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65)


大陸本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的中華民國之間的對立關係雖然一直持續著,然而實際上是大勢已決,不管是誰來看都知道就算台灣仍然有反攻大陸的企圖也不過是白費力氣。蔣介石自己也知道這種狀況,所以看起來已經是達到了一種就算維持現狀也好的放棄想法。就在這個情勢下,與權力鬥爭無緣、身為中國引以自豪的大國手與國手、這樣的兩位藝道高人來訪,蔣介石的內心無疑是非常和藹安詳的。

這裡,且先把話題拉回到過往。上次接受邀請回台之時,原本住在台灣的母親舒文女士希望再度東渡日本居住,吳清源就為了母親在箱根仙石原自宅的旁邊再建了一間別邸來迎接她。經過十三年後,這次又藉著這個邀請機會,讓母親回到台灣,託付給長兄吳浣。母親和長兄都是從大陸移居過來的,台灣雖然不是真正的故鄉,但就已屆高齡的母親來看,比起日本,會更希望自己的墓地選在這個國籍所在的台灣吧。

將母親轉由長兄吳浣照顧、然後回到日本的吳清源,收到了母親寄來的信:

「我的墓地與棺木都已經安排好了,不必擔心。就算我走了也不必勉強趕來奔喪。注意自己的健康、並且照顧好家人就好了。」

文字上大致就是如此。舒文女士後來保持長壽,直到昭和53年(1978年)才以90歲的高齡去世,但直到去世之前她另外寄給吳清源的信,每次也都是同樣主旨的內容。

舒文女士自從昭和3年(1928年)和吳清源一起來到日本開始,到昭和16年(1941年)吳清源訂婚為止的13年、加上二度前往台灣的13年,總計在日本住了26年。她直到最後都不曾忘記掛念這個長年和自己一起生活、最愛的自己兒子。吳清源在年輕時的隨筆集「莫愁」中,提過自己的母親與家人,這裡順便引用一下其中的內容:

「我的母親是傳統東洋式的婦人,不喜歡社交活動。從以前就只是專心忙於家事而已,直到現在也是如此。我的母親一共生了九個孩子,其中三人不幸夭折,現在則是長兄浣、次兄炎、我、以及妹妹清儀、二妹清瑛、三妹寄子六個小孩順利長大。說起生了九個小孩、並且將六個小孩扶養長大,這可不是普通的辛苦呢。」

就在這第二次的台灣招待旅行的前後,吳清源自己也有和讀賣之間的契約解除、日本棋院的除籍問題等種種事務,可說是吳清源為這些最不擅長的俗務所惱的數年。

昭和41年(1966年),也就是第二次台灣旅行後的隔年,吳清源搬去了東京四谷的公寓居住。自從離開璽宇教後,吳清源在戰後的居住是從昭和25年(1950年)起住在箱根仙石原、昭和30年(1955年)轉搬到小田原。箱根仙石原是高原、而小田原的住家也是在樹木環繞的坡道上,彷彿是符合竹林七賢的閑雅住宅。

吳清源之所以會重返下界,主要是和他離開過去全權代理的讀賣、參加別的棋賽有關,這樣的話,如果不是住在東京,參加比賽就很不方便。除此以外,還有逐漸長大的三個子女的教育問題。即便是好好整理過這樣的態勢,對局上仍不如意。雖然他在沒和日本棋院修復好關係的狀況下參加了很多次的王座戰與專家十傑賽,但他在健康上卻一直無法回復到能夠承受住嚴苛勝負的狀況,於是漸漸就離對局比賽越來越遠了。

就在吳清源逐漸離開華麗舞台之際,取而代之的是坂田本因坊在華麗活躍下席卷棋壇。在名人戰開始第三期的昭和39年中,他創下了全年度三十勝二敗這樣驚人的勝率、並且在本因坊挑戰賽中,樹立了似乎是誰也無法打破的十七連勝紀錄(譯註:的確直到今天也未被打破)。

「坂田離我們越來越遠」。

就在在後面追趕的棋士們發出這樣感嘆的話、大家都覺得當下坂田的霸權已無可動搖的狀況下,林海峰突然出現,打破了其霸權的一角,並且逐漸蠶食掉他的堡壘。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