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WOLRD GO CHAMPIONSHIP賽後趙治勳專訪



譯自:Nitro15



AI不會有邪念、下慢棋的話人類或許有機會


3/21~23日間,在日本大阪舉行的世界圍棋冠軍挑戰賽(World Go Championship)中展現場外大明星風采的,是趙治勳九段(61歲)。他甚至在現場說出了「我會替DeepZenGo加油」與「只要DeepZenGo(以下簡稱店長)贏了這些世界冠軍級的棋士、說不定就會讓我在世界棋壇的地位更加崇高」的妙語,引來滿場笑聲。

趙九段自身在去年十一月月和店長進行過對決,以二勝一敗贏得比賽,因此他故意用這件事來幽默發言。在比賽對局進行之間,趙治勳九段在公開解說會場進行大棋盤解說,緊緊抓住了現場觀眾的心。畢竟他那天才式辛辣的口才,不論是何時何地都能引發滿場的爆笑聲。在朴廷桓九段贏得冠軍結束這項比賽的3月23日,我們在大阪和趙治勳九段見面訪談,請他聊一聊近況與圍棋相關的事情。

Q:請教您最近過得如何?

A:拜女兒替我煮飯之賜而能生活下去,並沒有甚麼特別不便之處、還算是過得不錯(趙治勳九段夫人已於兩年前過世)。每天早上我就是去打高爾夫、下午大概研究圍棋五個小時左右,就這樣過了一天。

Q:您怎麼看店長這個日本人工智能(AI)圍棋程式?

A:首先我要說店長竟然輸掉,讓我很遺憾。畢竟我是最後一位贏了店長的人類,所以店長沒有拿下冠軍特別讓我遺憾(笑)。

Q:但店長總是在終盤階段露出弱點。

A:它在和我對決時其實也出現過類似的問題,看起來這個部分是還沒修正好。只不過,它在佈局與中盤真的非常強。即便對上像朴廷桓九段這種最頂尖的棋士,店長也可以一路維持優勢到最終盤階段。可惜就是到了官子會在簡單的局部出現錯誤。和阿發夠或是絕藝相比,看起來它的投資規模較小,所以成長速度也比較慢。

Q:店長最後拿下第三名、井山裕太九段第四名。對於主辦國日本而言這是很令人遺憾的結果吧。

A:最令人遺憾的就是井山裕太九段的三連敗。因為日本的棋迷都很期待井山九段出來參加世界賽也能有很好的成績。甚至很多這次比賽的贊助商是因為井山九段才出錢的。這次是連AI都有一起參加、睽違許久的日本主辦世界賽,對日本的立場而言真是最糟的結果。

Q:看起來大家對於去年首度達成同時獲得七冠王的井山九段有很大的期待啊。

A:這是因為大家覺得井山九段要是能在世界大賽獲得優秀成績,日本的圍棋界就能重新振作起來的關係。現在他只在日本國內競爭,應該是要多贏得些世界大賽冠軍,讓圍棋更受歡迎。但是井山九段現在已經29歲(譯註:這裏應該是筆誤,實際上是27歲)了,這個年紀和中國或韓國的頂尖棋士相比已經不算年輕了。井山九段本人也知道他所剩時間不多了,可以感覺到他受到很大的壓迫感。

Q:現在已經進入了不是單和人類自己競爭就好、而是不得不和AI一起競爭的年代了。

A:對人類來說,和AI競爭一點壞處也沒有。其他的領域也許是一開始就沒有贏電腦的可能,但在圍棋上,人類還是有可以獲勝的小小可能性。特別是在下慢棋的狀況下,人類還是有充分贏AI的可能。至少還有挑戰的價值,像這樣建立起一個具有可能性的目標,其實也是非常好的事情。此外,不僅是人類彼此之間下棋、而是加入AI一起對局,不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嗎?

Q:您認為AI和人類所下的圍棋中,最大的差異點是甚麼?

A:AI不會有邪念。每一局都只是考慮要下出最佳的手段。相對地,人類就會因為感情,而在圍棋上出現有利、不利等讓對手瞬間對應的變化。當人類在心情非常好時來下棋,就可能發揮出遠超過平常的高強棋力。所以人類就必須為了保持平常心而更加努力才行。感謝有了AI,讓我們更深一層地領悟到平常心的重要性。

Q:除了店長以外,您還想要和哪個AI程式對局?

A:我很想挑戰阿發夠看看。不過打敗了李世石九段地阿發夠是不可能出來和我下棋的。所以我常常跟身邊的人開玩笑,我應該賭上輸了就從職業棋士退休的條件來和阿發夠對決。當然啦,這個說法是還沒傳到股溝那邊去吧。

Q:未來您還有甚麼想嘗試的事?
A:我很想上綜藝節目(譯註:各位電視製作人看到了沒?!)。現在很想上日本的綜藝節目而正在等人邀請。雖然我也想上韓國的綜藝節目(譯註:Running Man?XD),但我的韓語太爛了,看樣子是沒辦法。等我韓語練得再好一點時,甚至考慮過要出來演短劇。這點就拜託你們傳達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