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Johnny Woody傳說



Johnny Woody先生的祝賀

回顧YAMAHA管樂團的歷史,有一大堆充滿回憶的樂曲。現在已經成為管樂合奏標準曲目的「節慶變奏曲(Festival Variations)」也是我們的回憶之一。1983年YAMAHA管樂團就是演奏此曲參加全日本管樂大賽而獲得了金賞,但不用說當時候的法國號聲部成員也為了這首曲子苦戰奮鬥不已。這首曲子的法國號樂句據說是作曲家史密斯(C. T. Smith)先生惡意要整法國號所寫出來的,而他想整的對象,就是當時美國空軍樂隊的法國號首席強尼.伍迪(Johnny Woody)先生。其實伍迪先生後來在1987年也成為了YAMAHA美國公司的產品銷售專家而加入了YAMAHA公司,他天生的爽朗個性也讓他非常受歡迎。他在產品開發與藝術家關係的工作上非常活躍,也常常來到日本訪問,成為人見人愛的角色。現在伍迪先生已經離開YAMAHA公司,但現在還是會在國際法國號協會的YAMAHA展場幫忙,以他永遠保持的笑顏迎接前來的客人。而這位與我們關係深厚的伍迪先生特別寫了一段文字給YAMAHA管樂團。在這裡我們要特別感謝伍迪先生,也祝他永遠健康開心!

寄給我們信件的伍迪先生的近照


===

強尼.伍迪先生寫來的訊息:

我是前美國空軍樂隊的首席法國號(退役時階級是最高級軍曹)強尼.伍迪。在我隸屬於美國空軍樂隊的24年間,在樂隊隊長阿諾.蓋布利爾上校底下擔任了13年第一部法國號。這裡稍微聊一下我的經歷,我是八年級時開始學習法國號,直到高中為止都是F調的Single Horn。而我也是用這把F調Single Horn,連續三年被選入密蘇里州的明星管弦樂團,但卻沒有人跟我這是非常困難的事。這是因為當時的我,只知道F調的Single Horn而已。在1956年我高中畢業進入堪薩斯大學,就在那裏認識了克勞德.湯瑪士.史密斯先生(C. T. Smith)。當時他已經在學院中先念過兩年,並且參加了兩年的軍樂隊課程,然後才進入堪薩斯大學就讀。在我入學時,他已經是學校樂團的第一部法國號,而我是聲部中的第五席。但在大學中我終於拿到了Double Horn。此時我才知道這種樂器比Single Horn好吹太多了,於是就戲劇性地進步起來。

到了第二學期,我被選為系上的木管五重奏成員,並且在其中進行了三年的演奏活動。然後我也參加了系上考選管弦樂團而成為第一部法國號,而當時的第二部就是史密斯先生。在我大二時,史密斯先生就決定專心朝作曲的路線前進,而我則是在學校的管樂團與管弦樂團同時擔任法國號第一部。經過了22年後,蓋布利爾上校委託史密斯先生替我們樂隊寫一首曲子,並且在德州聖安東尼奧舉行的德州音樂教師會議上首演。當時那是個約一萬人的音樂教育者參加的活動。當時負責抄普的人開始抄分譜,我才第一次看到這首曲子的樂譜。看了之後,我就立刻奔去電話旁,打話給史密斯,罵他一聲:你這個渾蛋!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在那之後,我和史密斯先生為了此事笑談了好多年。1978年我開始使用YAMAHA的YHR-766法國號(當時的型號),直到現在我都還在使用那把樂器。因為其實樂器的狀態比我本人還好呢。

言歸正傳,1982年首演的節慶變奏曲,結果讓觀眾非常興奮。因為誰也沒聽過有那麼難的法國號聲部的曲子。不過,其實這首曲子的每個聲部都很困難。在那之後,經過五次巡迴與演奏會議上我共演奏了這首曲子65次,我也從1978年以來,被列名為YAMAHA的法國號演奏家,樂器就是這個YHR-766。後來我在1984年退伍,在大學教了三年書後,開始以YAMAHA演奏家/講師、後來成為諮詢家而活動。1987年我以銅管專家的身分正式加入YAMAHA公司,然後又以區域銷售經理的身分工作了五年。我在1999年離開YAMAHA,但直到現在為止,只要國際法國號協會在美國舉辦演奏會議時,我就會以YAMAHA的一員的身分一起參加活動。

節慶變奏曲不僅對我和美國空軍樂團,也是對YAMAHA管樂團來說是非常特別的曲子這件事,讓我非常高興。這首曲子是對樂團所有聲部來說都是很有挑戰性的樂曲,而在每天辛苦工作下還要維持高水準的演奏程度,更是非常有挑戰性。

在這樣優秀的YAMAHA管樂團中,各位團員今後除了要持續製造出許多世界級的名器外,還要以演奏家的身分發揮優異的才能,這可是求都求不來的。藉著各位的力量,一定會讓音樂會充滿感動才對。

容我像各位致上最高的敬意

強尼.伍迪

美國空軍樂隊時代的伍迪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