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67)


吳林會總是非常熱鬧。如果有職業棋士對局時,解說的工作主要就由林海峰來擔任,在留園杯開賽時,就由林海峰的同僚好友大竹英雄來擔任幹事,主持出賽選手等其它工作。

吳清源大多是只有打招呼的程度而已,但其實吳林會總是以吳清源為中心。至於為何說是以他為中心,其實有點難以說明。應該說是參加這個會的人,都會無意識地向著吳清源吧。關於這點,我每次都是強忍著笑意,因為就算是吃會餐時,也一定會有人會晃到吳清源的周圍來。這是他們想找機會和吳清源一起合照的關係。吳清源則就是隨大家高興的態度。

想和吳清源一起合照的人,對於吳清源的業績到底了解到甚麼程度倒也不是甚麼太大的問題。其實只要站在他的身邊,就會被他散發出來氣質給吸引,所以就會單純無怨無悔地接近吳清源而已。我每次看到這樣的光景,就不禁感覺到大眾都具有一見極能分辨真偽的能力。

這裡轉變一下話題,我和前輩野間宏,不知是為了甚麼事忘掉了,跑去了位於芝的留園本店一起吃飯。剛好盛毓度也在那裏出現。

「這還真巧....」

話才出口我就閉嘴了。畢竟這是他的店,出現在那裏是一點也不會不可思議。於是我就介紹野間給他認識,然後他也和我們同席加入我們。

在野間與盛毓度互相自我介紹中,才發現他們彼此應該是京都大學的同學。雖然科系不同,所以不曾在同一間教室上過課,但看起來有很多共通話題,所以兩人可說是意氣相投,話匣子也完全打開了。

剛好那時,盛毓度出了一本標題是「從漢民族到大和民族」這樣論點很獨特的小冊子。我把這件事告訴了野間,野間就說他非常想看一看。

「能讓大作家看我的書,真是太令我高興了」

於是盛毓度就命令店員拿出這本小冊子來。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對野間到底有多少認識,但看起來顯然是知道他是在日本的文學界佔有重要地位的作家。

這且放下不論,總之在我的記憶中記得有這件事就對了。在盛毓度與野間的話告一段落後,他就開始跟自顧自地倒起老酒的我聊天了:

「我想請教你關於吳先生的事,你覺得就棋士而言,他大概具有怎樣的地位?」

這是盛毓度獨特的人物判斷方式。在這以前他也常問我「你覺得誰跟誰比較強?」的問題。特別是當坂田與林海峰正在互相爭霸時,他就不知道問過我多少次這樣的問題。他也同樣會去問山田覆面子等人同樣的問題的樣子。覆面子只能苦笑說出「我怎麼說的出誰比較強...」這種含糊的話,但其實就盛毓度來說,他是想聽到「現在已經是林海峰比較強」的回答吧。

至於我,則是用比較刁鑽的方式回答:

「其實誰強誰弱跟誰會贏誰會輸不太一樣,而且就棋士而言,誰上誰下也會因為看法不同而有差別」。

「你這樣說,我聽不懂」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

每次大概都是用這樣的對答方式結束,但關於吳清源的地位,這次倒是他第一次這樣問我。我想他也認為吳清源是特別的人物,因此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把他拿來和其他人比較的想法。於是我回答:

「要問我地位何在其實很難回答,但我想他應該是綜觀全圍棋史的第一人吧。」

盛毓度立刻很純真地追問下去:
「完全沒有能和吳先生匹敵的人嗎?」

「能匹敵或不能匹敵我也不知道,畢竟吳先生也沒辦法和三百年前的棋士對局啊」。

「三百年前?你說誰?」

「就是本因坊道策這位偉大的名人。能和道策並列的,就是吳清源了。」

盛毓度顯然對我的答案有甚得我心的滿足感。但我也不是抱著隨便說說感想的心態來回答他的。我會這樣說的理由,後面會詳加敘述,但綜觀過往的圍棋史,我認為道策與吳清源就是高聳其上的兩大巨峰。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