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66)


一口氣衝上明星地位的林海峰之英姿,也促成了接在他之後的大竹英雄、石田芳夫、加藤正夫、武宮正樹、趙治勳、小林光一等新秀們也紛紛以亮眼的方式抬頭,而且順便推動了年輕人、與婦女層的圍棋迷爆發性地成長。當然,這樣的功績並非全部都是林海峰一人造成的。大竹、石田等新秀的抬頭,也是木谷道場的修練開花結果,剛好到了綻放花朵的時期;至於年輕棋迷的增加,也跟學校的課程加入了圍棋發揮作用有關。不過,剛好在這個時期,非常符合新時代明星需要的林海峰登場,對於包含業餘大眾在內的全體棋界,帶來激昂的圍棋熱是毫無疑問的。

就在林海峰在名人戰中開始活躍起來左右,「吳林會」與「清峰會」這樣以支援吳清源與林海峰為目的的兩個組織也跟著建立起來。清峰會是以富士通的池田敏夫等人之贊助下形成的會員制後援會。每個月會有定期的聚會,進行指導棋或會員之間彼此之間互相熟悉等以棋力進步為目的的活動。至於吳林會,其成立宗旨就略有些不同。這是以中菜餐廳「留園」的社長盛毓度為主要贊助人,視時期圍繞在吳清源、林海峰旁的親睦團體。

在吳林會舉辨的日子時,留園會特別開放,讓會員們彼此對局、或者是由林海峰來下指導棋而由吳清源來解說,對局結束後就是一起吃會餐的輕鬆時間,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會規。女子業餘棋友組成的紅友會成員會大量出席這個吳林會,也是此會的一大特徵。而且也有很多職業棋士會參加這個會,以大竹英雄、本田幸子為首,通常會有十位左右的新銳職業棋士固定出現。負責主持任務的,則是由讀賣的圍棋記者山田覆面子擔任。雖然讀賣與吳清源已經斷絕關係,但和覆面子個人還是有長年的交情的。而且林海峰是讀賣主辦的現任名人,所以這個主持工作由覆面子來擔任是非常適任的。

在這樣的與會狀況進行了一陣子之後,盛毓度先生就開始舉辦了以新銳棋士為對象的「留園杯爭奪戰」的棋賽。賽制是單淘汰賽,並且在吳林會舉行之日舉辦,比賽完了後仍然有一起吃會餐的快樂活動。冠軍獎金是一百萬日圓,出賽的棋士就算是輸掉,也能獲得還算可以的出場費。吳林會舉行日有出席的職業棋士也一樣會收到紅包。這些全部都是由盛毓度自掏腰包,全部的費用加起來應該是相當不小的數目。不過,這種程度的娛樂,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盛毓度與圍棋的關係是非常之久。他在昭和八年(1933年)來日本留學,進入京都大學就讀,並且是後來林海峰來寄居的藤田梧郎宅邸(吉田塾)的常客。根據當時就已經在吉田塾的藤田夫人的說法,盛毓度雖然那時還是學生,家裡就已經有好幾位僕人,去下棋時吃的餐點,也是外賣送來的特別便當。

這是因為他是在中國近代史中一定會出現的大冶鐵山(礦)的創始人、建立起一大財團的盛宣懷的孫子。留園也是中國首屈一指的名園而為人所知,但其實有一時期正是盛家的庭園。

盛家財團一族在世界各地都有據點,其經濟力非比尋常,而盛毓度似乎就像是盛家在日本代表一樣的存在。他在日本開始經營留園餐廳是昭和36年(1961年)的事,有一次我在吳林會的席上,聽到了他跟我說以下的事情。由於我多少知道盛宣懷的事蹟,所以他就用稍微把我當熟人的態度來聊:

「我們家在世界各地都有情報網,像是經濟動向等事項的傳遞,甚至會比國家方面還早知道。我家可以動用的金額,差不多就相當於日本的國家預算...嗯,搞不好還更多」。

這話說到我都有點煩,以致於我都有點懶得反問他「這些都是真的嗎?」了。

他接著說:

「我想在日本弄個甚麼事業來做,覺得如果是開中國餐廳的話,就不會影響日本民族的經濟,於是我就開了留園餐廳」。

他總是穿著黑色外套狀的中國服飾,就會讓我覺得原來華僑之中也有這樣的世界,可說是一面認同、一面感覺到不可思議。

在四谷福田家舉行的名人戰中,林海峰一度被高川格奪去的名人寶座、又在隔年奪了回來的晚上,也就是昭和44年(1969年)的事,當時前來觀戰的盛毓度邀請我們去他在赤坂東急飯店的留園分店聚會。一起出席的除了林海峰之外,還有書法家柳田泰雲、讀賣的負責記者山田覆面子。此時吳清源已經不再於讀賣的名人戰中露臉了,所以這場難得的祝賀宴上沒能看到吳清源的身影,讓人覺得有些遺憾。

盛毓度可說是相當厲害的論客,而且是很愛和人辯論起來的類型。當天不知道是怎麼說著說著,就讓他開始說出了以下的話:

「日本人太過在意戰敗這件事了。打敗仗不過是悠久歷史中一到波紋而已。現在中國雖然採用了共產主義,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種程度的變革,至今為止中國人不知道歷經過多少次了呢。」

採用共產主義的這種表現,聽起來還真是有點奇怪的新鮮感。我們就一面聽著他說著人類歷史會超越主義主張地走下去這種話,一面開始去思考剛奪回名人寶座的林海峰的棋之內容。

他一面問我們林海峰的棋強在甚麼地方,又試著去解釋能夠站上棋界王座頂點的林海峰的棋力秘密,可能就在於這種「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東洋之心上。持續在十局大賽中獲勝的吳清源之力量秘密,恐怕也是建立在同樣的基礎上。這是一種超越局部攻防、持續找尋一局棋全體勝負脈動的概念。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