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趙治勳之我的半生專訪(8) 


[十之八]

輪椅對局、輸了成為無冠也能接受

記者:
1985年的名人挑戰賽中,您接受了把您當作敵手的小林光一先生的挑戰,結果是三勝四敗而把名人寶座讓給了小林先生。

趙:
簡單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我被打下來後光一先生就出頭了。畢竟我自己的棋力也非完美。覺得我的棋力是那種搖搖晃晃式的強。所以我就輸掉了。

記者:
從原本的大三冠終於變成了僅有棋聖一冠的隔年,接在名人戰之後,又是面對小林先生的挑戰。然而就在棋聖挑戰賽開幕的十天後,您竟然發生了車禍,身受需要三個月才能痊癒的重傷。

趙:
當時我在東京目黑的公寓中,一直用功到很晚。因為肚子餓了,就想去車站前好吃的立麵麵店吃個東西,於是我就從車庫開車出去,結果遇上了一台機車。當時我雖然煞車煞住了,但機車騎士卻摔倒了。就在我打算下車扶起機車騎士時,竟然被後面另外一台車追撞。內人這時在家中房間聽到聲音,就有了不好的預感。結果真的發現我倒在路旁。

記者:
即便如此,您還是說「我的頭和右手沒受傷」,強烈希望和小林先生繼續下挑戰賽。

趙:
我很感謝光一先生。因為當時有很多同情我的聲音。在日本社會中有所謂的同情弱者的心態,其實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明明應該事先要譴責開車不小心的我才對的。當時所有的對局都是在和式的榻榻米上進行,但他卻同意我坐在輪椅上下棋,而我也連勝了第二與第三局。此刻,在挑戰賽之中,光一先生終於跟主辦單位表達了他坐在椅子上下棋心情會平穩不下來的意見。我覺得他是個態度很正直的人。因為我已經是類似盤做那樣隨便坐的狀態了,一般人可能就會很難把這個意見說出口。如果我下的內容很糟,而且是從第一局起開始四連敗的話,我這樣勉強對局的行為可能就會被大家所否定。不過,當時我用行動證明了並非如此。光一先生也承認:這傢伙還很有精神,並不是來亂的。

記者:
但最後這個挑戰賽您還是以二勝四敗輸掉,但即便變回了沒有頭銜,您當時還是相當開朗。

趙:
可能就是因為身處那種狀況下的關係吧。如果下的是就算輸掉但內容也很好的棋,就知道我當時決定繼續出來下挑戰賽的判斷並沒有錯。比起輸贏,內容是否堂堂正正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現在回頭來看,因為有了車禍後遺症,的確會有類似當初應該不要繼續下而是好好治療比較正確的小後悔。聽說那時就有只要好好手術就能讓腳固定強壯的方法呢。日語中不是也有一病息災(生點小病,反而會無災無害)的說法嗎?我就是因為有一直打高爾夫球、游泳好好保養身體,所以直到現在都很健康,可見生病並非都是壞事啊。

記者:
之後您又復活起來,1989年睽違七年奪回了本因坊寶座。另一方面,在這段期間中,小林先生也連續衛冕了名人與棋聖頭銜,甚至在1990年,他也以繼趙先生之後成為第二位大三冠擁有者為目標,前來挑戰您的本因坊頭銜。

趙:
客觀來說,當時是就算先送我三盤我還是會輸掉也不奇怪的狀況啊。

記者:
但人反而是越處於劣勢越能燃起鬥志吧。

趙:
就人性來說,也許真是這樣吧。比起順順利利地砍倒對手,反而是跌跌撞撞地在苦境中更是能下吧。在面對最強挑戰者的狀況下,反倒是讓我有了可以了卻心願的感覺呢。假設出現的不是最強的對手,心中反而會有了好想贏或是輸掉就糟糕了等等的雜念,腦子反而會變成了想太多的狀態。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