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Peter Schmidl專訪(1)


譯自Pipers雜誌2016年11月/423號

(Pipers Archive系列---重播過去最受歡迎的專訪)

前維也納愛樂首席單簧管演奏家

彼得.舒密特專訪
Peter Schmidl

一門三代連續成為維也納愛樂首席的家世

採訪:千葉理(群馬交響樂團單簧管團員)

*原文刊載於同雜誌1991年10月/122號

===

庫雷普舒(Fritz Kroepsch)教本的第一冊是片刻不離地帶在身上、每天至少會完美地吹奏一到兩首


千葉(以下簡稱千):
繼四年前(1987年)、去年之後,今年您是第三次參加草津夏季國際音樂學會與音樂節,感想如何?

舒密德(以下簡稱P):
首先最讓我驚訝的,就是參加的學員程度進步非常多。讓我有每來一次、水準就提高一層的感覺。

不過,並不是說就沒有問題了。好比說,學生們都有把艱難的樂曲練過頭的傾向。就像明明還有技術上不穩的問題,卻去吹韋伯第一號協奏曲或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會如何呢?我就常常會看到學生去吹不符合其基礎能力樂曲的例子。

千:
可否請您多談一點基礎能力與樂曲之間的關係?

P:
如果是我來教有志於成為職業音樂家的初學學生的話,最重要的是首先教會怎麼樣「正確而健康地」吹奏單簧管。也就是教他使用均衡美好的姿勢、如何正確的將氣送入樂器之中使得聲音穩定的呼吸法。而且在拿到樂器的那一瞬間開始,就應該追求怎樣吹出好的聲音。這種聲音聽不到嘴角漏氣或是簧片的雜音,而是明亮、圓潤且雄厚、擁有豐富共鳴的聲音。在能夠吹出像這樣的好音色之前,完全不會吹其他東西。

當然,我畢竟也是在維也納音樂大學要教34位學生的人,實際上是教不到這樣的初學者。但當我遇上有不健康聲音、或是嘴角有漏氣音與簧片雜音等等糟糕的狀況時,就打算以面對初學者的態度一樣,來重新改善其音色。

千:
簡單來說,就是要能練到健康地掌控樂器是嗎?

P:
因為這是成為單簧管演奏家之音樂家的第一步。

在能夠吹出漂亮的長音之後,之後也只是在教如何「增強」這樣的聲音而已。(接下來舒密特先生就開始一面寫著練習計畫、一面聊了起來)

這就是我的練習計畫

P:
首先,最初學的學生,我會讓他們練德姆尼茲(F. Demnitz)的基礎練習曲(Elementarschule,這是依照每個調各寫一首音階與琶音的練習曲)。練完之後,就是練穆勒(I. Muller)的練習曲。再來,就是分成兩冊的岡巴洛(V. Gambaro)練習曲。練到這個程度附近時,我就會給他們吹最先的獨奏曲,比如說史塔密茨(K. Stamitz)的協奏曲或是同等程度的曲子。只要基礎練得很完整,這些曲子就應該會是在毫無技巧上的問題下吹出來,接下來就能專心在處理音樂上了。如果這些也能練得很好,就可以開始吹卡伐里尼(Ernesto Cavallini)的三十首隨想曲了。再之後,則是練完魏德曼(L. Wiedemann)教本的最後兩冊,讓他們吹韋伯的小協奏曲與卡爾.貝爾曼(Carl Baermann)每一首用來練手指獨立性的練習曲。然後才是一面練貝爾曼的音階、一面練莫札特的協奏曲與庫雷普舒(Fritz Kroepsch)的一到四冊。

這個庫雷普舒是很有笑的練習曲。每一首雖然都是五到十二小節的樂句而已,但如果能在完全控制下吹好第一冊與第二冊的話,韋伯的小協奏曲就能馬上吹得出來。就連我自己,不論多忙,也會隨時帶著庫雷普舒的第一冊,一天最少在能完全掌控的狀況下練個一兩首。哎呀,只要不是要教我吹弗朗賽(Jean Francaix)的協奏曲,光這樣練我覺得就很足夠了(笑)。只要能練到庫雷普舒的第二冊最後面,大概就會到眼睛都會痛的程度了(笑)。突破到這種程度後,所有指法的問題就都能完全克服,而且只要是十九世紀以前的音樂,大概都能稍微練一下就吹出來了。

千:
再之後,就要練伍爾(A. Uhl)了對嗎?

P:
對。這個分為兩冊、總共48首的練習曲,真的是非常有價值的練習曲。然後則是耶特爾(Rudolf Jettel)的十八首練習曲。一面練著這個兩冊所構成的「完美的單簧管演奏家」練習曲、一面同步學困難的管弦樂片斷。到了這裡,可以健康、毫無問題的演奏單簧管的人,就可以正式開始練布拉姆斯、雷格(Max Reger)、舒曼的作品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