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Dieter Klöcker專訪(1)


譯自Pipers雜誌2016年9月/421號

(Pipers Archive系列---重播過去最受歡迎的專訪)

前福來堡音樂大學教授/古典重奏團(Consortium Classicum )創立者

迪特.克列克專訪
Dieter Klöcker(1936~2011)

單簧管世界的「福爾摩斯」~莫札特、海頓、韋伯等大作曲家還有很多管樂作品被埋藏著!

採訪:千葉理(群馬交響樂團單簧管團員)

*原文刊載於同雜誌1987年12月/76號

===

千葉(以下簡稱千):
老師至今已經發掘出超過一萬首以上的龐大曲目了。我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老師到底是怎樣可以調查出那像是寶藏之山的所在呢?

克列克(以下簡稱克):
首先就是專心去查作曲家的日記、記載有皇家姻親圖系的文獻,這裡面都藏著可以發現樂曲的關鍵。好比說公主要出嫁時,常常會帶著音樂家、樂器與一大堆的樂譜當作嫁妝嫁過去。根據這樣的線索,我就在哈布士堡家公主出嫁的城堡或是當地的圖書館找到了非常多的曲子。然後也在倫敦、列寧格勒、東歐甚至是巴西,都能找到很多的德國古典樂派作品。

最近我找到的夢幻作品可說是世界性的大新聞喔!而且還未對外公開,貴雜誌可是第一個刊登這個消息的雜誌。

千:
???

克:
我在今年找到了梅耶貝爾(Giacomo Meyerbeer)寫的一首很精彩的單簧管五重奏。至今為止原本就有很多單簧管演奏家或音樂學者在探究這個作品,這是因為有文獻紀錄寫著在1813年4月13日的漢利希.貝爾曼(Heinrich Baermann)生日時,韋伯和梅耶貝爾各寫了一首單簧管五重奏獻給他。當時這三人都住在維也納。而韋伯題獻出來的那一首曲子,就是大家熟知的那首單簧管五重奏,只不過當時才完成了第一到第三樂章,第四樂章是後來才補寫上去的。

而我所找到的梅耶貝爾的五重奏曲,可說是和韋伯的五重奏不相上下的作品。這首曲子則是三個樂章所構成,第一樂章是中庸的快板(Allegro moderato)、第二樂章是變奏曲(Introduction, Theme, and Variations)、第三樂章則是快板(Allegro)。三個樂章中充滿了美麗的旋律與新鮮的和聲。第二樂章的第三變奏還是貝爾曼協助寫出的,這一點也很令人感興趣。

而這首樂曲的樂譜,其實就在洛杉磯。在我去蘇聯的里加巡迴演出時,得到了似乎在東柏林的圖書館中有梅耶貝爾的親筆手稿的消息。然而去到東柏林,還是沒找到這首曲子的樂譜。但從那開始,我就像福爾摩斯一樣開始追蹤這首曲子的樂譜的下落,最後終於在洛杉磯找到。

千:
那這首曲子還能演奏嗎?

克:
我在廣播與音樂會上已經演過好多次了,去記明年也要把這首曲子灌錄成唱片與CD了。樂譜的話,我想會是由維也納的Universe公司發行吧。

千:
除此以外,您好像也還有其他的大發現是嗎?

克:
的確還有很多。我在八週前找到了莫札特所寫的C小調單簧管五重奏與海頓所寫的單簧管四重奏。只不過,從發掘出古樂譜到可以演奏、使其復活卻需要很多繁複的程序與心力。這兩首曲子,我也還需要再花一點時間來研究。

除了莫札特的C小調五重奏以外,我也找到了十首為了女高音、小提琴、單簧管、室內管弦樂團所演奏的詠嘆調。這些我已經和海倫.多納特(女高音)、約瑟夫.蘇克(小提琴)一起錄好音了,預計也是明年會上市。此外,還有史塔得勒(Anton Stadler)將莫札特位發表的小提琴協奏曲改編成單簧管演奏用的降E大調協奏曲,我想這對單簧管演奏家們來說,也是個好消息。史塔得勒的這個編曲,其實莫札特自身也知道,我想他可能也親耳聽過了才對。這是首三樂章的美麗作品,音樂價值很高,而且可以做為學習莫札特最偉大的A大調單簧管協奏曲前的預習作品,對於演奏前者來說應該可以發揮很棒的效果。

另外我也找到了韋伯所寫的一首為了兩把單簧管、兩把低音管所寫的四重協奏曲。這首曲子將會包含在明年我要在捷克灌錄的韋伯管樂器協奏曲全集之中。至於羅西尼所寫的木管六重奏(單簧管、低音管、法國號各兩把)也是最近找到的「大作」。同樣是羅西尼,我也找到了兩首單簧管與弦樂合奏的音樂會小品(協奏曲)。除此以外,還有六首海頓所寫的雙單簧管與管弦樂團的協奏曲、史麥塔納與德佛札克所寫的女高音、單簧管、和鋼琴的歌曲集,其中前者有一首、後者有兩首。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