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阿柯大戰第一局你摳你摳轉播整理(2)



第二譜(31~69)


休息之後,趙大師還在為白30而感動著:如果這手棋是人類所下的話,只能說是非常有天分。

由香里:如果這手棋是十歲左右的少年下的話?

趙:那就像是現在引起話題的藤井聰太四段一樣了(創下進入職業棋界十八連勝的紀錄)。

由香里:黑31如果不照實戰那樣衝出,而是乖乖下圖1擋?

趙:氣氛上不會這樣下。而且接下來白2以下築成厚勢,立刻就變成另外一種寬廣世界了。要是走成這種大模樣,黑棋應該受不了....


趙:我看到白30這一手後,第一次有種:真是太猛了,我下不過了的感覺。

趙:總之,黑31衝是一種氣魄。而接下來的白32碰,又是柔軟機靈的一著。我們人類的眼光都會以為現在是在左邊進行戰鬥,但以AI來看,隨時都在全局進行戰鬥。這一手也是用這樣全局戰鬥思考所下出來的棋。白32如果下在下圖1擋住,就是只看局部在下棋了。

趙:黑35衝出這手棋也是氣勢。如果於下圖1粘起,白2擋住,黑3渡又讓白棋弄成了一道牆,但接下來白怎麼下有點頭痛,我是不知道怎麼下,以阿發夠而言,或許會在4拆,也可能於1位斜上方虎加強。所以搞不好黑棋這樣忍耐比較好。



趙:黑37打這手棋本來是俗手,一般會單於黑39粘。此刻黑棋為了讓白棋變重,才故意打了一手。這也黑棋早就已經想清楚要棄掉角上二子來攻擊白棋,所以才會這麼下。

趙:黑39也可考慮下圖1尖,但氣氛上還是會想照實戰那樣在邊上粘就是了。


趙:白40衝出以下也是自然的下法。這裡一直說「自然」,或許一般業餘棋友難以理解,但這是我們長年下棋累積經驗得出來的感覺。

趙:到黑47為止,僅看局部的話是黑棋不錯。問題是右下白棋已有強大勢力存在。黑棋左邊這塊,就算是一種厚勢,也發揮不了作用。說到這裡,你別看白棋右下這道牆壁好像是用來製造大模樣用的,但其實看場合,它也會拿來抵銷別人的勢力,有很多種應用。阿發夠就是這樣很有彈性,不會堅持一定要走甚麼路線。但店長就比較像人類,會太過珍惜過去已經下出的東西,讓已經下出來的棋子有面子,不像阿發夠那樣隨時可割可棄。

趙:走到這裡,我猜柯潔心中應該多少覺得不妙了,至少氣氛上是這樣。因為就有一種明明局部下的還可以,但抬頭一看卻是大勢落後的感覺。

趙:白48也是輕妙。如果像我們這種凡人的話,大概會走下圖1拆(由:真的),但它會覺得走了白48順便也牽制掉黑棋在左邊的發展、下邊就是歡迎打入,反正這樣本局應該是不會輸了。



趙:於是黑49也是不得不打入破壞,但白50覷,又是很厲害的一著。

由香里:那黑棋如果粘起呢?

趙:這樣就被揩油了,一般會受不了。也許這樣粘是對的,但黑棋就是會覺得不甘願,畢竟我們是人類啊。不過,黑棋要反擊的話,也許要考慮於下圖1飛吧?黑棋要找麻煩求變的話,應該要這樣下才對。反正在黑沒有51補的情況下,白54斷形成戰鬥反而是黑棋歡迎之事。


*局後檢討,樊麾拿出了阿發夠的預想圖,黑51竟然是建議黑棋照下圖於中央跳一間,更誇張的是,接下來白棋會於2碰。這種隱含的變化,真是讓人想不佩服也難。




趙:白54斷,又是好棋。就是一種「請趕快吃吧、我就是想捨棄」的態度。通常如果是和人下,看到這種場面,心中就會有種:「唉,這個人我大概是永遠下不贏了」的感嘆。以前都是柯潔讓別人有這種感覺,這次就換成他有下不下去的感覺了。黑棋一點也不生動,而白棋總是滿滿的躍動感,這種感覺真的很糟。

趙:黑55、57就是一種完蛋了、只好拼命的下法。算是一種勝負手吧?

趙:至於左邊的攻殺,黑棋雖然可以獲勝,但白7以下收氣封住,黑棋也受不了。


趙:這樣看起來,或許黑棋應該在下圖1穿象眼反擊。

趙:左下白58接起來這手棋,如果一般人的話,可能會在下圖1擋。但阿發夠顯然是覺得我吃飽了,這裡隨便你活吧,沒關係了。


趙:左下角黑棋就算是活棋,目數也非常小。

此時店長給黑棋的勝率分析,已經降到了40%了,於是乾脆就來個民意投票,看看大家覺得形勢是黑好白好?

由香里:趙老師覺得形勢如何?

趙:當然是黑棋下不下去了(5號)。也許目數上並沒差那麼多,但氣氛上就是已經走不下去了。

投票的結果如下,果然大家意見也都和趙大師一樣,黑棋已經不行了。



既然已知大勢已去,接下來只好進行觀眾來信回答時間,老實說這也是你摳你摳轉播中最好看的地方之一,往往就是能在這種時段中,聽到很多八卦。

趙大師馬上就和由香里姐姐一起坐下來閒聊觀眾提問,真是好嗨桑啊~

首先是一位住京都的棋友寄來的信:趙老師、吉原老師好,我對於現在電腦軟體竟然能夠打敗第一流職業棋士感到非常驚訝,其吃驚的程度甚至於遠大於川普當選與英國脫歐。趙老師過去有和AI對戰的經驗,對於這些AI軟體有何感想?又對於今後如何研究、對抗它有何想法?

趙:一句話,這些軟體就是非常棒。和其他的遊戲不同,圍棋的獲勝目標並不明顯,雖說是比誰圍的地多,但要怎麼圍就是個很大的難點。一開始去年阿發夠和李世石下的時候,我覺得還是比我弱,但後來經過一年左右的演進已經非常厲害。至於店長,棋風雖然和阿發夠很不一樣,但它不像阿發夠剛出來時,是有個很強大的硬體,它只是用接近家用電腦的機器來做的,就是用喜歡下棋的心情、容易讓人接近的做法來做出來的軟體。但股溝的開發計畫就不一樣,它其實還考慮到未來可以將人工智慧應用到更多的領域上,好像自動駕駛或無人飛行這種東西上。對於他們來說,圍棋不過是一種先行嘗試而已。而店長也是有一直在進步的,到現在也已經比李世石和阿發夠對戰時強大很多,逐漸追在阿發夠之後。而這些AI軟體,也的確改變了很多圍棋的下法,好比今天這盤棋,柯傑就已經完全不是照自己的風格來走了,但這點讓我有點小失望就是了。李世石和AI下時,是有點輕視、無視、把它當笑話的心情來下而輸掉;現在的話,柯潔則是太過意識阿發夠的存在,雖然不知道這盤棋誰會贏,但到目前為止的內容讓我有點失望。真是有點悲哀啊。不管怎麼說,人工智慧就是讓人重新感受到圍棋的各種可能性。

另一封,則是來自大阪的投稿:趙老師好,我雖然是將棋迷,但也對圍棋的人機大戰感興趣。將棋界去年出了一位新星藤井聰太四段,創下了最年少成為職業棋士的紀錄。因此我也跟著去查了一下圍棋最年輕入段的紀錄,原來竟然就是趙老師的十一歲九個月,甚至還是小學生呢(趙大師開始臉紅)。

由香里:老師啊,11歲耶,您也太厲害了。

趙:我啊,是六歲來到日本,進入木谷道場一路學習到現在,雖然年齡已過六十,但身心年齡可能只有十五(由香里:笑),現在只不過是個平凡的笨蛋而已。換句話說,就是一路朝著笨蛋的路上前進。我剛來日本的時候,接受林海峰老師指導了讓五子的棋,但那局棋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後來人家給我看棋譜,我才知道原來當初我是這麼下的。但現在,我就是一個笨蛋了。從這點來看,藤井聰太先生真的很了不起。他才是真正的天才。

由香里:老師您太謙虛了。剛才您不是說是六歲來到日本嗎?我兒子現在剛好也是六歲...完全不會下棋,就只知道提子這樣的程度而已。這樣就知道六歲會下棋有多厲害了。而且那時您甚至還下贏了林海峰老師,這簡直是破天荒的天才了。而且您就這樣隻身前來日本,真是讓人無法想像的呢。

趙:小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我很偉大,但現在大家都把我當傻瓜...

由香里:那是大家很喜歡你啦。

接下來是來自神奈川的超級新手問了關於貼目七目半的問題。

趙:這個問題我們用棋盤來解說吧?好比說今天左下角這個棋形,黑棋雖然是活棋,但白照下圖進行,黑棋能圍到幾目呢?答案是五目。這樣的話,扣除掉貼目七目半,黑棋就輸兩目半。



趙:那麼黑棋為什麼要貼目呢?因為原本不貼目的情況下,黑棋先下是有利的。所以現在中國訂下貼七目半的規矩、而日韓是貼六目半。但其實我覺得最好的情況是日本貼五目半、韓國貼六目半、中國貼七目半,這樣大家就會有各自獨特的風格。這樣日本就會變成重視白棋的下法、而韓國會比較中間、而中國強調黑棋的積極性,圍棋世界就會更有趣。

由香里:不過中國規則會定在貼七目半,也是因為他們只能選擇五目半或七目半這種數值(因為六目半反應不出勝負,參照張豊猷的解說)。

回答完這三封讀者投書後,繼續解說棋局下去。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