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關鍵一著系列


完全相反的棋風

這次我選的這著棋,則是出自我和趙治勳名譽名人所下的一局。這是我37歲時,和他所下的棋聖戰決定挑戰者三局賽的第二局。這一年,我拿到了第一屆世界冠軍(富士通盃),本因坊賽也正在四連霸中,可說是狀況絕佳。至於我和治勳先生則是自從進入木谷實老師的道場以來就相識許久的師兄弟(譯註:其實年紀較小的趙大師是師兄、年紀比較大卻比較晚入門的大光頭熟男才是師弟),但說到棋風的話,我們則是完全相反。趙先生的下法,就像總是走在懸岩峭壁上般的嚴厲,這種下法是我學不來的;相反地,我想他可能也學不來我的下法吧。所以我和他對局時,就像是極端的兩極相遇,很容易產生令人緊張萬分的局面。下的時候雖然會很興奮,但真要說起來,他算是我很不擅長對付的對手。這是因為他對勝負的意識非常強烈,給帶給人一種拼命戰鬥的氣氛。

當然,我也是正經八百地在下棋,但就是有種會被他那種凌厲氣勢給打敗的感覺。在我剛生上職業初段左右,也是所謂的力戰派。但從那時起,自己做了許許多多的研究,找到了「這樣的下法不是很有趣嗎?」,然後還算可以的戰績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就在16歲左右開始下出了大家所謂的「宇宙流」的下法。

我雖然是出生於東京,但其實我家以前代代都是住在沖繩。所以我身上可能也有那種南國的開朗性格吧。我覺得既然來到這世上、同樣是過一生,那就應該盡量爭取最多快樂的時光,這就是我的人生觀。就算是下棋,也希望下出落子之後會感覺到幸福的棋。可以說連續下出快樂、幸福般的著手,才能完成「宇宙流」吧。

這次我選的這一著,一見之下好像是沒甚麼的「壓」,然而就是這樣緩慢地進行,反而讓對手找不到適當的應手了。其意義可說是「太陽的一著」。大家都聽過伊索寓言中的「北風與太陽」吧?就是太陽和北風比賽誰能讓旅人脫下外套的故事。北風雖然咻咻地吹著,反而讓旅人把外套拉得更緊;但太陽只有溫和一照,就讓旅人脫下了外套。這一著也有同樣的感覺吧(笑)。

下圖是主題圖,我持白棋。

第13屆棋聖戰 最高棋士決定戰 決賽第二局
(1988年12月8日)

黑 趙治勳十段 白 武宮正樹本因坊
(1~45)


此局面的現狀如同大家所見,黑棋在各處都有確定地,而白棋卻還沒有確定地。不過中央卻是一片銀白。因此局面的重心就在於白棋該怎麼好好經營中央。

其實到此局面之前的白36,也是我稍微覺得自豪的一手棋。此著一面堵住了黑棋往中央的出路,一面還有白A、黑B、白C雙跨斷的狙擊。

也是這樣,黑41才會需要加補以求安定。白42跨後,到黑45為止,看起來這一子就要被黑棋收下了....。

1圖的白1不好,至黑6為止,白棋二子簡單被吃。白1如果在2位擋,則黑1拐吃,白棋也無法做出好成果。

1圖(白失敗)


而我所下的,則是2圖的白46壓。

2圖(太陽的一著)

下出這樣一手棋的瞬間,真是覺得非常舒服呢。雖然我不太記得當時的情景了,但應該是用非常漂亮的手勢,啪的一聲響亮地敲在棋盤上吧。

因為這是很難注意到的一著,我想治勳先生搞不好也沒有預料到吧?也許各位讀者也會認為「這手棋到底哪裡好啊?」而覺得不可思議吧。其實啊,這手棋是寓意深遠的一著。

接下來黑棋如果肯在3圖1應,則白棋就可以開開心心地在2擋利用,然後轉往4飛,中央立刻變得非常巨大,白棋希望無窮。當然,黑棋是不可能這樣下的。

3圖(白好)

其實本來此處黑棋是想要在4圖的黑1虎才對。接下來就算白2、4衝斷,局部上黑棋也不用擔心。然而此際白棋有6擋的手段。黑7時,白8跳,又是看著9位缺陷的好手。

接下來黑如果9應,則白10就可吃掉黑棋三子,此圖當然也是白棋大成功。

4圖(白大成功)

但4圖黑9如果改下5圖黑1,再來白3立,也是攻殺白負。不過,白棋也有2扳的巧手。

然後黑3應時,白4開始絞封,以下至黑7,除了讓黑棋變成一團,白棋先手活角也是值得自豪之處。然後白棋回手搶到8位,黑棋有兩塊弱棋,這樣黑棋就很難看了。

因此,黑棋也不能選擇4圖的黑1虎。

5圖(白棋先手活角)


實戰黑棋是走了6圖的黑47。對於黑棋來說,也是找不到別的棋好下,不得已只能這樣走。白48、50打吃,再白52粘利用,回手搶到白54,黑地完全被壓低。以下進行到白68為止,中央白棋的規模非常雄偉。

6圖(實戰進行)
TAKE002.png


此際形勢雖然仍然難料,但我總覺得「就是下得有點爽」的感覺。

希望每一手棋都能下得閃閃發亮

這一局棋最後是白棋不計勝,也是宇宙流成功的一局。

我的棋被人稱作是「宇宙流」,心中當然很開心。簡直就是覺得太帥了(笑)。畢竟圍棋就是被稱為象徵宇宙的遊戲,我的棋,雖然是被大家認為「志在開拓中央」,但其實並非如此,我是希望每一手棋都好好下,讓一著一著棋都能閃閃發亮。我覺得只要這些棋能這樣相連起來,結果就會像此局一樣,有機會變成大模樣了。

我已經下了超過五十年的圍棋,但現在還是不懂圍棋到底是甚麼。也是這樣,今後我會嚇出怎樣的棋,我自己也不知道。只不過,我會把每一瞬間從棋盤上感受到的東西,好好整理之後下出來。簡單來說,就好像是讓自己頭頂上的天線發揮作用,一下子就找到靈感了。甚至為什麼我會這麼下棋,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笑)。

就算是搞不懂圍棋怎麼下,未來還是會用「還是有這樣的棋啊?」或「還有這種構想啊?」的方式來下,畢竟能下出誰都不曾注意到的棋,就是最幸福快樂的事情。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