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四戶世紀專訪(3)



要學好圓滑奏,首先就得把音色練好

採訪:
我覺得卡拉揚是要求每個樂句都能平順相連的指揮家,萊斯特先生在公開的講座上也常常強調這件事呢。

四戶:
他也常常跟我這樣說。常常就是我已經覺得我已經很用心吹得很圓滑了,他還是會說:「你這不叫圓滑奏」。往往他還會一面這麼說,一面在我旁邊示範給我聽。「作出好的圓滑奏(Legato)」應該就是我從他身上繼承到最重要的財產吧。

他最常說的第二句,則是「Intervall Übung」,就是「跳躍練習」的意思。他說他自己是從學生時代開始每天練一冊貝爾曼(Carl Baermann教本,可說是單簧管界的聖經之一),持續練了三年。這很恐怖對吧?畢竟貝爾曼是非常厚的教本。難怪他是一天可以練習八小時的人啊。

採訪:
那要怎樣才能練好圓滑奏呢?

四戶:
首先還是把音色練好。這是因為在我們的身體中,有負責支撐的部分、也有需要完全放鬆的部分,必須把這兩部份明確區分建構好才能吹的好。換句話說,就是必須讓身體中這兩個互相矛盾的地方共存。明明身體的某個部份是非常辛苦,但顯現出來的表情卻必須是笑容滿面的樣子(笑)。

嘴型也是同樣的道理,有必須確實支撐好的部分,也有必須完全放鬆才能發揮良好共鳴的部分。

我覺得單簧管雖然是一種音域非常廣的樂器,但不管是哪一種音域的哪一個音,都有其最適合的「容器」存在,也只有不多不少剛剛好的音才能配合這個容器。要發出這樣的聲音,必須讓嘴型、身體、姿勢、腦中對音色的期待都同步在一起才可以;一旦做好了這些同步動作,就能讓聲音變得很漂亮,如此不僅是能自然做出很好聽的圓滑奏,就連斷奏一定也會很美才對。我想特別強調的就是大家通常吹舌奏時,都會吐得太過頭,其實只要放鬆、輕輕接觸簧片,就能讓簧片停止振動而做到斷奏的效果。

採訪:
也有人是用類似撫摸按鍵的方式來放慢手指動作來練習半音階而達到吹好圓滑奏的目的吧?

四戶:
這是我去巴黎高等音樂院旁聽德普勒(Guy Deplus)老師上課時,他教學生這麼練的。

對我自己來說,我覺得最有效果的練習方式,還是莫伊斯(Marcel Moyse,法國長笛大師)先生所寫的「聲響練習教本(De La Sonorite)」。其中的第四首「運舌(Attack)與音的連結」中,最後面有個八分音符=60、極弱奏(pianissimo)、極斷奏(staccatissimo)的吹奏練習;我去練了這個之後,成為了我演奏上的一大轉機。這個練習在教本上寫的是「對於演奏巴哈的音樂來說是非常好的練習」,但我卻是在要演出莫札特的協奏曲前、或是現在就算是正式的音樂會前,也一定會先練過這個東西。換句話說,我會把協奏曲的全部內容,都用極弱、極短的方式吹過一次。這樣就能調整好口腔的狀態,讓正式演出時更加輕鬆。

然而,說是在練習圓滑奏,結果只是散漫地把氣吹入樂器中、手指好像是用很圓順的方式動作,這樣的練習其實是在浪費時間。因為不管你打算要把接下來的樂句吹得多圓滑,只要不是像弦樂器的運弓與手指、或是管樂器的氣與手指精確緊密地配合在一起,都不算是真正的圓滑奏。就像前面說過的一樣,首先要掌握住聲音的核心,然後練習用適當的氣送入適合這個音的「容器」之中、再加上舌奏來仔細練習,才是精通圓滑奏與斷奏的最佳方式。

採訪:
是誰跟您說這個「聲響練習教本」很有用的?

四戶:
我是在吉田雅夫(日本著名長笛家)在電視上開的長笛教室節目中,常常聽到他說著「莫伊斯、莫伊斯」的,才知道莫伊斯大師的名字。那大約是我念藝術大學快要畢業前的事吧。我還記得,當時我應該是拿樂器去當時還在赤坂的日本巴菲(Buffet)公司修理時,保良先生(保良徹,當時的日本巴菲公司的社長)把這本「聲響練習教本」介紹給我的。

採訪:
當時您用的不是烏利澤(Wurlitzer)的樂器嗎?怎麼會拿去巴菲公司修理呢?

四戶:
其實當時還是用巴菲的樂器,烏利澤剛好是在那之後買的。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