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2016名古屋遊記(7) PARCO篇



其實我們所走的大津通,很有通過東京銀座之中央通的味道,不少大百貨公司都在這條路上,比如說以下這家:


2016-11-18 19.16.34.jpg
大名鼎鼎的松坂屋百貨公司

從松坂屋再往前走幾步,就到了PARCO了。但名古屋的PARCO有分東館與西館,西館是面臨大馬路比較熱鬧的區域,而Tower所在的東館,其入口是在大津通後面的小巷子中,相對比較冷一點(如前所述,名古屋本身就是人氣比較冷清的城市)。不過,東館與西館之間有天橋相連,彼此可以互通。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2016名古屋遊記(6) 名古屋名產篇



回到旅館的路上,由於走的路不一樣,所以看到的便利商店就不一樣(笑)。總是喜歡進便利商店逛逛的上樣自然是不會放棄「市場調查」的機會,而走了一天路、加上出發前兩天發神經騎著腳踏車幾乎轉了半個台北市的本魯腳也非常酸了,正好也進去便利商店休息一下。

甚麼?你說休息一下?便利商店要怎麼休息?

對,這也是我比較驚訝之處。因為其實今年四月我們才去過關東一趟,印象中當時日本的便利商店還不像台灣一樣有可以供人休息用餐的桌椅。但這一趟去名古屋,不論是小七、全家或是國內沒有的Lawson,每一家便利商店也都像台灣一樣有了桌椅,所以我就可以趁著上樣精挑細選之時,找個座位稍事休息,如下圖所示: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2016名古屋遊記(5) 名古屋城後篇


看完前篇所敘述的天守閣入口看板後,還要稍微爬一小段樓梯,才是名古屋天守閣入口。這個入口並不大,因為只是小天守閣,如下圖所示:

2016-11-18 14.00.46.jpg
名古屋小天守閣入口

在入口的一旁貼有名古屋的天守閣構造圖。如下圖所示:這是一個地下一層、地上七層的現代建築。其中一到六層,每層都有各自的展覽。七樓則是觀景台。


2016-11-18 14.01.52.jpg
名古屋天守閣的構造

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2)



「治勳啊,你有一百萬嗎?」---回憶豪放中有纖細處的藤澤秀行老師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10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請大家來聽聽我對秀行老師的回憶吧。各位讀者恐怕是對秀行老師抱著豪放的印象,就好像是一般所說的「磊落豪放」吧?似乎大家也常常認為他的棋風就是這樣的豪放呢。

其實我有很多關於秀行老師的回憶。有一次接到他的電話,突然就問我:「治勳啊,你有一百萬嗎?!」。那時候雖說我還很年輕,但在圍棋上正是出頭之勢的時期,所以就回答:「是,我有一百萬喔」。於是他就說:「那馬上給我拿來」!接下來變成怎樣的結果,相信大家應該是不難想像吧(笑)?就在我到老師指定之處後,馬上就看到還有兩位不認識的人在....。在我把錢給老師之後,他又立刻交給了這兩位不認識的人。對,這就是在還債。但接下來老師所說的話可就更豪放了:

2016年11月26日 星期六

2016名古屋遊記(4) 名古屋城中篇



繼續往前走,會看到真正的城門與旁邊的售票口。

這一天雖然是禮拜五下午,然而前來參觀名古屋城的遊客卻不多,從下圖售票口前排隊買票的人稀稀落落就可以看出,這一點與大阪城相距甚遠。當初去到大阪城時,就是因為排隊參觀的人實在太多,所以就沒有進去天守閣參觀。沒想到同樣是江戶幕府三大名城(江戶、名古屋、大阪)的名古屋,熱鬧度卻有如此大的差別呢。

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2016名古屋遊記(3) 名古屋城前篇



之前說過,由於居住的旅館位於鬧區中,所以四處多的是便利商店與各式餐廳。因此我們一出了旅館大門,就先去了便利商店逛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些在地化的東西。(事實上,上樣和我都很愛逛便利商店,所以我半開玩笑的說,這趟等於是便利商店之旅)


2016-11-18 12.16.09.jpg
來到名古屋,當然就會看到一堆中日龍隊的紀念品。不過,本魯並不是中日球迷,所以純觀賞就好。另外,織田信長是愛知(古代的尾張、三河)的代表性英雄,所以也不難看到與他有關的商品。


2016-11-18 12.17.56.jpg

說到名古屋,最有名的就是名古屋城上的「金鯱」了。所以這裡也賣了一個只有名古屋才看得到的金鯱版喬巴。至於「鯱」這個字,中文發音是念「ㄅㄨˊ」(我是查了M$新注音才知道怎麼念),日文是念「しゃち(瞎起)」(上樣是在土產店看到假名才知道怎麼念),不論是哪種語言都是有點難的字,所以留待後續介紹名古屋城時再解說。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2016名古屋遊記(2)



到了出發當天,由於是一大早的飛機(6:15!),加上聽說廉航的時間管制非常嚴格,恐怕得在起飛前兩個小時到機場(換句話說就是4:15),我們只得預約了清晨三點半的送機服務搭車前往。就本魯個人來說,這是非常殘酷的出發時間,但對於整體旅行規劃來說,倒是非常有利,因為一下機就可以開始逛街了(笑)。

順便說一下,這種預約叫車送機的服務其實有點像是對岸的「黑車」或是這一兩年爭議不斷的「巫帛」,價格的確比直接跳表搭計程車(本魯居住的荒郊野外還常常叫不到)便宜很多(幾乎一半),服務也算不錯,從需求面的角度來看,不難理解這種服務會越來越多。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趙魔鬼大戰店長第三局井山解說整理


魔鬼大戰(笑)前兩局我人雖然在日本,但卻沒有時間收看。回到台灣後的第三局反而有時間,就準時全程收看。以下就稍微整理一下今天邊看邊抄的實況內容。


轉播是實戰前半小時前開始,因此有足夠的時間,重新把當初店長記者會的預告宣傳片重播一次,也順便讓今天這對黃金解說陣容來閒話家常。

DenOh1.PNG
左手邊是青春永駐的圍棋偶像由香里姊姊,右手邊是今天的主講、剛被拔去名人變成六冠、幾乎沒上過電視解說、肯定是第一次登上網路解說的井山裕太棋聖。意外的是,由香里姊姊的身高竟然還比井山高....。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2016名古屋遊記(1)


[緣起]

大約在十一月初,突然在臉書上發現了平常有在追蹤的單簧管大師理查.史托茲曼(Richard Stoltzman)專頁上登出了一則訊息:大師即將在11月中於東京舉行和馬林巴琴演奏家妻子美加(Mika Stoltzman,舊姓吉田。美加是我的音譯,本名是以假名表示)的聯合演奏會。根據我的印象,大師其實從來沒來過台灣,而且年事已高(今年已七十有四矣),未來也是越來越難有機會來台灣(甚至可能開演奏會的機會也越來越少),所以就想拿出追星族的瘋狂意志,殺去東京欣賞。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日本第四十一期名人戰第四局觀戰記整理(5) 完


第十二譜(103~135) 即便是勝敗已分
41meijinn_04_023.png


第二天下午兩點開始,在寶塚旅館內舉行大棋盤解說會。負責解說的瀨戶大樹八段與助講的種村小百合二段原本很擔心受到颱風18號的影響,幸好風雨並不大,實際上約有130位的棋迷前來參加。此處真不愧是今年七月首次日本舉行圍棋節慶「碁Congress」之地,大家對於圍棋都很關切。

此刻挑戰者倒是令人吃驚般的沉著。黑103進逼時,白104到108還是後手下厚補強。讓黑109就這樣切斷白棋三子。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日本第四十一期名人戰第四局觀戰記整理(4)



第十譜(75~91) 大器?
41meijinn_04_018.png


挑戰者是大器性格的人。從他厚實、總是不搶先的棋風中可以很容易聯想出來。這種大器雖然不容易從表面看出來,但大家都說可以看出他的這種傾向。

平常為了去外縣市對局時,聽說只有去的路上會睡得很熟(暈車)。反而對局結束後應該是軟弱無力的回家路上,他卻會「意外地非常正常」。

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日本第四十一期名人戰第四局觀戰記整理(3)



第七譜(54~58) 驚人的反抗
41meijinn_04_013.png


「名人就是會在這種地方靠著回擊密技而一路贏過來。所以他當然不會老實接應,一定會搞出甚麼招數出來」。

棋證坂口先生在看到白54覷後,立刻如此斷言。老實說我們雖然有點半信半疑,但卻的確看到名人的手在此刻停了下來。5分、10分...他都沒落子。他開始長考了。看起來的確是在考慮A位黏以外的著手。畢竟,如果要黏,就不需要花這麼久時間。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日本第四十一期名人戰第四局觀戰記整理(2)



第四譜(27~43) 雙方堂堂一戰
41meijinn_04_006.png



一般的賽前會,通常會以兩位對局者來吸引源源不斷的棋迷,但這次的第四局卻不一樣。台上只有名人一人留下來講話的場景,在這一天不知看到了多少遍。

畢竟名人是大阪出身,所以在同屬關西圈的兵庫當然不可能不受歡迎。類似「如果能從老家關西開始收復失土,是再好不過的事了」的應酬話,立刻會引起現場如雷的掌聲。

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日本第四十一期名人戰第四局觀戰記整理(1)



第 41期名人戰第四局觀戰記翻譯
黑 井山裕太名人(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九段
解說:村川大介八段
文:松浦孝仁

第一譜(1~11) 異常事態
41meijinn_04_001.png


「每三局中就會有一局,發揮出幾乎是無懈可擊的強大水準」。

這是本局的解說者村川大介八段對於井山名人的評價。就算是另外兩局,也是很難打得敗。他的印象是就算一開始下得不好,最後也總是會贏棋。聽到他這種講法,就會覺得井山名人達成史上首次七冠獨佔的紀錄是理所當然之事。

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54)



在勝負的世界中,就是有那種憑藉著甚麼就可分出敵我兩群的本性。就想要從東京的框架中解放出來的這一點來說,關西棋士應該要是團結一致的才對。結果他們之間卻分出了以橋本為中心的獨立派與追求漸進改革的協調派,而且這兩派的爭執還逐漸越鬧越大,就是這種勝負世界的本性造成的。加上東京來的挑撥離間、師徒與派系之間互相拉攏,關西棋士完全一分為二,走上了激烈抗爭的這條路。

在這混亂情勢中,橋本將本因坊奪入手中,於是就決定率領獨立派棋士們獨立成關西棋院。但造成走到這種無可挽回情勢的最大原因,還是可以說是日本棋院理事長從瀨越換成了津島的關係。面對肝膽相照的老師在當理事長的日本棋院,與完全是個局外人的津島來當理事長的日本棋院,橋本當然會有不同的應對方式。

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7)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07

剖析AlphaGo的新手



AlphaGo的新手法在我們棋界可說是投下了相當大的波瀾。所以這次我想從技術週邊的角度來檢討看看。

主題圖
白12跳後,黑13不理、然後黑15早早尖覷,就是AlphaGo的新手法。
Chou_File07_001.png


首先我們就來看黑15覷這手棋。面對這手棋,通常會覺得直接粘起白棋無不滿之處而就老實地在白16粘住。然而,實際上白棋可以用的手法當然不是僅限於這一著而已。好比說,白棋也可以選擇不理,或者是主題圖中A、B、C、D的應法。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17)



週刊碁2016年9/12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26

[我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

大家還記得今年一月在輕井澤發生的巴士翻車事件嗎?這些原本想去滑雪的年輕人卻因為這個意外而失去性命,可說是非常嚴重的悲劇。而且,沒有比白髮人送黑髮人更不幸之事了。

我看到新聞上寫說,其中一位遭遇不幸女孩的日記後來送回到了他們父母手上。其中還寫著:「感謝你們生下我、養育我,我將來一定要好好報答你們」。真是令人鼻酸啊!不過,我倒是注意到,即便是悲情之中或許也會有小小的花朵綻放著。

也是這樣,本週的閒話主題,就是以「巴士」展開的一個回憶。雖說這是接在悲劇新聞之後,可能會讓大家覺得有點嚇到,但還是要請大家仔細看看我這篇「煩惱天國」。

大約是三十年前左右吧?在我車禍受重傷之後,為了順便復健,我常常會去爬山。當然,這是和內人一起去。下山之後,會去喝個小酒,然後搭著電車小憩,開開心心地回家。

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開箱文(35)


本篇雖說是開箱文系列的第35篇,但搞不好稱之為第34篇的番外篇比較好。

因為今天要介紹的是,隨著巴賽下管套件一起來來的附贈品:哈達希(Chadash)牌可調整式調音管。就是下圖這個東西:

2016-11-13 22.58.18.jpg

這算是哈達希先生的得意之作的樣子,因為實際上有些美國演奏家已經開始使用這種可調式的脖子,其中最有名的可能是紐約愛樂首席安東尼.麥可吉爾(Anthony McGill)先生吧。

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店長大戰魔鬼



追趕AlphaGo的DWANGO/東大合作之圍棋AI「DeepZenGo」將與職業棋士對戰

~靠著導入深度學習技術而使棋力飛躍性進步

文:中村真司

多玩國公司(DWANGO)在11月9日在東京日本棋院的市谷本院召開了關於使用深層學習的圍棋軟體「DeepZenGo計畫」的記者會。

DeepZenGo計畫是在今年(2016年)3月由多玩國公司在日本棋院的合作下,以圍棋軟體Zen(天頂的圍棋)的開發者尾島陽兒先生與加藤英樹先生為中心所開啟的專案。起因是來自於谷歌子公司DeepMind所開發出來的人工智慧圍棋軟體AlphaGo打敗了世界級職業棋士李世石,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在這樣的狀況下,依照其發展結果,希望能完成一套新生圍棋軟體出來,就是這個計劃的目標。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開箱文(34)-4 完



如前所述,這把巴賽單簧管設計上最令人擔心的地方,就是多出來的四個低音(Eb、D、Db、C)都得用右手拇指來操作。原本的那位賣家說,其實吹琶音很不錯,實際上到底如何呢?且先來看看這些低音按鍵的細部狀況吧:


Fingerings.jpg
如圖所示,看起來這些按鍵好像是很複雜,其實是等於只有四個鍵。降E和D這兩個按鍵沒有問題,是單一按鍵。C和降D(或說是升C)看起來是兩個按鍵所構成,但其實不管按到哪一個,都只有發出一個音就是了(當然)。之所以會設計成這樣,可能是考慮每個人的拇指長度問題吧?

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插播]討罵兩則

[第一則]
 
這幾年,大致都是用"玻璃心"來形容對於選舉結果不滿而難過的狀態(好啦,我知道還有很多事也是這樣形容)。所以說民主黨的支持者玻璃心碎滿地的說法,在現今的文法上,是非常正確的造句(笑)。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是共和黨輸呢?我想同樣也是會有一堆玻璃心碎滿地就是了。至於哪一方的玻璃心比較多?我不敢妄加預測,畢竟不是在地人。

這兩天有滿多人是用以下這句話來自嘲(或說是療傷):

反正茸兒都當了八年總統,台灣也沒有亡啊?

這話當然是很有道理,但從相反陣營的角度來看,可能就會說:

安啦,阿扁也當了八年,中華民國也還在啊!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開箱文(34)-3


既然是開箱,當然就要從「箱子」開始看起。一般樂器寄國際快遞時,都會有個厚紙箱來當作外層,然後裡面塞滿「乖乖」類的緩衝材來保護樂器本體。

這次既然是J神親自護送回來,就沒有以上這些麻煩的包裝。Chadash老闆顯然是用類似公事包的東西來改造,當作這個巴賽下管的樂器盒:


2016-11-09 01.15.38.jpg
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筆記型電腦用或是公事包類的袋子。

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開箱文(34)-2



就是這樣,經過一陣心理諮詢後,反而加強了要買下的念頭,這種心理諮詢可不能常做啊(笑)

不過,故事還沒結束。我一面在接受心理諮詢之時,一面修書一封給賣家討論購買方法與價錢,這才是關鍵所在,也是後續峰迴路轉之處。請大家繼續看下去:

===

我:
我的信寫好寄出了,但寫得很直接。

J:
沒關係呀美國人都嘛很直接

我:
我直接問他XXXX(馬賽克)美金可不可以?

J:
太高了啦!我以為你會開YYYY(馬賽克)。

我:
畢竟我以為樂器不錯。

J:
樂器很好
但是奧客都是先亂殺的

我:
仔細想想,剛才應該直接請J神去殺價就好了 XD

J:
其實好像我也可以出手押best offer。
反正他也不知道我是誰?

我:
是啊!

J:
這叫迷魂陣嗎?XD

我:
當我既然出了高價,他理論上會來問我你是誰?
我先看他怎麼回好了。
突然有一種明年要好好賺錢的悲壯感....

J:
賣主在加州,不會很遠。

我:
難怪他很有把握說三天之內。

J:
他用的是保證三天到的郵寄方式,UPS保證三天到。

....又隔了不到半天....

我:
賣家回信了,果然成交(淚)。
他說,這一對聲音很好,但他換掉的理由是他現在改吹德式了,他想另外買一把德式的巴賽單簧管。

意外的是,他挑的是維也納學會式的樂器。
然後,他說原廠沒給這個額外的下管盒子(怒)

J:
成交了????

我:
所以他是用Sop. Sax的盒子裝。
我沒回信,但看他寫的這麼詳細,現在出價XXXX應該就會成交。

L:
會附盒子嗎?

我:
他不分賣,所以一定會附。他信上是這麼寫的:

I think that price would be acceptable, because I want to raise some funds to order a German system basset. I changed to Viennese clarinets and I don't play Boehm so much now. The Chadash plays beautifully though, and the right thumb keys work very well for the arpeggios in Mozart original versions for basset clarinet. It also makes the A more resonant and sounds even better. It will work on a Buffet (I tried). Chadash won't make it separately so I won't sell it alone. I use a soprano sax case to hold the extension.

J:
殺太少....
要出動奧客下YYYY嗎?

好啊 XD

J:
可是他要保留給你嗎?

但我覺得他可能不會理,因為他知道有笨蛋在等XXXX,不過我沒回他。

L:
所以,再等幾天吧?讓他著急。

J:
可是等太多天怕我收不到,我下星期五就要回台北了。

我:
不過,我得說XXXX也勉強可以接受,接下來就請專業的J神表演好了。

J:
那我就直接就下YYYY囉?

L:
問題是館長已經出了高價,他應該不會理。

J:
對呀,要編個理由跟他凹。

我:
不過他開的錢,的確很像是要買德式樂器的錢(可能還不夠),他大概願意妥協的幅度也不會太高,除非他也買二手。

J:
可以回信說你又想了一下,其實你真正想買的是下管,一起買的話有點勉強,所以可不可以改YYYY?或者請他只賣下管?

我:
好,我試試。

J:
怎麼寫,需要幫忙嗎?

我:
正在準備寫。

J:
我看這樣寫好了:
Thank you for your prompt response. To be honest, my intention is to obtain the basset clarinet extension since I have several pairs of Bb and A clarinets in my collection already. I wonder if it is possible for you list the extension by itself and I'll gladly purchase it from you. Otherwise, I wonder if there is any room for you come down a bit in your total price, say, YYYY instead. Please forgive me of the previous offer. As you know, this will be a fairly big purchase and I am giving it a more careful thought.

我:
專業!馬上貼。

====

到了這裡,原本以為這個標案就這麼到手了,沒想到又過了半天,竟然豬羊變色!!!(競標市場真的是很血腥啊~~~)

====

J:
賣家把這組下架了耶!
難道是要準備分開上架嗎?!
期待ing

(大約兩小時後,因為這些過程都是發生在台灣的深夜,所以只有J神一人看到)....

J:
結果又重新上架,而且說明不分開賣,還漲價到ZZZZ(馬賽克)....@@
不過他新上架的說明說是可以寄到外國。

我:
說來說去,還是我自己的失誤。一開始就從更低開始殺,搞不好已經成交了....

J:
所以還要下嗎?

我:
他有回,表示出聊天的態度XD
只不過強調不想分賣,等於是拒絕。他是這麼寫的:
I have several sets of clarinets also. Too many to play them all! I originally just wanted the basset extension, but Chadash only made it with the A. I had an older Chadash Bb and replaced it with a new one to better match the A. Then I changed to Viennese bore German fingering instruments, which goes well with my oboe playing. I relisted the set with more information. I don't think it would be right to separate the basset extension from the A.

他竟然還會吹Oboe!
不過我打算再寫封信去聊天

J:
那要對他新上架的出價嗎?
出XXXX,他應該還是會賣吧...

我:
反正他想聊 XD

J:
他現在新列的說可寄外國。

我:
所以就不急了。

J:
變成我超急呀~

我:
列入Watch list就好。

J:
萬一被買走,又要捶心肝。

我:
那就再開低價試他... XD
J:
可是他已經知道你了
要試要換ID

我:
他知道無所謂,意思是我告訴他我不急
仔細想想,還是觀望。

J:
可是我怎麼很急~~
@@

我:
最多他也不理。

J:
如果都沒人標,也許你可以用比較好的價錢買到。

我:
我會再問他,有沒有附盒子給我。

J:
他有貼出說明說下管是附Soprano Sax的盒子。

我:
喔,那要換個話題了。
我問他的新樂器是哪家維也納牌子好了,哈哈。

J:
哎呀,人家都在想像下星期帶4.5把樂器回台灣了。
美夢破碎...@@

我還為此特別今天早上趕快把信用卡的帳全部付掉,空出足夠的額度,準備刷卡。

我:
那設明天為死線好了。

J:
想不到出現雙發失誤。因為你太有品,不像我奧客,那是第一發失誤。
第二發失誤就是奧客不應該囉嗦,應該乖乖幫忙刷卡就好....
攤手

我:
我覺得今天先下個XXXX也Ok,因為我還是會把多的賣掉。

J:
你要自己下還是我來下,他現在說可以寄外國。

你可以幫忙嗎?因為我這樣可以比較早拿到。

J:
可以呀。

我:
我還是會跟他聊說,如果他願意,我還是以XXXX出價,因為我可以省運費。

J:
看他怎麼回應。

我:
先看看賣家態度好了,搞不好他現在XXXX還不接受哩 XD

J:
他說可以考慮只賣A調加下管,我覺得他在鬼扯,下管明明可以單獨訂做。

我:
對,Chadash官網不是這樣說的。
我剛才寫了一封信跟他說,我還是會用XXXX去下。如果他不接受的話,我可能會去日本試Seggelke。

J:
我記得Chadash官網是說可以訂做下管,所以我覺得賣家在唱歌。
不過他要怎麼賣是他的自由。

我:
是,所以我覺得如果不成,我乾脆去日本找新品。

L:
那要不要只買A的組合,反正他說考慮Bb單獨賣?

我:
那我再問他只賣A多少錢。
來,這樣的話起價5000?

L:
你先問他吧。

我:
有趣的是,他重新上架後,沒有人在watching了 XDDD

===

到了這裡,三人只能等下去了。結果,過了兩天之後,故事出現了超級令人意外的結局,這個結局一開始看起來像是悲劇,但經過J神的運籌帷幄,最後還是變成了大喜劇:

===

L:
對了,那把basset clarinet賣掉了嗎?

J:
對方說決定都不賣了!

L:
難怪我今天沒看到⋯

J:
是個神經病。

我:
這故事快可以寫電視劇了 XD (所以我現在把它寫出來!

L:
為何不賣?

J:
因為他說他吹一吹又很喜歡這一組樂器....

我:
他回信說,他又重新拿出來試了一下,覺得樂器很棒,想要留下來自用。

J:
神奇傑克(咦?) 昨天直接打電話給Guy Chadash聊天,聊很久。
他記得這個賣家是個醫生,他說對方怪怪的~

L:
可以直接跟他買下管啊⋯⋯

J:
你得到他了。
館長就是指派我今天下單
等一下又要打電話去聊天了~~~

對了,Guy Chadash說他新出了可調整長度的調音管。

L:
有現貨?

J:
他說:你台灣的朋友如果訂做下管,我可以送他一個調音管。

調音管一個原價要3百多鎂喔....

我:
Chadash的調音管天下聞名,以前某中華英雄學長也有買的樣子。

J:
不過我還會問他是附什麼盒子。

我:
你看一下那個醫生的說明,他的那一對裡有很多調音管哩。

J:
一把樂器應該是兩個調音管,高檔樂器都是這樣搞的,因為要考量440或442音準。

我是昨天跟他聊一聊,他自己說要送一個可伸縮的調音管。我可沒開口,但我有一直捧他呀。

我:
呵呵呵。

J:
捧到他都心花怒放了。

我是引用館長的話喔。
我說我們都很喜歡一個錄音,是克里福蘭的首席,音色好棒,最近才知道原來是用你的樂器呀。

我:
以後要請大家記住Franklin Cohen了 XD

J:
他說:Franklin Cohen呀?沒錯,他才又訂了一把新的。

我也有說他的調音管很讚,樂器想必也是很好。然後我又裝傻問:你樂器做好以後都會精密的測試才寄出對吧?
他說:當然。
這不是廢話,但是問一問,可以讓他再掰一下他的專業~

然後我就可以一直說他的樂器就是這樣才品管這麼好,B牌根本比不上。
他就高興得不得了。

聊到這裡他就問我知不知道他最新的調音管,我說不知道。

他說他這是可調整長度的,很多職業的人都跟他買,這樣就一個調音管就可以應付各種狀況了。

我說:這個設計實在太amazing了。

L:
真是通殺!

J:
他說:趕快請你台灣的朋友下訂單,我送他一個。

我:
這樣啦,如果他沒送兩顆,我主動加買一顆送你
畢竟幫了這麼多忙了。

總之先請他寄調音管給你吧?這次我們就可以先替調音管開箱了 XD
就請他先寄兩個來,另一個如果要出錢,就我出錢送你。

===

接下來,就是J神再度和健談的Chadash先生詳細討論細節了。這個過程也滿精彩的,當然也要轉錄出來,讓大家欣賞~

===

J:
打完電話了。

我:
果然效率神速。

J:
他說:下管加運費,總共KKKK元(馬賽克)。

我:
OK。

J:
送一個A調的adjustable barrel。我問他Bb調用的不一樣嗎?
他說不一樣。
然後....

他說你下訂單我就寄一個降B調的給你試,你喜歡就留下。
這是送還是賣呀?!

L:
直白的說⋯⋯是送

我:
你裝傻啊 XD
總之,就先留下吧。他如果開口跟你要錢,帳就掛在我身上。

L:
何時交貨?

J:
他剛剛說:他出品的樂器,保證讓我讚不絕口。
他又說那個要賣樂器的醫生,當初就很怪。

他還說:我比較喜歡跟職業的人買賣生意,業餘很多人搞不清楚狀況...
我趕快說:不會不會,我朋友跟我都很了解你的東西是精品。

他說這個下管大概一個半月會好。

主要是電鍍要花比較久的時間,他網頁上說他鍍的銀很厚。
我是有聽說現在B牌按鍵的電鍍越來越偷工減料了。

L:
P牌也是這麼說。

J:
當然囉,我是怕試過他的樂器,會想乾脆換他的樂器。
靠,錢坑....@@"

我:
他在紐約是吧?
有機會去紐約的話,記得去現場跟他聊聊。

J:
是呀,他超好聊。
我剛剛差點忘記問他該問的問題,他說他有特製盒子來放這個下管。

他說他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怪人要用S Sax的盒子。

我:
對啊,我也不懂。
我原來有覺得應該會有。

J:
所以他才會說那個人很怪---我有跟他說怪醫生又不賣了,他也說他一點都不意外。

他還一直解釋怎麼操作他那個調音管...
我是想說,就旋轉一下不是嗎...
解釋的也太熱心了一點...

L:
其實小廠的服務和品質通常都超好⋯

J:
還有一點,在美國客服不好,應該會死。
感覺他是一個滿好的人,每一把賣出去的樂器他好像都記得。

糟了!
這樣他記得的會是我,不會是大神...@@

我:
想到以後他跟別的買家聊到有台灣人來跟他買樂器的事,就很開心,這樣就夠了 XD

J:
我有一直說我是代買的,樂器買家是台灣人。

我:
對啊,這才是關鍵字 XD

J:
還說這很可能促成台灣的演奏家用他的樂器登台。

我:
其實啊,Martin Frost在他的CD中就會標明他用了Chadash的樂器。

J:
他的下管不是B牌的喔?

我:
他有整把Chadash的A調,不過他後來又換回B牌了,原因不明。

===

整個購買討論的流程就如上所述,後來這個巴賽下管果然在約一個月後的二月初完成,不過,由於J神短期沒有回台的機會,所以直到上週,也就是十月底J神回台出差,我才拿到了這個全新的「玩具」。


交貨前要先付貨款,不過這是另一批貨物的貨款就是了 XDDD
(這樣大家就知道J神的威力無窮啊!)


當天有點像是露天拍賣的交貨現場----左端就是這次開箱的主角,A調巴賽下管。



2016-10-30 13.27.57.jpg
所有的低音件都要由右手拇指來負責。右端則是附贈的旋轉式調音管。


2016-10-30 13.35.23.jpg
現場立刻組裝起來的模樣


至於實際的開箱與試吹,則留待下篇說明。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