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趙治勳之我的半生專訪(1)


譯自:朝日新聞

人生的禮物~我的半生:圍棋棋士趙治勳 60歲

[十之一]

對局第一,其他甚麼也不幹

採訪/文:大出公二

記者:
您去年6月滿60大壽,好像還是一成不變地過著對局第一的生活啊。

趙治勳(以下簡稱趙):
早上我會先去離千葉自家很近的高爾夫球場流汗打個三小時左右,然後就是游游泳、泡泡三溫暖。這是因為在我發生車禍事故後,膝蓋就一直不太好,必須小心保養的關係。然後我再簡單吃個午餐、喝個小酒、偶爾午後小睡一下。大約下午三點到晚上九點左右都是坐在電腦前,上日本棋院的圍棋網站「幽玄之間」用功---就是看看其他職業棋士的棋,或是自己下網棋。每天就是反覆著這樣的生活,其他我啥也不幹。如果沒有正式對局的話,幾乎是完全不會去東京。

記者:
我以為像您這樣的偉大棋士會用棋盤棋子來打譜的說。

趙:
說來不好意思,現在我的房間已經沒有棋盤了。因為擺完譜,還要把棋子清掉收拾起來,不是很花時間嗎?如果是用電腦的話,一下就可以清掉、也可以馬上就重擺。而且又可欣賞日本國內棋賽或是中國、韓國等國際棋賽的棋譜。下網棋時時限太長會覺得有點太麻煩,所以幾乎都是下一手十秒內的快棋。就有點像是喚回自己棋感的感覺。

我常常都會忘記自己指甲太長的事。實際有拿著棋子擺譜時就會注意到,但操作滑鼠時就不會特別去看自己的手指。所以現在我都會固定在我的包包中放個指甲刀,遇上對局日要搭電車去日本棋院時,在車上大約就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檢查一下自己的儀容。這時看到自己的手指就會剪指甲。所以我的包包中,滿滿都是我的指甲。

記者:
去年11月您和日本製的AI圍棋程式下了很轟動的三局賽。這可是日本第一次舉行人類和AI程式之間沒有讓子的正式對決,結果您漂亮的以2勝1敗贏得比賽。

趙:
後來我聽說賽前的評論是AI程式應該會三連勝,但我卻是打算我要三局都贏下來的。

記者:
您為何會有這樣的自信?

趙:
因為以前從未實際分先下過。比如說,如果要我和井山(井山裕太六冠)下三局賽的話,我就不可能覺得我會贏。在我心中,還是知道他是我下不贏的對手。雖說這樣講很丟臉。不過,當時的對手(AI)卻是第一次下。沒有實際下過的話,就不可能有甚麼一定輸的感覺。反而會覺得看起來對方很弱啊。就是平常看高爾夫或棒球一樣,你會覺得場上的球員在幹嘛啊?但是實際自己下去打,才會知道明明自己甚麼都不會。

而現實來說,實際和AI下過後,就會發覺它比想像中強很多。只要是人類,總是會很貪心,心中會有如果有鐵塊的話一定要拿來到處亂敲破壞的誇張想法。AI就不會亂想這種多餘的東西。不過,這個程式還是處於未完成的階段。人類還不到完全被打敗的階段。但接下來AI一定會越來越強吧。畢竟AI不會累、也不需要休息。這一點我覺得很令人期待。至今為止人類是很強沒錯,但是不是有點太過驕傲自大了?但AI告訴我們並非如此。這也讓我們有了打敗AI的新目標。這是很棒的一件事。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