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趙治勳之我的半生專訪(9)


[十之九]

雙雄對決勝出、再度成為大三冠

記者:
您從小開始就有把小林光一先生當作敵手嗎?

趙:
這倒是沒有。起初是年紀比較小的我棋力比較強沒錯,但他很快就把我追過去了,後來入段也是光一先生比較快。因為他是有天分且努力的人,並不像我一樣愛玩,而是全心全力專注於圍棋之上。和我正好是強烈的對比,可以說我們是住在不同的世界裡。倒過來說,如果我們是相同類型的人的話,也許反而會很容易互相衝突起來。

記者:
小林先生對圍棋專一的態度,聽說讓當時的趙先生很害怕。

趙:
那種努力精進,是我沒有的類型。對於圍棋抱持著認真研究態度的人是最恐怖的了。

記者:
而這樣的小林先生一面在名人與棋聖兩大頭銜連霸、一面也把準心瞄準到了趙先生您最後的堡壘本因坊之上。然而趙先生卻從1990~92年之間,連續三次擊敗了小林先生的挑戰。特別是1992年趙先生您是用自身第三次的三連敗四連勝的戲續性大逆轉完成衛冕的。

趙:
一般來看這是很難以置信的吧。這告訴我們人並不是靠獨自的力量贏棋的。這是仰賴種種的力量、然後剛好在那一瞬間運氣就來了。當然,這是有好有壞的。不覺得這樣的結果是有甚麼力量在幫我獲勝的嗎?我覺得就是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幫助我贏棋的。我就是掌握到這一點而已。在棋力上,老實說當時我是不如小林先生的。

記者:
1994年,您反過來攻進了小林先生的堡壘棋聖賽,並且奪下了頭銜。1996年您又從武宮正樹先生手上奪回了名人寶座,並且完成了第二次的大三冠霸業。

趙:
我來到日本後,雖然歷經波折,最後還是可以拿到大三冠,然後又再輸掉,可說是稍稍讓我經驗到了人生的起起伏伏;年齡上我也到了四十左右,棋的內容可能也有些往下滑。我第一次野心勃勃拿到大三冠時是比較轟轟烈烈、泥濘不堪的,這一次也許反而比較像是一股清流呢。

記者:
1998年,您又創下了本因坊十連霸的紀錄。氣勢上簡直就像是進入了無人的荒野一樣,但卻在隔年輸給了新秀趙善津先生。這個意料之外的敗仗,讓大家只能從「金屬疲勞」這個方向中去找答案了。

趙:
應該是太放鬆了吧。如果仍是像在比關係十連霸紀錄的比賽的話,結果可能就會不一樣了。畢竟有對手等等以外更讓人有燃起鬥志的要素存在。

記者:
接著隔年又接連被奪去了棋聖與名人兩大頭銜,又回到了無冠的狀態。

趙:
我之所以沒辦法成為大家最強的英雄,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吧。算是被本因坊賽輸掉給拖累到,心情也跟著萎縮起來。我的棋力本來也就沒到壓倒性的強大,只不過像是馬戲團中走鋼索一樣的前進,只要稍微失去平衡,就會掉入無底深淵之中。這畢竟也是人生中的一個里程碑吧。也許也是勝利女神已經棄我而去了。

記者:
2002年您雖然打出來挑戰名人,但結果還是敗下陣來。之後,看起來是漸漸遠離了七局挑戰賽的大舞台,卻還是在2008年以51歲的年齡出來挑戰棋聖寶座。這也讓期待您在完成兩次大三冠之後創下第三個戲劇高峰的棋迷們沸騰起來。

趙:
我自己心中多少也有如果能第三次演出這樣的三冠大戲的話,就能證明自己是真正強者的期待。不過,棋力上就是不如人。雖然能夠打到七局挑戰賽,最後一局還是被打倒了。也許那就是我的極限了。能夠下到那裏大概就是我的行情了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