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Peter Schmidl專訪(3)完


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缺點

千:
這次的音樂營期間的講習會或上課、甚至像是今天這樣的專訪,從來沒聽過您談話中提到壞指揮、或是糟糕的單簧管演奏家等等批評其他音樂家的壞話。

P:
你還聽得真仔細啊(笑)。其實,這是很重要的事。畢竟彼得.舒密特是不會在意壞事的男人(笑)。當然,我會為了自身的音樂而說該說的話,也會指正該改正的地方。但是對於別人的演奏,我反而會覺得應該盡量多去聽他人的音樂會與錄音,聽聽其中的優點。

好比說萊斯特先生的音色與對樂器的控制力、莎比妮.梅耶女士的高尚氣質、布魯納(E. Brunner)先生在弗朗賽(Jean Francaix)協奏曲中展現的華麗技巧、克列克(D. Klocker)先生率領古典重奏團時那種不可思議的合奏技術....等等。又好比說,能夠凌駕於指揮要求之上、偉大的的普林茲(A. Prinz)先生。還有,席弗林 (D. Shifrin)先生也很值得注目,他是個音樂性、技術、音色全部都很均衡的演奏家。

如果我們全部用負向的眼光來看待這些優秀的音樂家,又會變成怎樣?就可能會變成:啊,他的技巧很好,但太攻擊性了、或他的音樂很好、卻聽起來很驚險....完全就是一種在找碴的態度。這對自己的進步一點幫助也沒有。因為,自己所欠缺的東西,不正是應該要從別人的長處去偷嗎?

還有一點,不管怎麼說我都很忙(笑)。這次在草津的講習會結束的隔天我就要飛去參加薩爾茲堡音樂節,和大家聚集在一起正式演出。然後回到維也納之後,早上要排練歌劇、下午要上課與演出室內樂音樂會、晚上是歌劇的正式演出。演完歌劇後,還有學生等著我繼續上課。在這樣忙碌的日常下,又要「健康地」吹奏單簧管,哪有甚麼空閒去批評別人(笑)。

千:
今天在您百忙之中,還讓您接受我的採訪,真是感激不盡。您在草津音樂節開幕音樂會演奏的韋伯第一號協奏曲、音樂節中的韋伯五重奏,都是充滿喜悅的精采演奏,讓我們感受到您每來一次日本就有新的演奏境界。

P:
我個人是很喜歡著重於自己進步的人,也許是這樣的關係,很適合演奏韋伯的作品吧。

不管怎麼說,這可能也是拜我五年前結婚之賜,因此充滿了幸福的感覺。內人以前是翻譯家,現在則是在大學當翻譯人才養成課程的講師。也是這樣,我很不擅長的英語也跟著進步起來,說不定這也讓我更能和音樂融合起來呢。啊,不過,這種事可以不必寫出來喔(笑)。

[附錄]彼得.舒密特的基礎練習

文:千葉理

我和舒密特先生在草津音樂節會合在一起,今年已經是第三次了。身為音樂教師、以及室內樂的共演者而言,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我對舒密特先生的印象的話,就是:「非常健康」。其實他自己在上課時,也反覆強調這句話。

他說:
「有志於成為職業音樂家的人,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要像運動員的訓練一樣,確實、開心地把基礎打好。如同滑雪時,想要在新雪上劃出漂亮的軌跡的話,就必須有強韌的腿力以及牢牢將完美的平衡感化為身體的一部分。練習樂器也是同樣一回事」。

以下就來介紹一下,舒密特先生所傳授的、鍛鍊相當於滑雪腳力的嘴型與舌頭肌力的簡易每日練習方法。

首先,第一項練習就是長音。請照譜例1中A~D的強弱指示,將所有的音都練過一遍。千萬不可略過不擅長的音或音域。

譜例1

譜例1中第一小節,是依照節奏做好從嘴型到發音為止的動作順序(這裡所謂的保持冷靜,是如同字面的意思一樣,保持著隨時可以將吸進的氣送入吹嘴與簧片之間間隙的狀態。並不是停止呼吸等待)。

接下來則是譜例2。和譜例1一樣,沒有寫出來的第一小節的準備動作一定要做好,不必使用舌頭,盡量從最小聲開始吹到最大聲、依照泛音列從第一個音往下吹下去練習(當然,使用標準的指法就可以了)。這個練習法是務必要一面確認嘴巴周圍的肌肉是否有確實維持嘴型,一面在音量強弱的極限上漸漸把音吹高。

譜例2
練習的時候,請好好確認是否會出現沒有用舌頭音就吹不出來、簧片會不會塞住、嘴角邊會不會漏氣等問題。

再來則是提高舌頭運動能力的練習(譜例3)。這個練習要盡量讓舌頭加快,好像是在吹裝飾音那樣的小音符一樣。

譜例3

然後則是譜例4。是用自己可以連續持續運舌下的最高速、一直練到舌頭疲累動不了為止。譜例3與4也都是要用所有的音高練過一次。

譜例4

以上這些樂譜範例,都是根據舒密特先生口述而由我依照我的方式記譜下來的基礎練習。這些練習,就算一天只練個20~30分鐘,就藉著更快、更強、更正確、更能提高自己的極限的運動員式練習,來讓自己吹出來的聲音往健康、自然、明朗、圓潤的方向前進。這些雖然是誰都能想得到的練習方法,但只要每天持續下去,效果一定越來越好。

順便說一下,我這樣練過一年後,就能用ppp的音量、不加舌頭吹出上加六線的C(三點Do)。至今為止和舒密特先生三次的會面之中,讓我也把自然、健康的吹法當作第一考量,也成為對我自己來說最棒的財產。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