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罰站遊記(1)


因為種種莫名其妙的原因,從上周起我突然被叫去罰站。

是的,罰站的原因是最近被人抓回去打工了。俗語說的好:打工,就是無數罰站的歷程(有這句話嗎?)。可以說被叫去罰站是打工仔之常態,不足為怪。但這期間實在也滿多近乎奇蹟的發展,讓我忍不住拿出來寫一寫。(原本打算一年之後才要公布這件事的,不過想一想寫的曖昧一點,應該也不會有大問題,就賭命一寫吧?)

首先,就是叫我去罰站的小魔王,在叫我去罰站的當天晚上就被更猛的大魔王叫去另外一地罰站了,結果竟然比我還先出發去罰站(大魔王與小魔王的差別,就是小魔王抓你去罰站,你可能還有幾天的喘息空間;但大魔王抓你去罰站,通常是抓到就得馬上出發了。這次也不例外,小魔王可是當天晚上被抓到,隔天早上就飛,幾乎所有人都是在他飛走後半天以上才知道他「被害」了,完全是人間蒸發的標準範例)。這也許就是一種報應不爽的概念吧?

問題是小魔王消失、中魔王也跟著消失(這樣知道大魔王的厲害了吧?),我的罰站許可就沒人可以簽了。沒有罰站許可,負責訂機票的如花似玉(其實我沒見過該如花似玉,甚至連聲音都沒聽過,就當她很漂亮吧?)也不敢開票,理論上我是不能飛出去的。特別是一旁的資深打工仔再三警告,沒有拿到罰站許可就自己亂飛,可是會出人命的。所以即便到了預定出發的前一天晚上,資深打工仔還是勸我安心睡覺,隔天拉著行李去打工處待命、看到罰站許可後再出發即可。當然,如果一整天都沒收到罰站許可的話,就拉著行李回家繼續待命(我還滿期待這種結局的)。另外,原定是搭一大早的早班飛機,所以資深打工仔建議我要更早起來查看信件,看看罰站許可會不會像奇蹟一樣出現。

於是,我也乖乖清晨五點就爬起來(對我這種夜貓子而言,這真是要命啊),沒想到還真的看到罰站許可在深夜兩點出現了。於是我就只好依照原定計畫去機場報到。不過,罰站許可等於是到最後一刻才出現,就不會有預先派好的車送我去機場;加上班機時間很早,也沒有機會搭大眾運輸系統,只好自己叫小黃去了。

罰站許可太晚出現的另外一個壞處是,因為超過預定的開票時間,機票已經自動被取消了,但我卻是到了機場才發現這個不幸的事實。魔王不發罰站許可固然不可飛,一旦發了罰站許可,也是不能不飛。就算機票被取消,也是得想辦法擠上飛機。於是我就在梅花航空的報到櫃台美女的指示下,前去找票務櫃檯的美女討論(梅花航空真是美女如雲啊!),一面同步發簡訊給資深打工仔求救。票務櫃台美女聽了我說來龍去脈後,淡淡地笑了一下,開始幫我查機位,結果奇蹟再度出現,機位還有!所以理論上我只要另外自行刷卡,就可以上飛機了。唯一的問題,就是這個時候臨櫃買機票,價格會非常糟糕,這點連票務櫃檯美女都承認:我們的價格可能會是平常的兩倍喔,你確定要自行刷卡嗎?

就在這個時候,資深打工仔剛好起床,回了簡訊給我,告訴我平常幫我們代辦罰站機票的旅行社聯絡窗口,於是我直接打去碰碰運氣。神奇的是,對方竟然有人接電話(有一種魔王魔力無遠弗屆的味道),聽我再度把來龍去脈說過一遍後,很酷的說聲:把電話拿給票務美女聽,我來搞定!

然後旅行社人員報出一大段聽起來像是天書符咒的數字,票務櫃檯美女也驚奇地說聲:你的票沒問題了,不用自己刷卡,趕快直接去報到吧。就這樣,我幾乎是趕在最後一刻上了飛機。過去大大小小的罰站經驗也算不少,但像這次這樣搞得這麼緊張兮兮、得要自己去喬機票的,絕對是第一次。

到了這裡,就算是一帆風順了。不過沒想到,後面還有更有趣的事情在等著我。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