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四戶世紀專訪(1)


譯自Pipers雜誌416期=2016年6月號

卡拉揚學會留學以來四十餘年,我從萊斯特先生身上繼承到最重要的財產就是:做出真正的圓滑奏(Legato)

單簧管演奏家/東京音樂大學教授 四戶世紀 專訪

四戶世紀簡介:

1951年生於東京,畢業於東京藝大附屬高中後進入東京藝大就讀,1974年畢業。1972年參加日本音樂大賽入選、1983年參加第一屆國際布拉姆斯大賽三重奏組贏得第一名與特別獎。1974年前往柏林卡拉揚學會留學,師事卡爾.萊斯特(Karl Leister)。在學中曾以協演的方式參加柏林愛樂的定期公演與薩爾茲堡音樂節。1975年考入柏林交響樂團、1978年成為西北德愛樂交響樂團單簧管首席、1980年成為柏林交響樂團單簧管首席。留德期間也加入柏林的現代音樂團體「work in progress」成為團員。1995年回到日本,至2011年退休為止擔任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單簧管首席。在室內樂領域中,曾和柏林布萊迪斯弦樂四重奏(Brandis Quartet)、摩賽克四重奏、凸版音樂廳重奏團合作過,並且也參加齋藤紀念管弦樂團、水戶室內管絃樂團的演出。並且也出過不少獨奏與室內樂的CD。現在為東京音樂大學教授、桐朋學園大學、日本大學講師。

在卡爾.萊斯特公認的全盛時期下接受其教導薰陶,四戶先生也將從萊斯特先生身上繼承而來的精湛奏法與美麗音色傳授給日本的年輕學生

採訪:
四戶先生在2014年6月於凸版音樂廳舉行的獨奏會現場錄音,在2016年3月由CAMERATA公司製作成CD發售。這是因為您當時剛好是進入卡拉揚學會第四十年的紀念性錄音的關係吧。

四戶:
其實CD發行的同一時間,凸版音樂廳也替我企劃了滿65歲的紀念獨奏會呢(3月27日)。在這個重要的年份中,也有很多重要的節目一起舉行呢。

前往文化融爐的柏林

採訪:
您留學的關鍵,就是進入卡拉揚學會的考試,是在日本舉行的嗎?

四戶:
對。而且其實只花了十分鐘就決定了。當時吹的是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由於突然就難以置信地考上了,所以我還拍了好幾次自己的臉,確認是不是事實喔(笑)。

採訪:
當時卡拉揚先生也有來聽嗎?

四戶:
沒有。但在我去了柏林後,有機會在柏林愛樂廳的大廳中吹給他聽過一次,他是非常高興的樣子。雖說如此,後來就是每天練習再練習的辛苦日子。

採訪:
您是卡拉揚學會的第一期入學生嗎?

四戶:
我記得我是第二期吧。四年前(2012年)為了慶祝卡拉揚學會四十週年而在柏林愛樂廳舉行了紀念音樂會,我也有去參加。我們這些畢業生聚集起來、在賽門.拉圖爵士的指揮下,演出了布魯克納的第八號交響曲。不足的聲部,就請柏林愛樂的現任團員幫忙加入演奏。這當然是個非常精彩的演出。當時我是吹第二部,不過團員裡只有我一人拿著巴菲公司的托斯卡型單簧管(法式,其他的團員當然都是德式單簧管),算是裡面的怪胎(笑)。

其實我和拉圖先生很有緣份,他第一次去指揮柏林愛樂時,我剛好也以槍手的身分同台演出。當時演奏的是馬勒第六號交響曲。可能是他幽默的氣質的緣故,排練的氣氛非常好。當時我正在想「如果是這樣的指揮,練習時一定會很開心」,結果身邊的團員大家也都這樣想。果然沒多久,他就被列為下任柏林愛樂音樂總監的候選人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