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SIENA之風(1)


譯自:Pipers 2006年8月/300號

貼身採訪Siena管樂團

Siena之風

從零活動的最低潮開始重建成功、獨立營運下連連創出熱賣成績

門票是開賣就立刻銷售一空、CD往往創下數萬張的銷售額、佔據古典音樂熱門排行榜的前段名次....起用佐渡裕先生來消除觀眾席與舞台間隔閡的大膽企劃而大獲成功以來,Siena之風潮就所向無敵了。

受訪者:
大津立史(樂團代表理事/薩克斯風演奏者)
新井靖史(樂團首席/薩克斯風演奏者。已於2016年腦溢血急逝)
郡恭一郎(樂團理事/長號演奏者)

===

採訪:
不久前貴團舉行的第21次定期演奏會「巨匠約翰.威廉斯的世界」(金聖響指揮,2006年5月23日於東京藝術劇場),是超滿場的觀眾,真是熱鬧非凡啊。這讓我親眼目睹了Siena的超人氣哩。

大津:
前一場的阿弗烈德.呂德(Alfred Reed)特集音樂會(金聖響指揮,2006年1月21日於橫濱未來港音樂廳)的門票也是賣光,而剛好遇上音樂廳隔天原本的演出取消,讓我們可以臨時追加演出一場,結果又是完售。而且,每次都會有從北海道或九州特地前來聽我們音樂會的聽眾。下一場的名古屋公演,也是在開賣隔天就賣完了。

採訪:
我覺得貴團的聽眾似乎是以30~40歲左右的人為主。

郡:
這恐怕還是佐渡先生(佐渡裕,Siena首席指揮)的魅力延伸效果吧。他們應該都是來和佐渡先生一起追求管樂音樂的懷念旋律的。

採訪:
這和東京佼成管樂團的觀眾群有何差異呢?

郡:
這該怎麼說哩?佼成管樂團的定期演奏會通常會安排比較學院式的曲目,這和我們有很大的差異哦。通常佐渡先生的音樂會是分成三部分,其中第二部分一定會安排令人開心的企劃。

新井:
我們和金聖響先生的演出一開始也是同樣三部分的構成,慢慢則演變成兩部分而固定下來。我覺得金聖響先生和佐渡先生不同的特色會在他的曲目顯現出來。

郡:
金聖響先生能夠一直持續來和我們合作真是太好了。呂德特集音樂會的現場錄音CD,聽說竟然在Tower唱片行的古典音樂排行榜中高居第一名。在那之前發行、和佐渡先生合作的「管樂的慶典(ブラスの祭典)」系列唱片第一集到第三集加上DVD前後共賣了超過十萬張呢。

採訪:
超過一萬張就算是大熱賣了,真是驚人的數字啊。所以貴團一年的公演數也有增加嗎?

郡:
正一點點持續增加著。我們自己主辦的公演今年是兩次,去年則是兩次定期公演加上一次特別公演。另外常常會出現一年出現有兩次叫長期的巡迴演出。此外,有很多音樂廳、電視台或是報社主辦的音樂會,這對於管樂團的音樂會來說,可能是異例的忙碌吧。

最後搞到公演數為零...

採訪:
不過,一開始Siena管樂團是在1990年由單簧管演奏家藤井一男先生在Yamaha公司支援下創立的。之後,藤井先生離開後,就變成了獨立營運的樂團,甚至也成功成為了法人(中間法人)直至今日。三位也都是創團的團員,如果要說到貴團最艱苦的時期,大家覺得是甚麼時候呢?

新井:
我想還是藤井先生離開、得由我們自己經營的一開始最艱難吧。剛創立時,因為有Yamaha公司的幫忙,所以一年可以將近演出到五十場音樂會,但在藤井先生離開的隔年,立刻就剪到了30~40場,而且漸漸越來越少,最後甚至搞到了公演數為零的狀態。而Yamaha雖說是支援,但也只是單獨幫忙的父母心而已。然而,結果並沒有讓我們增加到甚麼工作。

郡:
那時剛好也是泡沫時期崩潰前後。

新井:
剛創立時,雖然有一個月薪水可以獲得多少萬的保證,但創團的第一年因為非常忙碌,大家就試著交涉看能不能把待遇條件修改的更好,結果我們的確談到了增加分紅的條件。然而,就算是分紅變成了百分之百,我們的工作卻幾乎變成零。我們獨立的最初五年,就是這樣的五年。不過,最痛苦的,還是藤井先生離開之後。那時甚至出現了一年一件工作都沒有的狀況。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