池之間,則是建有披覆著青苔之涼亭的庭園。

沿著水池邊,還有好幾間房舍,據說現在是發給福建省的退休公務員或退役軍人居住。借我們稍作休息之處,就是前福建省軍區副司令官的家。其入口處有家族的照片與擔任副司令官時和毛澤東握手的照片懸掛著。閒聊間也談到他的女兒現在也是送去日本留學。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