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趙治勳之我的半生專訪(10) 完


[十之十]

將對日本的感謝與對韓國的愛情置於心中

記者:
您對韓國的思念好像是與年俱增的樣子。

趙:
自我懂事以來,就待在日本社會中,也好像理所當然一樣的和日本人結婚,也許我已經是百分之百的日本人了吧。我在日本也獲得了很多的幸福,接下來也打算繼續在日本社會裡活下去;即便如此,不可思議的是我對韓國的思念卻是非常強烈。

記者:
但現在的日韓關係絕對不能說是很好的狀態。

趙:
戰爭是絕對不可行的。不過,戰爭通常也不是全體一起挑起來打的。不管是甚麼時代,都是會有一部份人在挑起戰爭。然後這些人卻讓民眾上戰場去打仗。今後一定要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才行。不管是哪個國家的民眾都該相親相愛才對。我甚至在想,最好是哪裡的某個可怕行星來攻打地球。那時大家就一定會覺醒才對---知道我們在地球上的這些人通通都是好夥伴。

記者:
雖然趙先生您對日韓兩方都有深刻的感情,但我聽說不論是在韓國或是日本,大家未必都抱持善意的觀點來看您。

趙:
當然存在著這種可悲的部分吧。因為我在日本拿到大頭銜,所以在日本棋界就會有人覺得我很孤單。但仔細品嘗這種滋味,就會知道這並非完全是不幸之事。搞不好甚至有一半反而是很幸運呢。因為我雖然是韓國人,但我現在生活的基礎、收入、名聲,卻全部都是在日本。日本社會接受了我。就是因為我是在日本生活的韓國人,才能感受到這種幸福吧。

所以我對日本報以感激、對韓國抱持愛情。我的墓就造在千葉,內人也一起葬在那裏。不過,在我死後放入墓前,能將我的一小片骨頭也扔到釜山的海中的話就太好了。

記者:
也請您談一下到那之前的展望。

趙:
我還是想再打入一次頭銜挑戰賽啊。所以我還是得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而努力不懈。這是我必須有的希望。其可能性也不是零。一定可以找到讓我突破的地方。我在想還能不能逼近更強一點的狀態。我以我現在還是有多少再努力一點看看的心情。

我常常開玩笑說我是大器晚成的人。最先在我拿到名人時,或是在我拿下大三冠時,都有在想我還是很不成熟,想要能夠再變強一些。雖然不敢講的很大聲,但我現在也還是這麼想。如果覺得過去比較厲害,那就完蛋了。

雖然我偶而還是會這樣想的啦,哈哈哈。老是再提當年勇是不行的吧。我是把這個當作一個指標,當我想要回顧當年時,就會自己提醒自己這樣不行。

也希望從AI(人工智能)中開發出使人更強的軟體,這樣就能每天用功個十小時左右,然後站上挑戰大頭銜的起跑線。就好像井山(裕太,六冠)能夠每天都指導我下棋一樣。而且AI和井山不一樣的是能夠毫無怨言地一天24小時隨時要下就下。所以我覺得全世界的棋力會因為AI而有飛躍性的成長發展。棋力強大的高手也會確實增加起來。將來圍棋一定會有粉紅色的美好未來等著大家。這也讓我心中閃耀著好久不見的希望呢。

(全文完)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