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日韓示範特選棋賽你摳你摳轉播整理(1)


你摳你摳的母公司多玩國為了打響接下來要舉行的世界冠軍錦標賽(店長挑戰賽?),特別弄了這樣一場的「熱身賽」。對戰的雙方分別是代表日本出賽的井山六冠與對電腦圍棋有深刻愛恨情仇的李世石九段,就熱身賽而言,可說是豪華至極。除此以外,還找來了剛剛打敗過店長的趙治勳大師來實況解說兼棋證,對於瘋狂棋迷來說,這是不可不看的一戰。不過比賽的時間是放在晚上舉行(顯然是考慮到收視率的問題→倒過來說,網路轉播型的快棋賽似乎也都可以考慮這樣的時段,或可多爭取到一些上班族觀眾?),通常這個時段本盧總是在做些有的沒有的事情,可能會忘記收看,因此預先設定了時光機錄影,以免向隅。


果然,到了比賽當天,我是忘得一乾二淨,根本沒有收看實況,等到比賽結果出來後,只能深夜慢慢接上電視看重播了....。


2017-02-26 23.22.32.jpg


開賽之前,先由助講人妻下坂和趙大師來個簡單的開場說明。以下不囉嗦,直接開始文字精簡抄寫模式,給大家參考一下當天的相聲...ㄟ,是轉播內容。

===

下坂:趙老師是第一次上你摳你摳現場解說嗎?

趙:面對你摳你摳這種大棋盤講解,的確是第一次。

(現場鄉民棋迷興奮異常,早早就有人發出「我已醉了」的聲明)

下坂:趙老師覺得這場比賽有甚麼可看之處?

趙:雖然這不是正式棋賽,但雙方都是代表日韓最頂級的棋士,顯然會是一場真刀真槍的嚴肅對決。

然後就是對局者雙方的簡歷介紹,這個部分相信對瘋狂棋迷而言是再熟悉不過,這裡就不浪費篇幅了。

接下來,就有趣了...

下坂:趙老師對井山先生有何看法?

趙(靦腆一笑):就是很厲害啊,比我強多了。

下坂:您覺得他是怎樣的棋風?

趙:他就是現在(日本)最強的棋士,而且不管輸贏,總是追求最強最佳的手段。

下坂:趙老師以前也拿過大滿貫...

趙:我那是七拼八湊起來的,並不是同時間拿下七冠,所以價值上完全不一樣,層次上差很多。

下坂:那趙老師怎麼看李世石先生呢?

趙:他是人品很好的人,很謙虛,但偶爾也是會發發飆---別人是這樣說他的啦(笑),不過基本上絕對是個很好的人、品行端正,至少我自己是這樣看的。

下坂:剛才在休息室中,趙老師和李先生看起來聊得很愉快呢....

趙:沒錯,我們很要好(笑)。

下坂:那你們都聊些甚麼?

趙:他一直用韓國話劈哩啪啦的講過來,老實說我都聽不太懂(下坂:咦?!)。如果慢慢地講的話,我是大概可以聽懂,但講太快我就不行了(參考:趙大師談自己的韓文程度)。所以我都是點頭裝作聽懂的樣子,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在說甚麼(笑)

下坂:聊天不就像是傳接球一樣,一方丟過來、另一方接住嗎?

趙:是這樣講沒錯,但實際上我都沒接到球(笑)

下坂:不過,你們聊起來很是很開心啊?

趙:至少是心靈相通的吧,哈哈。

下坂:雙方賽前的過去對戰成績,是李世石的四勝二敗,關於這點趙老師怎麼看?

趙:其實四勝二敗與三勝三敗也不過只是一線之差,大致可以看成是五五波吧。未來踏上了世界賽對戰的舞台,才是真正分高下。今天就算是前哨戰吧?

下坂:其實李九段在前幾天(2/22)就來日本參加了第二屆將棋電王戰的猜子儀式與記者發表會擔任特別來賓。

趙:我想他應該是不懂將棋才對,所以本來有點擔心他是不是能做對這個猜子(振駒)儀式呢。

下坂:這是將棋界的電腦對人腦之戰,我們圍棋界也不能輸給AI。所以今年三月下旬也要舉辦首次的人腦對AI的世界賽。今天的比賽也正是為了炒熱這個世界賽的氣氛才舉行的。

趙:這的確是個很令人感興趣的比賽,因為大家都想知道店長到底能下到甚麼程度。

下坂:趙老師到時候也會去比賽現場對嗎?

趙:對,我也會親自去觀戰,不過基本上我就是棋證...(笑)

下坂:那趙老師預期誰會拿下冠軍?

趙:這我是不好說甚麼,但我個人會希望店長能夠好好拚一下。再來的話,如果是店長和井山來下最後的決賽的話,那就是最棒的結局了。

下坂:趙老師去年和店長下的三局賽,引起了很大的話題耶。

趙:那時候啊,是剛好店長狀況還沒調好,而我的狀況不錯(笑)。好像大家都覺得我一定會輸的樣子,不過看起來對手也還是有狀況好狀況不好的起伏。

下坂:不過這樣實際下過以後,對店長有何看法?

趙:下過以後就知道,它真的比我強,不過當時好像就是中了我的毒一樣(笑)。但在那之後,又過了六個月,這六個月對人類來說就好像是六百年一樣的進展,現在已經到了很恐怖的程度了。

下坂:聽說AI是幾秒鐘就能跑完一局棋的模擬...

趙:不,是幾秒鐘能跑完幾十萬局。就我聽到的說法,是它一秒鐘就能跑十萬局,然後用七秒鐘去判斷這十萬局的結果是好是壞,在第八秒時做出結論。今天這個比賽算是快棋,大約也是雙方要下個三小時左右吧,這個時間用電腦來跑的話,出現的局數已經是天文數字了。已經我的能力完全無法計算的程度了。簡單來說,就是無法想像的厲害了。不過,雖說這種計算是難以想像的厲害,但真正照手順擺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實際上它展現出來的差距並沒有大到讓人震驚的程度。也就是說,人類還是有機會好好對應,有可能會輸,也有可能會贏。

下坂:所以還是要實際下了才知道。

趙:對。而且這給我們一種新的期待,不然老是人類自己在下,總是會膩的。這種人機對戰其實也給了我們新的樂趣。

接下來趁開賽前還有一點時間,很快進行了一下讀者投書的回答時間。

首先一篇來自滋賀縣、一定是看多了煩惱天國的煩惱諮詢:我現在棋力一級,正在往突破晉段關卡的路上努力著。但是今年一月生病,直到現在都過著住院療養的生活。但明天開始我就要正式回到正常生活了,想請問一下圍棋界有沒有甚麼類似的慶祝儀式?如果有圍棋界正在流行的物品,也請幫我介紹。

趙:圍棋界很冷淡的,並沒有這種出院的慶祝儀式(笑)。不過您是想要從一級進步到初段對吧?晉升到初段算是圍棋一個很重要的階段,能夠晉段就算是出人頭地了。不過,雖然只差一步了,想要晉段,也只有好好努力這個辦法了。

下坂:那趙老師有沒有甚麼晉段的秘訣?或是好的建議?

趙:我不知道現在這個場合打廣告好不好,店長已經有市售版發行了,如果去買一套來,一直跟它下,應該會是不錯的方法。比如說,就算你很希望下坂美織女士來指導你幾局,但卻很難請到她對不對(下坂狂笑)?這時候有了軟體,只要打開開關,它就會一直陪你下,而且又不會喊累。所以我覺得也有這樣不錯的訓練方法。再來就是去買一本下坂女士的書,好好給他念下去就對了。其實我是很想打自己的書啦,但這樣有點低級,所以我只好稍微忍耐一下了。

這時候超級識相的下坂人妻,拿出了三本書說:其實也有這種方法啦....(如下圖)

你砍砍,趙大師笑得多開心啊!

趙:拿出煩惱天國打廣告這樣好嗎?(一面開心大笑,一面向大家鞠躬)

下坂:這書賣的怎樣?

趙:完全不行啊,但從現在這個瞬間後,一定是狂賣的(笑)。哎呀,我都有點心情動搖了,總之謝謝大家。

接下來你摳你摳又祭出了傳統的促銷招數:當天轉播中,寫電郵去你摳你摳的讀者中三位,可抽選以下這本書:

突然幫井山打起書來了.....(怒)
不過這書的內頁有井山的親筆簽名,相信還是會有很多井粉會搶吧?

趙:這是本好書喔,只要讀了這本書,毫無疑問馬上可以晉段(超級業務員上身)。

另外還有一位可以抽以下這本書:


當然,這也是有親筆簽名的。


下坂:這厚厚的一本書有三百多頁,但很刻意的只挑選了三局棋來講....

趙(翻起內頁):咦?這是日文版喔?我還以為這是韓文版,要找我幫忙翻譯哩?幸好是日文版,這樣我就安心了(笑)。那看了這本,保證一定可以晉段沒有問題。啊,初段以上的人也可以看,不管怎樣棋力的人,看了都會進步。

回到正題,下坂:趙老師覺得今天會是怎樣的一局棋?

趙:雖然這不像是世界賽的冠軍決賽那樣有強烈的緊張感,但我想雙方只要是坐到了棋盤之前,一定還是絕對不想要輸給對方才對。不過,我想在某種程度下應該會走得比較自由吧。畢竟不是絕對非贏不可的狀態。以棒球來說,就有點像是全日本明星隊在國內先打個熱身賽的意思(指WBC)。

下坂:所以就是不會有太大的壓力對嗎?

趙:又好像剛才在休息室,其實就出現了對局雙方和我三人坐在一起的畫面,如果是世界賽的決賽,就不可能有這樣的事了。但就是這樣,反而棋局的內容可能會很不錯,畢竟壓力太大是下不出好棋的。

下坂:趙老師可說是下過了數不清的世界賽,您覺得參加世界賽時,有甚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嗎?

趙:其實倒是沒有。因為以前下世界賽是比較和氣的。但最近就比較嚴肅了,就是勝負的氣氛很濃厚。就連吃飯或休息時,也只能待在會場,不能去別的地方。我覺得多少有點太嚴肅了。當然啦,這其實是各有好壞的。

說著說著,也差不多到了開賽時間,對局者雙方都進入會場,。

當天的紀錄是橫塚力二段。

現場看起來李世石九段比較放鬆,而井山則是比較險惡的表情。井山是西裝領帶的打扮,而李九段也是西裝,但沒打領帶,據說他從不在對局中打領帶,因為這樣會太緊繃。

趙:其實世界賽中大家通常都是穿西裝沒錯,但不打領帶的人也非常多。不過,只要是日本棋士,一定會打領帶,因為這樣看起來會比較彬彬有禮。

說著說著,趙大師也得趕去會場,不然棋證遲到就鬧大笑話了。對局會場,就在你摳你摳解說攝影現場的隔兩間房間左右的地方,所以往來對局場與解說室之間,幾乎是一瞬間就可以完成。

終於,在趙大師宣布下,雙方開始猜子。結果猜單的井山槓龜,由李九段持黑先行。


比賽開始前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