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麥可.羅恩斯騰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Vol48/2013年秋季號 
Clarinet in New York專欄第七集

文:鄭優樹

跨足於上班族與音樂家的鬼才:
麥可.羅恩斯騰(Michael Lowenstern)專訪

簡介:
1968年生於芝加哥,為當今國際上最知名的低音單簧管演奏家之一。除了古典音樂以外,也擅長使用電子吹管樂器(EWI)演奏電子音樂而活躍著。畢業於伊士曼音樂院、並於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取得博士學位。單簧管師事於查爾斯.奈迪克(Charles Neidich)、哈利.史帕爾尼(Harry Sparnaay)與葉強(John Bruce Yeh)。

10歲開始學習低音單簧管

鄭優樹(以下簡稱Y):
這次要介紹的是我最喜歡的單簧管演奏家之一、說他是低音單簧管界新銳第一人也不為過的麥可.羅恩斯騰先生。閒話休說,直接先請教一下您成長的環境、如何開始學習音樂的?

麥可.羅恩斯騰(以下簡稱M):
我來自芝加哥,父母都不是音樂家,我就是在普通的家庭中長大的。因為父親的興趣是吹口琴,所以我人生的第一項樂器就是兩歲開始學的口琴。後來8歲的時候加入了學校的樂隊課程,就開始學單簧管了。其實原本我媽就有一把單簧管,以前我的兩位姐姐也都用過,所以到我開始吹那把單簧管時,它早就已經破破爛爛了(笑)。

也是這樣,那把單簧管沒辦法吹像樣的聲音,我也對它不是太有興趣。之後到我十歲時,學校的老師就推薦我吹低音單簧管,從那時起我的人生就改變了!畢竟在那之前我吹的都是爛爛的樂器,所以在單簧管聲部中也是坐在最後面。然而,從那一刻起,我的低音單簧管人生就開始了。

Y:
10歲就開始吹低音單簧管算是非常早的吧。一般都會把單簧管當作主要的樂器,而專門學低音單簧管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

M:
到我上高中時,還是覺得不好好學一下單簧管不行,於是又開始吹標準的單簧管。那時,我就和葉強先生同時學單簧管與低音單簧管。那時葉老師才剛23歲左右吧?就是他剛進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時候。後來我在高三時,轉學去了密西根的因特洛肯高中(Interlochen Arts Academy。譯註:換句話說,他就是就要走職業音樂家路線了)。

Y:
高中畢業後,你就進入伊士曼音樂院了。

M:
剛好我進伊士曼音樂院的時候,也是查爾斯.奈迪克老師開始在伊士曼音樂院教書的時候。其實當時我也申請到了茱莉亞等其他音樂院,最後是跟父母討論後才決定去伊士曼的。那時有個很有趣的小插曲。故事發生在我才十七歲,第一次去跟奈迪克老師上課的時候。當時奈迪克老師也剛從蘇俄留學回來沒多久,所以上課時非常嚴格,可說是和我以往學過的老師完全不同(笑)。因此我上完第一次課後,在電梯中已經是半哭出來了。剛好,當時還是學生的大島文子女士(以紐約為活動中心的日本女性單簧管演奏家,後來成為了奈迪克先生的夫人)要進電梯,看到我這個樣子就很替我擔心。記得當時我還說了「早知道我不該來伊士曼,而是去別間學校」之類的傻話。然而,就在我膽戰心驚地要去上第二次課時,奈迪克老師卻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非常溫和,也讓我稍微安心了一些。想必是文子女士直接幫我求過情了吧?真是要感謝文子女士。也因為這樣,我就繼續跟奈迪克老師學了四年單簧管。

Y:
真是段佳話啊。那在您大學畢業之後,又是如何?

M:
我大學畢業後,拿到了一年的傅爾布萊特(Fulbright Program)獎學金,前往荷蘭的阿姆斯特丹音樂院和低音單簧管大師哈利.史帕爾尼先生學習。也許是換了環境的關係,那一年我覺得非常充實。當時的史帕爾尼老師,年紀上正是45歲的演奏高峰。我真是從他身上學到了低音單簧管的一切技術。除此以外,也學習到了獨奏音樂家的心理建設等無形的東西。之後,為了去石溪大學念碩士與博士,我又回到了紐約。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