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名曲的證據


以前曾經說過,我覺得一首曲子夠不夠紅,只要看改編版本有多少種就知道了。

當時舉的例子大約是布拉姆斯的奏鳴曲或是孟德爾頌的音樂會小品。改編的版本多到至少一雙手數不完。

今天要談到的這首,照理說應該是很紅了,但老實說在今天以前,我並不知道有單簧管家族以外的改編版本(當然啦,拿著不同的樂器---比如說薩克斯風---自己偷練是另當別論)

這首曲子就是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

這首曲子的標準配備是A調單簧管(正確來說是巴賽單簧管)+管弦樂團。

請不起樂團的,可以換成鋼琴伴奏。不然,也有弦樂四重奏伴奏版(而且還有人錄成CD)。

沒有A調(或巴賽單簧管)的人,也有改編成降B調的版本。

覺得管樂團比管弦樂團容易搞定的,也可以請管樂團來伴奏。當然,視情況,管樂團版是改成降B調版本的,也是時有所見。

喜歡近親繁殖(誤)→家族聚會(正)的人,也可以找單簧管重奏團來伴奏。(重奏團的伴奏格式可以是四重奏以上到一、二十人的大規模重奏團)

這是以上幾種比較常見的版本。其實其他的器樂協奏曲,差不多也是這樣的發展,這沒啥奇怪的。

不僅是樂團,如果人緣差到連鋼琴伴奏也找不到的話,沒關係,也有人寫單簧管二重奏的版本。(雖然只寫完第一樂章)

更別說,還有透鳴單簧管重奏團獨創的純室內樂單簧管四重奏版(這是一種主角輪流當的概念)了。

唯一的特例,就是男高音卡列拉斯所演唱的聲樂改編版了(第二樂章)。

以上就是我大概知道的改編版本了。

不料,今天閒來翻翻雜誌,發現大名鼎鼎的單簧管演奏家奈迪克(Charles Neidich)在解說演奏莫札特的作品時該不該自己加裝飾音時,為了證明加裝飾音是非常正常之事,特別提到了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在1801年正式出版後沒多久,就出現了Christian Friedrich Gottlieb Schwencke所改編的鋼琴五重奏版(編制:鋼琴獨奏---演奏原本的單簧管聲部、弦樂四重奏伴奏),才讓我大開眼界。根據奈迪克的說法,負責獨奏的鋼琴聲部中,就有非常多的裝飾奏樂句,證明這在當時非常理所當然之事。

既然大師都開口了,就讓我忍不住想去查證一下這個版本是否真的存在。首先就想上本盧最愛的IMSLP有沒有收藏這個版本,點過去一看,還真的有(連結:http://imslp.nl/imglnks/usimg/2/26/IMSLP72382-PMLP03144-5745.Mozart-K622arSchwencke.pdf。但這個掃描版似乎不全就是了),就不能不佩服奈迪克大師的博學多聞。

除此以外,我也順便看了一下,IMSLP上還有甚麼奇怪的版本。仔細看了以後,才知道這些版本大多是這幾年才冒出來的,不能怪我孤陋寡聞了。事實上,這首曲子的「名曲證據」可是非常之多哩。

以下雖然都能在IMSLP上看到,不過還是稍微整理一下,供大家參考:

  • 雙簧管獨奏版(好吧,單簧管一天到晚偷雙簧管的曲子,偶爾也該報恩一下)
  • 大提琴獨奏版(同上,真想聽聽看)
  • 中提琴獨奏版(這很理所當然,根本就是換帖的。但有趣的是,它是以莫札特最原始構想的G調改寫的)
  • 小提琴四重奏版(僅有第二樂章)
  • 長笛版(僅有第二樂章)
  • 法國號版(僅有第二樂章,也很想聽看看)
  • 小提琴獨奏版(僅有第二樂章)
  • 管風琴獨奏獨奏版(僅有第二樂章)
  • 鋼琴獨奏版(僅有第二樂章)

這樣,名曲的證據應該是很充足了吧? XD
(是說,本來就不太需要證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