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4)


至於樂團樂手的兼職,如前所述,有很多人主要是擔任國立地方音樂院的教授、民間管弦樂團、室內樂團的團員。也有人是當上了樂器公司的顧問、從事樂器開發的測試。以下主要團員的兼職列表:

國立地方音樂院教授:

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46)



事實上,數年之後成為首位大手合制九段的藤澤,卻連著兩次在升降十局大賽中敗給吳清源,一路從分先被打到半先、甚至到讓先。相比起來,高川格在吳清源面前算是接招接的很好了。他在和吳清源爭奪升降十局大賽的勝負時,正處於本因坊連霸時期,雖然一樣在第八局被降級成半先,但接下來兩局都贏,使得最後的總成績變成了四勝六負。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煩惱天國(12)


週刊碁2016年7/2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20

[請多多包涵]


Q:趙治勳老師好。我讀到了只要買十本煩惱天國就可以獲得成為您徒弟的資格、而買一百本您就正式會來當導師的文字,所以我趕快就跑去買了十四本煩惱天國的單行本。由於我之前有已經有了兩本,因此合計買了十六本(買一百本實在是太勉強了),算是多少替您的銷售額有點貢獻。總之,我會在山口縣的鄉下由衷祝福趙治勳老師越來越活躍、日本棋院發展越來越順遂,而讓煩惱天國的連仔能夠長長久久下去。

~山口縣 O.K 43歲

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人人都是編曲家之MuseScore使用心得整理(2)完



首先要說的是改變樂器屬性與配置。

改變樂器屬性(好比說,上面的法國號五重奏想偷天換日改成單簧管五重奏,五個樂器聲部分別叫Bb Clarinet1、Bb Clarinet2、Bb Clarinet3、Bb Clarinet4、Bass Clarinet的話,該怎麼做?)其實非常簡單,只要在每個聲部樂譜最前面的樂器名上,按下滑鼠右鍵就可以了,如圖九所示:

圖九 改編樂器屬性(改名或改樂器)之一
如圖所示,點選在總譜前面某個聲部的名稱,使其成為藍色後,按下滑鼠右鍵,並點選Staff Properties(譜表屬性),就會看到圖十的視窗跳出來: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人人都是編曲家之MuseScore使用心得整理(1)


嗯,我偶爾也會使用這種驚悚的標題(笑)

月亮代表我的心一文所述,MuseScore真的是個很好用的編曲軟體。好用的地方很多,今天想來介紹一下我常用、愛用、覺得實用的招數,其中有些部份,說誇張一點,就算是完全不懂編曲也能改編一些適合自己表演的月取出來,這也是我用這個標題的理由。

MuseScore要怎麼下載、怎麼安裝的部份我就不特別介紹了,這個部份可參照網路名人電腦玩物的說明文。其實MuseScore的線上說明檔,做的很不錯,也有專設的你家水管影片教你怎麼快速上手,甚至在官網中還設有討論的論壇、供你遇上疑難雜症時詢問。所以我想介紹的則是從電腦玩物中也介紹過的MuseScore線上樂曲庫開始。

在連上MuseScore官網:https://musescore.org/en後,就會看到最上方有個搜尋音樂的搜尋欄,在這個搜尋欄中的確是可以用任意語言輸入任意曲名、作曲家名、樂器名來搜尋音樂。不過大家得要有心理準備,往往使用中文來搜尋,幾乎是得不到甚麼結果,因為這個線上資料庫的中文、日文、或韓文資料非常之少(如圖一。順便一提,官網也可以選擇用中文來顯示,但除了基本的介面與線上說明檔外,大致也還是英文的天下)。

圖一 中文搜尋失敗例
雖然吻別也算是風靡華語歌壇一世的名曲,但很不幸地,在MuseScore上卻完全沒有搜尋結果。(順帶一提,把關鍵字換成張學友會好一點點,如圖二)

圖二 中文搜尋成功(?)例
這也是張學友翻唱玉置浩二的歌,所以就被翻出來了。不過這是MuseScore中唯一跟張學友有關的樂曲了....。

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1)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01

各位週刊碁的讀者,好久不見,我是張栩。最近週刊碁編輯室說我已經好久沒有在談「本業」(圍棋)的東西,因此下了個叫我好歹寫些甚麼出來的嚴格命令。這我也無話可說。為了贖罪,我就來談談這個話題。就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要說到今年上半年圍棋的熱門話題,應該是井山裕太達成了稱霸七冠與「AlphaGo的衝擊」就很夠了。我想,就連各位讀者應該也受到很大的打擊吧。當然,我也不例外。

雖然我也覺得早晚有一天人類會被人工智能給打敗,但我卻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未來的事情,竟然這麼簡簡單單就達成了啊。

而且,這次人工智能所面對的對手,可是屈指可數的世界級高手、韓國的李世石九段。因此光看半年前它跟歐洲冠軍樊麾先生之戰的內容來說,我覺得李世石先生是絕對不可能輸掉的。

然而,結果就像大家知道的一樣---這半年之間,人工智能成長到了人類難以想像的程度。

而且這五局的內容非常精彩,毫無疑問其棋力非常強、戰略構想也很高超。下出的棋非常之美,簡直就像是仙人下的一樣。讓我不禁把已經過世的吳清源老師的身影與AlphaGo重疊在一起了。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45)



藤澤是所謂的勝負師風采典型---堂堂正正的大漢身軀配上宛如童顏的微紅臉頰。相比之下,觀戰的高川七段則是比較暗淡而不引人注目。這兩人就有點像是在示範第一流政治家與事務官的模樣對照。在指導棋對局之前,比藤澤八段早一步到來的高川七段,注意到了棋罐中的白子似乎有點變髒,於是就一顆一顆拿起來小心翼翼地擦拭起來。當然,這罐棋子馬上就由我們接去清理了,但這種小地方,也可以感覺出高川的細膩與藤澤的威勢。

在指導棋結束之後,兩位棋士就和我們一起上去出版社的二樓聚餐。席間是免不了會談到早晚可能會發生的吳清源對藤澤的決戰。我們這些出版社員工,多少有些新聞記者的習性,即便是藤澤本人在座,還是隨隨便便就講起了對吳、藤澤之戰的預測。當然,這些預測是在「能和吳清源對抗的除了藤澤以外不作第二人想」的鼓勵氣氛下進行的。

然而此時我們中的一人,用不知是要向誰說的口吻,冒出了跳脫結論的話語:「不過啊,吳清源還真是很強大啊」。

聽到這話,藤澤立刻把視線轉到了說這話的主角身上,然後露出了大膽自信的笑容:
「不,我不覺得他很強」。

這是幾乎讓席上氣氛一瞬間冷起來的斷定口吻。畢竟藤澤是比吳清源更年輕就升上了八段,正是氣勢如日初升的時候。在他那龐大的身軀內爆滿的鬥志,毫無疑問地是讓他說出這種言詞的原因。

「不愧是藤澤,真是太可靠了」。

稍過半晌,不知道是誰終於應了這句話。而高川從頭到尾就是微笑的看著藤澤而已,啥都沒說。

其實在此之前,幫我們上課時,高川往往會和我們這些棋友聊起吳清源起來。和藤澤不同,高川倒是爽快地承認吳清源的棋力高強:

「大概就是在我持黑的狀況下,不知道可否一拚的程度吧?」。

換句話說,就是吳清源讓他先,或可一戰的意思。就高川承認自己的棋力比吳清源低兩段這點來看,和藤澤的自信真有天壤之別。雖然當時還看不出來,但就在這種地方可以看出藤澤的強悍中帶有脆性,而高川的軟弱中卻帶有韌性。

===


相關系列文章:

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貓熊老師技驚四座(續)


[後續報導]

譯自週刊碁

連柯潔都痛苦呻吟的難題,讓死活軟體大勝職業棋士

(前略)

詰棋比賽開始後,開幕的第一題人類職業棋士表現還很精彩,但從第三題開始狀況就發生很大的變化。因為後面的問題,不管是哪一題都是貓熊老師搶到第一或第二的回答權。而且貓熊老師完全沒有那種看錯的失手,因此隨著戰局的發展,領先的差距就越來越大。

最後貓熊老師獲得了24分的大量分數。而獲得第二名的崔哲瀚九段與吳侑珍也才不過得到6分,可說是職業棋士們慘敗。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貝多芬田園交響曲第一樂章


最近一直在炒貝多芬的梗 :)

主要就是在弄這個田園第一樂章的八重奏。

當然,我沒這麼厲害。基本上是看到了有高手把這個曲子改成了單簧管五重奏,而且真的是一刀未剪,完全照全曲改編,效果又不錯,於是我就依樣畫葫蘆,把它升級成了八重奏版。
(免費樂譜網站上很多寶藏,所以我很愛逛。詳情就請參照拙文免費樂譜網站應用篇

原曲是一位法國作曲/編曲家Serge Duchêne所改編的,連結在此:

(這位偉大的編曲家,其實也將舒曼的交響曲改編成了單簧管重奏版,有興趣的人就請自行搜尋一下了。)

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3)


寇斯塔西尼樂手則是1933年6月3日出生於聖羅蘭度瓦(Saint-Laurent-du-Var),為了正式學習單簧管而考入巴黎高等音樂院,師事於前禁衛軍樂團單簧管首席的德烈庫魯茲(Ulysse Delécluse)教授,但在他到達兵役義務年齡時,也和前述的馬佐樂手一樣,以志願兵的身分加入了現在法國海陸軍樂隊前身的巴黎殖民地軍團軍樂隊。後來他於1956年獲得了第一獎而於巴黎高等音樂院畢業。然後他又於1960年加入禁衛軍樂團,擔任第二部單簧管樂手。後來他也通過了獨奏單簧管(Solo)的考試,並且因為現任的禁衛軍單簧管首席德列庫魯茲考上了巴黎國立喜歌劇院的單簧管首席而退出禁衛軍樂團,所以寇斯塔西尼就在1968年成為了禁衛軍樂團的單簧管首席。除此之外,他也曾兼任過帕德盧管弦樂團(Concerts Pasdeloup)的單簧管演奏者、現在則是兼任科隆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也是雷布朗公司(LeBlanc)的顧問。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44)


本來在認識高川之前,我也不是對圍棋世界完全不關心。我是小學時學會了圍棋,中學肄業後來到東京工作的小山書店中也有川端康成或豐島與志雄這些愛好圍棋的文人常常出入。特別是川端康成接受了替秀哉名人退休棋寫觀戰記的工作,也和吳清源非常熟。在「莫愁」一書中也提到過吳清源從富士見高原療養院出院後和川端康成一起去伊豆旅行的事情。此外,當時有一個所謂文人碁會的聚會,由村松梢風、木村義雄(將棋棋士)、川端康成、尾崎一雄、榊山潤、柳田泰雲(書法家)、山崎剛平、倉島竹二郎、松平一人等十二位「武士」組成,全部接受吳清源讓六子下指導棋。結果,聽說只有砂子屋書房主人山崎剛平一人贏了兩目,其餘十一人則是一一敗下陣來。

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2)


現在的成員

如同另外列於附表的禁衛軍管樂團的成員名單所示,現在的團員中有85%是巴黎高等音樂院一等獎的得主。其中最資深的樂手是低音薩克斯號(Saxhorns Contrebasses,類似Tuba的薩克斯號家族樂器 )首席的馬佐(Rene Mazeau)樂手長。至於單簧管首席則是寇斯塔西尼(Robert Costarini)最高樂手。團員的一部份成員組織了單獨舉行演奏活動的薩克斯風五重奏,其領導者則是薩克斯風首席布恩(Andre Beun)一等樂手。

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43)


9.車禍

吳清源在兩次十局賽中都將藤澤庫之助降級後,能向他挑戰十局賽的,就剩坂田榮男與高川秀格兩人了。坂田在昭和28年到29年(1953~1954)間、高川則是在昭和30年到31年(1955~56)間也分別對吳清源下了十局賽。當然,這兩次十局賽也都是讀賣新聞主辦的。

坂田是從半先的局差開始下,下到第八局就以二勝六敗的成績被降級成讓先。而正在連霸本因坊中的高川則是以分先的局差和吳清源下十局賽,但也是下完八局以二勝六敗被降級成半先。這完全展現了無敵棋王吳清源的完美水準。

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奧登薩默單簧管三重奏台灣首演極短評


期盼許久,單就頭銜而言,絕對是世界最強的單簧管重奏團「克拉利諾提重奏團(Clarinotts)」,終於來了台灣演出。聽到這個消息的同時,幾乎是馬上就下單訂購。畢竟他們父子三人雖然很常去日本開音樂會(你家水管上可以找到很多錄影)與大師班,但卻未同時以重奏團的形式來過台灣演出。

這三人非常厲害自不在話下,特別是奧登薩默爸爸(以下簡稱奧爸爸XD)上一次來台灣演出莫札特的交響協奏曲時,由於搭配的另外三位的程度似乎是無法跟他相比(也可能是他們狀況不好,畢竟法國號與雙簧管都是狀況很難維持穩定的樂器),聽起來就像是單簧管協奏曲一樣(就某種意義而言,這是滿慘的...),可說是技驚四座(鄉巴佬視角,其實奧爸爸在日本非常紅)。奧弟弟安德烈斯這兩年因為打片,也來過台灣兩次,早就迷翻了台灣的無知(誤)單簧管少女心;但如果說他是靠長相吃飯,那也是大錯特錯,因為只要去看過他在你家水管上的錄影就知道,他不是靠「笛二代」的名聲,而是靠自己的實力考進柏林愛樂。相對來說,在台灣最不紅的奧哥哥丹尼爾,其實也是早早就考上了維也納愛樂首席(雖說近水樓臺的確有優勢),但聽他在CD演出自己寫的歌劇幻想曲片段中極弱奏高音的部分,也會明白他不是浪得虛名。

既然如此,這三人在世界各地的邀約演出不斷,行程超滿檔(這次的台灣首演前一天,他們還在中國演出,直到演出當天的今天才飛來台北的),這可能也是他們成軍這麼多年,才第一次來台灣的原因。

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1)


在希爾薇.郁入團之後左右,禁衛軍樂團的弦樂聲部也招收了一名女性小提琴家,為此弦樂聲部也同樣將規則修改成可以招收5%以內女性團員了。此外,禁衛軍樂團在以交響樂團編制形式演出時,由於弦樂演奏家人數較少,於是在1985年採用了憲兵隊中可讓徵兵適齡者志願加入作為輔助憲兵而折抵服役義務的制度,再將這些輔助憲兵中選取五位為限具有演奏小提琴或中提琴能力的人,讓他們一起參加禁衛軍樂團的弦樂聲部演出;而這個辦法也獲得了布堤樂長的承認。終於在1987年3月除了又加入了一位女性打擊樂演奏家蘭德盧外、還有一位女性合唱團鋼琴伴奏演奏家史塔紐利轉入了禁衛軍樂團。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42)


我也曾經問請教過吳清源對於貼目的見解。他當時的說法是,如果要貼目的話,黑棋貼五目應該是很適當的值。但我還記得比起為何貼五目很恰當的理由,我更感興趣的是他談該怎樣在沒有貼目的十局賽中持白討回先著的五目差距。談話內容本身並不會讓人吃驚,這是因為同樣的話題,以前好像也聽過別人聊過,總之就是有看過類似東西的印象。然而,我卻從吳清源的談話內容中,聽到了無比的新鮮感。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0)


禁衛軍月報「紅羽(Plume Rouge)」編輯委員中負責音樂內容的禁衛軍最高樂手的馬佐特別採訪了加入禁衛軍樂團才八個月的這位樂團史上首位女性演奏家的希爾薇.郁(Sylvie Hue),請她談談對於這個目前已經是她的職場環境的評價與意見,她說:

「我首先要說的是:我覺得能成為這個樂團的一員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我有機會用自身的能力來替這個優秀樂團的名聲貢獻一些力量,畢竟能夠考上樂團總是會讓所有的器樂演奏家覺得非常高興。更何況,我考上的是禁衛軍樂團,除了高興以外,還覺得很驕傲---這是依賴法國管樂界最偉大天分建立起來、讓觀眾看見它具備長遠優異傳統技術的美麗藝術組合,就算我能貢獻的僅僅是一點點的部分仍然會覺得很驕傲;因此這種高興比起一般考上樂團之喜悅還要加倍。

不管在怎樣的領域中出現創新,都是理所當然之事,因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永久維持現有的狀況,早晚得和至今為止的狀態決裂。然而,重要的是要在發生創新的變化時不要出現激烈的衝突、也不要因為發生變化而傷害到彼此的情感。在我加入這個樂團前,就很注意到這件事的重要;但這畢竟還是要靠雙方共同努力才行。實際上,就算規則隨時都可以修改,但真的要改變習慣與心情,往往還是需要很長的時間。至少在我的心中,覺得這樣才是更有人性的作法。這就是我前面說過需要小心的地方。

對於禁衛軍樂團接受的方式,我特別想說讓我感到非常友善,讓我不需要特別努力,就能融入其中。職業音樂界女性管樂演奏者非常少也是事實,所以對我們女性來說,要和男性團員一起工作可說是理所當然一樣的自然。不過這無法完全說明目前的狀況。在很多職場都已經有女性加入的現在,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被視為異常現象了。換句話說,這在現代社會已經是一種慣例了。從這種見解來看,有一位女性加入了禁衛軍樂團,可以看做大家都認同這種現象,讓全體女性進入職場的動向更推進了一大步。此外,至少對我來說,在禁衛軍中我所接觸到的各位人士,並不會讓我覺得他們是在進行一種唐突的革命,而是一種必然的發展。身為女性,或許會成為讓我融入這個樂團的障礙,其實也是一種機會。我想不管是怎樣的經驗,都不可能像這個樂團一樣帶給我這麼豐富的藝術與做人處事的經驗了。」

===


相關系列文章: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官網解說整理(5)完


引用:每日官網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第二日後段棋譜
黑 井山裕太本因坊(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九段
解說:三谷哲也七段

第九譜(142~155)
71honinbo_5th_097.png


  • 白142於下圖1長、3拐,黑棋若是4並以下進行,雖然是減少了一些上邊白空,但白棋在中央也圍到地而安定,黑棋所得有限。
    71honinbo_5th_092.png

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官網解說整理(4)


引用:每日官網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第二日中段棋譜
黑 井山裕太本因坊(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九段
解說:三谷哲也七段


第七譜(112~130)
71honinbo_5th_086.png


  • 白112照下圖1補,與實戰的碰意義類似。則黑棋大致也還是要2位補,然後白3、5、7圍下邊,局面會是官子決定輸贏。
    71honinbo_5th_068.png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官網解說整理(3)


引用:每日官網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第二日前半棋譜
黑 井山裕太本因坊(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九段
解說:三谷哲也七段

第五譜(80~100)
71honinbo_5th_039.png


  • 白80是理所當然的長出。以下至83長為止,算是單行道的進行。白84如果照下圖1斷打,則黑2先敲一下頭,白3拐吃也能獲得不少利益而不會生氣,但黑4附近一罩,左邊一白子與右邊大龍就會遭到雙擊。所以實戰白84長是堂堂正正的厚棋。

2016年7月10日 星期日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官網解說整理(2)


引用:每日官網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第一日後半棋譜
黑 井山裕太本因坊(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九段
解說:三谷哲也七段
第三譜(41~63)
71honinbo_5th_024.png


  • 黑41至白46為止,大致如此。
  • 黑47先多送一子,再於49大攻右邊白棋的構想非常巧妙,看到這裡幾乎可以確定本局白棋已經報銷....。

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貓熊老師技驚四座


譯自:日經

日本製圍棋AI在詰棋項目上大勝世界頂尖棋士

文:日經文化部 山川公生

日本製圍棋人工智能(AI)與世界頂尖圍棋士們在7月8日於東京涉谷的飯店進行了比較解答詰棋速度與正確性的對決。人類軍團是聚集了9國/區域的24位棋士出賽(男女各一人為一組,共12對)。現場共出了6題詰棋問題,結果是電腦人工智能以相當大的差距贏得冠軍。第二名是韓國的崔哲瀚九段(31歲)與吳侑珍二段(18歲)這一組。日本共派出了三組參賽,其中今年四月剛創下同時獲得七冠紀錄的井山裕太王座(27歲,按:日本的習慣,會優先使用主辦報社的頭銜,日經是王座的主辦單位,所以特別稱王座。否則一般會稱井山為七冠或棋聖)與謝依旻女流本因坊(26歲)的這一組獲得了日本最好的第四名。

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官網解說整理(1)


第71期本因坊戰第五局第一日前半棋譜
黑 井山裕太本因坊(貼六目半) 白 高尾紳路九段
解說:三谷哲也七段


第一譜(1~25)
71honinbo_5th_005.png


  • 井山的黑11直接締右下角有點令人驚訝。在阿發夠出現之前,如果黑棋要搶先手,大多是黑7之後就立刻脫手,但自從阿發夠出現後,大家又流行起先黑9虎再脫先了。換句話說,這又是阿發夠流。

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5) 完


更深入理解樂曲

鄭:
摩拉列斯先生以前也曾是大都會歌劇院的團員,這其實是和一般管弦樂團不樣的工作型態呢。

摩:
歌劇中所要求的演奏條件和普通的管弦樂團與室內樂的確是不一樣的。因為歌劇是要和歌手一起合作,舞台也有很大的變化,因此就必須注意每個場景下聲音的平衡是否恰當。而且歌劇演出時主要是歌劇歌手與舞台上演出的演員們,所以我們必須徹底扮好配角的角色,不能搶戲。

相對地,室內樂人數雖然比較少,但為了表現出一體感,也要改變演奏的方式。因此,音樂上的彼此溝通就是最重要的東西。此外,常常聽取別人的意見也非常重要。在我們的生活中,音樂和我們是想切也切不斷的重要關係;也因為它是人生的一部份,所以只要能夠好好享受音樂,就會立刻反映到自己的人生上。有很古典音樂的樂曲是我們都要演出非常多遍的,但在每次演奏同樣的曲子時,我都會注意要演的比以前更好,因此就會在演出前去思考還能不能找出甚麼以前沒發現的東西。更加深入地理解要演出的樂曲、和其他共演者或指揮好好地溝通、總是注意怎樣讓自己的演出幅度更加寬廣,就是做好音樂的訣竅。更重要的就是,想辦法讓更多人聽到自己的演奏。

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4)


鄭:
不過,只要提到摩拉列斯先生,就會聯想到摩巴(Moba),也就是以您的姓氏摩拉列斯(Morales)與巴坤(Bakun)公司的名字開頭字母所組合起來的機種名稱。聽說這個名稱還是以前也在本雜誌的封面故事登場過的優秀單簧管演奏家潔西卡.菲利浦斯女士所想到的呢。以往只要提到單簧管,就會想到這是巴菲(Buffet)或塞爾瑪(Selmer)等老牌大廠長期君臨的世界,但近年來巴坤公司卻成功打入這個頂級品牌領先群中,廣受大家的注目。隨著時代的改變,音樂的種類也跟著改變,其中當然也有像古典音樂這樣幾百年前做的曲子卻仍傳承到現在的音樂。也是這樣,近年來巴坤公司的單簧管不僅是在美國,就連歐洲也很受歡迎。最近剛剛同時考上克里夫蘭管弦樂團與西雅圖交響樂團首席的單簧管演奏家班哲明.魯利奇(譯註:原文誤植為Ben Leluchi,其實應該是Benjamin Lulich才對)先生也是摩巴單簧管的愛用者之一,此外我們曾經訪問過的大衛.席夫林先生也改用了摩巴單簧管。

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低音單簧管點點滴滴


最近某樂團演出的某交響曲之中,有一段很精彩的低音單簧管大獨奏。但這個大獨奏的最低音寫到了D,比一般的低音單簧管可以吹到的最低音降E還低半音。最後是以一句高八度,一句用倍中音豎笛代吹的方式混過去(雖說全部都可以用倍中音來代,但因為種種緣故,只代吹了一句),但其實正常來說,應該是要去借可以吹到最低的C的樂器來演奏才對。不過呢,借不到Low C的低音單簧管,其實也是很正常的事,畢竟價格不斐,不是每個樂團都會有。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從MuseScore談月亮代表我的心第二號


老實說,我一直對電腦編譜軟體很有興趣。很久很久以前也玩過Encore、Finale等編譜(排版軟體),但因為打工繁忙的關係,所以中間斷了很久沒再碰。

大約是兩年前吧,某校友團的六十週年紀念音樂會要演出1812序曲,其中缺了中音單簧管的分譜,於是在團員推薦下,開始使用Overture這套軟體。最後分譜雖然完成,但老實說,總覺得不太好用。於是就又開始尋找新的軟體。

後來,大約是某電腦評論部落客推薦了MuseScore這套軟體,而我常去逛的幾個音樂部落格也有人使用這套軟體,看起來似乎是不難上手、評價也不錯,最重要的是免費,於是又讓我重新燃起了對編譜軟體的興趣。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3)


鄭:
時代是以非常快的速度變化著,音樂也不例外,特別是古典音樂的聽眾的確是逐年減少。在美國有很多音樂團體、管弦樂團等都開始導入了新措施,才能一面守住傳統、一面配合時代變化來行動。不過,美國的學校還是持續減少音樂課程,而且選修科目也越來越不重視音樂了。這不僅僅是古典音樂這種類型的音樂的問題而已,而是整個音樂界、也是教育現場的一個重大課題。對我們來說這,也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2)


歌劇與拉丁的氣質相通

鄭:
我雖然只去過波多黎各一次,但可以感覺到那是個自然豐富的好地方。雖然您說您是從11歲開始學單簧管,但從您的簡歷來反推,就會發現這是件非常厲害的事情呢。因為您16歲前來美國,卻在18歲的時候就被拔擢為佛羅里達交響樂團的單簧管首席。然後,又在21歲的時候當上了大都會歌劇院的首席。在這個年代下要拿到這個職位並不是很容易的事。而後來您又在大都會待了十年,應該是對歌劇特別感興趣吧?現在的紐約愛樂單簧管首席安東尼.麥克吉爾(Anthony McGill)、與現任的大都會歌劇院單簧管首席波利斯.阿拉罕福丹(Boris Allakhverdyan)與潔西卡.菲利浦斯(Jessica Phillips)等演奏家也都曾上過本雜誌談過在大都會歌劇院活動的想法、或說了很多關於演奏歌劇與管弦樂團之間的事情,因此也想請您談一談關於大都會歌劇院的往事。

摩:
當時其實我有一位哥哥已經在美國的印第安納大學學音樂,所以我在波多黎各上課的老師也幫我去說服父母讓我繼續走職業音樂家之路。所以我在波多黎各的高中畢業後,就去印第安納大學進修演奏家的課程。也許可能多人會覺得驚訝,但我自己覺得我是那種一旦有想要做的事,就會非常專心一志的人。我總是在練習,而且幾乎是單簧管不離手,常常會想要多聽一些音樂、多製造可以演出的機會。

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新一代無敵豪華多料成形3D印表機上市


譯自:Tech Factory

36萬色全彩第三代多料(Multi-Material)成形3D印表機開始於日本上市

Stratasys日本分公司於6月22日宣布其多料成形與全彩對應的頂級3D印表機[Stratasys J750](以下簡稱J750)正式在日本上市。其實機展示則已在6月22~24日於東京舉行的「第27屆設計製造解決方案展(DMS2016)」上首次發表。

文:Tech Factory 八木澤篤

J750本身是該公司可對應多色、多料的「Objet Connex」系列的最頂級機種,也是該公司使用多色多料列印技術的第三代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