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歐洲切



受歡迎的雷傑爾(Legere)合成簧片又有新版登場!

其名稱就叫「歐洲切(European Cut)」!


画像

至今為止雷傑爾公司共銷售了三種降B調單簧管簧片:標準型(Standard Cut)、特徵型(Signature Cut)、魁北克型(Quebec,已停產)。特徵型系列雖然是很不錯...但有部分的人還是會覺得「要是能再...」就更好了,所以拿高音薩克斯風(Soprano Sax)版本的雷傑爾特徵型簧片來代用,以求得簧片有更好的反應特性(response)。(參照:合成簧片異業結合篇

不過高音薩克斯風的簧片長度比較短,使得裝在單簧管吹嘴上時,有些束圈就會無法搭配使用(譯註:老實說除了V牌少數的金屬束圈有寬度的問題外---高音薩克斯風的簧片除了比較短外,也比較寬---大部分的束圈應該是都可以套用才對)。也因此該公司聽到這個問題時,就開始思考是否有甚麼改良之處,其結果就是開發出來今天要介紹的歐洲型(European Cut)。

與過去的產品有何不同?

以下我們依序來介紹比較:

(1)簧片長度不同

下圖就是歐洲型與高音薩克斯風合成簧片的長度比較


画像
圖左是高音薩克斯風用簧片、右邊則是歐洲型簧片。因為長度較短而造成束圈受限的問題就一舉解決了!

(2)簧片的寬度

下圖這是降B調單簧管特徵版(Signature)簧片與歐洲型簧片的寬度比較。

画像
圖左是特徵型、圖右是歐洲型。由圖可以明顯比較出歐洲型簧片比較寬(譯註:與圖1相比,歐洲型的寬度是與高音薩克斯風的簧片寬度相當---因此某些V牌的束圈,比如說MO也還是會出問題)。

(3)輪廓的差異

實際去觸摸簧片的輪廓,就會發現歐洲型的輪廓形狀(Cut)是更類似山型。這個部分就請大家實際來店頭觸摸看看。(譯註:其實這個部分應該比較簧片根部的厚度會更清楚,可惜沒圖)

之所以會有(2)、(3)這兩點的差異,其原因跟歐洲型簧片的尖端部分是做的比以往更薄,因此如果新簧片的整體輪廓還是依照以往特徵型的輪廓來做的話,就會造成簧片整體太薄了。所以這個山型輪廓與寬度,就是考慮簧片整體的均衡性而設計出來的。

但是其厚度整體來說還是比較薄,所以如果平常是使用雷傑爾#3的人,建議改用歐洲型#4可能會比較適當。
(譯註:竟然相差一號!代用高音薩克斯風簧片時,其實不會差這麼多....)

目前本店進貨的歐洲型共有#2.75~4之間的各種厚度,當然是全部都可以試吹!
價格是一片4330日圓(含稅)。

===

補充:

雖然說使用合成簧片時,對於嘴型送氣等基本動作的正確性是個大考驗;但可以根據過往的經驗,可以透過以下的方式來補償:

(1)更換吹嘴
尼克的吹嘴號稱是最適合合成簧片的設計,改用該牌的吹嘴時,對於合成簧片音色的改善的確是有幫助。另外V牌新出的黑鑽石(BD5),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2)更換簧片
由於幾何形狀上的差異(輪廓、長度),使得NL(Nick-Legere)簧片也可能對音色改良有幫助。或者如本文一樣,更換高音薩克斯風或歐洲型簧片,也是個選項。

(3)更換束圈
我個人也覺得,並不是所有的束圈都適合合成簧片。這是因為合成簧片的整體厚度比天然簧片要薄,所以很多束圈會無法的和合成簧片緊密接觸。個人感覺這方面改用皮革式束圈等有點彈性的束圈會比較能克服這個問題(除了傳統的R牌外、或是最近橫空出世的Silverstein束圈都是很不錯的選擇),或者使用背後有凸點設計的金屬束圈也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4)更換調音管
如本格最新的開箱文所述,大衛哥介紹的Chedeville調音管其實是合成簧片的最佳搭檔。自從改用這種調音管後,我發覺對於吹嘴或是合成簧片的挑剔性變低了。因此,比起本文的歐洲型簧片,C牌的調音管或許是更該購入的產品。

我個人雖然還是對於歐洲型簧片很好奇,但單純只是想做研究,後續可能不會拿來當主力使用。






2016年1月30日 星期六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整理(4)完


引用:讀賣官網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
黑 山下敬吾九段(貼六目半) 白 井山裕太棋聖

第二日下午後半
第十一譜(116~141)
40kisei_01_073.png


  • 雖說右下還有棋,黑棋很想加補一手,但就算照下圖1加補,白棋還有2以下的利用,然後於8立下,右邊又活一塊。

    40kisei_01_071.png

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整理(3)


引用:讀賣官網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
黑 山下敬吾九段(貼六目半) 白 井山裕太棋聖

第二日下午前半
第八譜(69~80)
40kisei_01_059.png

  • 黑69聚,是不得不如此的冷靜著手。

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整理(2)



引用:讀賣官網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
黑 山下敬吾九段(貼六目半) 白 井山裕太棋聖

第二日上午
第六譜(54~60)
40kisei_01_043.png


  • 考慮到井山的強硬棋風,白54的封手有不少人都猜是下圖的1斷。

    40kisei_01_031.png

  • 井山下的是白54穩當封鎖,可能也是覺得形勢不壞,不需要下得這麼兇吧?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整理(1)

引用:讀賣官網

第40期棋聖戰第一局官網解說
黑 山下敬吾九段(貼六目半) 白 井山裕太棋聖

第一日
第一譜(1~11)
40kisei_01_003.png


  • 山下神拳拿起一顆黑子,表示猜單先,結果井山抓的是十九顆白子,於是山下猜對,因此持黑先攻。
  • 對局地的福島會津異於往年,已經超過一個月沒下雪了,但剛好從對局日這一天起開始下雪。

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6)


法國的報紙雜誌也常常會刊出對他的指揮給予高度評價的文章,特別是他在1967年的定期音樂會上演奏理查.史特勞斯「狄爾愉快的惡作劇」後,法國著名的費加洛報與音樂會指南雜誌都對他閃亮光輝的樂譜詮釋與精彩演奏稱讚不已。此外著名的作曲家兼指揮家的安利.彪賽爾(Henri Büsser)就在世界評論雜誌(Review du Monde)中稱讚他:「布堤讓我們知道他能以偉大的感性與非常個性化的構想發掘出令人注目的新鮮音響」。

此外,布堤也以伴奏指揮家、伴奏鋼琴家的身分於樂壇中活躍,和他搭檔的獨奏家有鋼琴家卡薩德斯(Robert Casadesus)、富蘭索瓦(Samson Francois)、大提家納瓦拉(André-Nicolas Navarra)、長笛家朗帕爾、薩克斯風家狄法葉(Daniel Deffayet)、隆德克斯(Jean-Marie Londeix )等等眾多名家。

在演奏活動以外,他也擔任過各種音樂比賽的評審與評審長,甚至在1970年被法國文化部任命為通俗音樂國家評議會的成員、到了1976年還被選認為法國全國音樂委員會的名譽會員。

而布堤上任禁衛軍樂團樂長後,立刻開始進行演奏曲目的改善措施,除了加入過去未曾演奏過的海內外當代作曲家的作品外,他自己也注力於改編更多曲目上,好比說柴可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鮑羅定的「韃靼舞曲」、穆索斯基的「荒山之夜」、「展覽會之畫」、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大黃蜂的飛行」、梭格(Henri Sauguet)的「旅藝人(Les Forains)」、巴哈的頌讚音樂、「耶穌吾民仰望之喜悅」、「西西里舞曲」、比才的「阿萊城姑娘」、安(Reynaldo Hahn)的「錫布雷特幻想序曲(Ciboulette, Ouverture-Fantasie)」、拉羅的「伊斯之王(Le roi d'Ys)」序曲、德布西的「節慶」、德佛札克的「斯拉夫舞曲集」的其中四首、德維安(François Devienne)的「F大調管樂序曲」;他自己又寫作了「薩克斯風與管弦樂團的嬉遊曲」、「薩克斯風四重奏與管弦樂團的振動曲(Alternances)」以及改編了很多法國大革命時代的進行曲。這些作品有很多都被灌錄成唱片並且在日本發售。

布堤樂長除了參與各項禁衛軍樂團的活動外,每星期會在巴黎音樂院授課三次。但在副樂長從缺的狀況下,讓他忙碌不已而限制了他能編曲或作曲的時間,因此為了改善這個狀況,他讓禁衛軍樂團中擔任第一部單簧管、而且也擅長編曲與指揮的圖魯伊亞德(Robert Truillard)一等樂手兼任副樂長的職務,而令雙簧管首席馬尤茲(Emile Mayousse)最高樂手擔任樂手長,以掌握樂手們的工作。

布堤中校在1980年1月27日升上了法國軍樂隊有史以來最高階級的上校官階。並且在1984年舉行副樂長的甄試比賽,而錄取了同樣來自民間的吉爾貝(Andre Guilbert)來輔佐布堤進行相關的音樂工作。

===


相關系列文章:

2016年1月25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38)



瀨越的見解非常大膽且革命性。如果以短時限下出名局的方式來訓練,將來就能直接在觀眾面前進行真刀真槍的對決了。身為棋士就應該朝這個方向而努力。瀨越的這個見解,是在電視棋賽開辦之前非常久的時代就提出來了,因此這種先見之明就更令人佩服了。

瀨越的門風也像他的見解一樣,徒弟們的橋本宇太郎、吳清源都是縮短時限派,吳清源在他的著作「吳清源棋談」中,甚至具體的說出希望將時限縮短成一人六小時一天下完的理想。實際上,吳清源對橋本宇太郎的第一次十局賽中,吳清源的六小時主張也為橋本所接受。但這個主張反倒是使得讀賣緊張起來,因為他們覺得這會讓讀者誤認為是非正式性的快棋賽,所以才折衷改成七小時的。

戰後本因坊賽的時限一開始也是每人十小時的長時間比賽,漸漸地變成了各九小時、甚至到今日縮短成了八小時。而名人戰、棋聖戰等新創設的棋賽也沿襲本因坊賽的時限規定。至於循環賽或預賽的時限也是各五小時、一天下完占了大半,幾乎成為了一種制式標準。

就算看到上述的演變經過、知道時限縮短是時代的趨勢,但時限還是成為了吳清源對藤澤庫之助十局賽沒辦法簡單談攏的原因之一,因為藤澤還是堅持自己違反時代趨勢的看法而不願妥協。吳清源所下的十局賽中,第一次的橋本宇太郎戰的時限是各七小時、接下來的對岩本薰之戰是各十小時、第二次對橋本昭宇本因坊也是各十小時。換句話說,在昭和25、26年(1950、51)左右,十局賽或是本因坊挑戰賽等頂尖棋士對決的棋賽時限設定為各十小時,是當時的常識。

然而,藤澤卻強烈反對,而主張應該要改為各十三小時且毫不讓步。因為那是個棋賽還很少的時代,所以也無法一面倒地譴責藤澤的主張,然而也無法否定這是一種對瀨越門風的反抗。

雖然大家覺得十小時與十三小時之差,應該不至於成為左右比賽成立與否的問題,但雙方一旦產生了對立的情緒,這個三小時的差距就變成了怎樣也無法跨越的障礙。再加上周圍存在了希望爭棋氣氛高漲起來的期盼,現實上這個爭執就成為超越吳、藤澤之間的個人問題,而變成了雙方開始對立的第一步。

藤澤本人,也是具有和木谷一樣求道者性格的人。也許也可說他是具有古風性格的人吧。成為新九段的藤澤,在和吳清源對決成為至高無上命令的話題浮現後,就抱持著身為日本棋院代表要和讀賣新聞代表的吳清源對抗的強烈意識。這個對決的構想在交涉的過程中,因為誤解或手續錯誤、甚至還有著周圍看熱鬧的期待,造成了到十局賽實現為止,出現了很多越幫越忙的經過。也因此,棋賽的宣傳效果可說是一百分,就結果來看也促成了日本棋界的隆盛,但對於兩者間的情緒衝突來說,卻是進行到了難以收拾的局面。

本來就算說是一種情緒衝突,其實也和吳清源本人幾乎沒有關係。這個衝突在表面上顯現出來的,是在對局條件談不攏、使得對局無法實現的時期中,以日本棋院為後盾的藤澤和擁有吳清源的讀賣新聞之間,產生的激烈對立。

好比說「藤澤為何不敢起來應戰?」這種充滿挑釁味道的讀賣新聞公告,就激怒了藤澤,並且在日本棋院的官方雜誌「棋道」上發表了「我隨時都可以起來應戰」這種對付讀賣新聞公告之譴責聲明。接下來,讀賣新聞文化部長原四郎又回擊了一篇「這難道不是一種無禮?」的反擊文章,然後藤澤也回了一篇「無禮的是讀賣」文章,雙方就反覆地進行這種互相譴責式的交手。在今日讀到這些文章時,就會覺得充滿了情緒憤怒的味道,給人有一種水準相當低的爭論之印象。

===


相關系列文章:

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煩惱天國(7)


週刊碁2016年1/2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194

[我不覺得有落差]

Q:趙治勳老師您好。先介紹一則和老師您有關的故事。前幾天,在吃飯的位置上被上司發現我在看週刊碁而讓他大吃一驚。這是因為他看到了老師您在煩惱天國這個單元中一如往常般寫出很有趣內容的關係。他甚至說出了「這不是我認識的趙治勳」、「他是具有專家氣質而不會給人能言善道的印象」的話來。如果上司說的是真的,那我就對老師的個性更感興趣了。這是因為我在看老師的評論等文章時,就覺得您應該是用那種輕妙詼諧的口吻講話才對。相對的,我不善言辭又很笨拙。而且至今為止的人生已經大致決定了我的特質,所以也放棄成為一個有趣機靈的人了。不過,如果老師如果真的是從專家氣質變成現在的個性,則我自己應該也有機會改變看法才對。所以我想請問老師您真的有上司前述那樣的個性落差嗎?如果是的話,又是因為怎樣的機緣而變成現在的個性呢?又要怎麼變呢?

~和歌山縣 M‧Y 地方公務員 29歲

A: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會對我抱持著像您上司那樣的印象。每當我上電視或上雜誌時,幾乎都是在下棋的場面,大概只有在解說電視棋賽之時,才有機會在大家面前說話吧。不過我又不太有解說的工作,可能才會讓大家產生對我的這種誤解吧。

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夢幻簧片


大約是一兩個月前,日本著名單簧管演奏家藤井一男在社交網站上,宣稱他在開發一種新的簧片,命名為「夢幻簧片」,並且在申請專利。當時是覺得既然已經有了實用性合成簧片的出現,應該已經是沒甚麼東西可以再弄了,更不至於到「夢幻」的程度才對。沒想到,這兩天看到了他的簧片開始正式上市的介紹,才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這個東西雖然目前僅在東京賣,台灣當然是更不可能出現(畢竟是月初才剛上市),這裡就先把介紹文抄出來,讓大家「聞香」一下。


===

[引自The Clarinet Shop介紹文]

我們進了現在正熱門的「夢幻簧片」!

而店長我自己收到的樣品,從開始使用到現在已經經過八週了,仍然非常強壯到嚇嚇叫。

真正是劃時代的簧片啊!

2016年1月22日 星期五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5)


本來就對布堤作品很感興趣的麥由少校,也特別拜託布堤為了他的土倫海軍樂隊寫一首管樂曲,因此布堤在1958年完成了「滑稽(Burlesque)」這首樂曲,並由作曲者指揮該樂隊進行首演。接著他又接受國際通俗音樂團體聯盟的邀請,替該聯盟舉辦的管樂比賽寫作指定曲,因此他分別在1959年與1967年替該聯盟寫作了「繪畫序曲(Ouverture Tableau)」與「世界之歌序曲(Ouverture des Chants du monde)」;1964年又在廣播電台的邀請下寫了一首信號曲「向前(En Avant)」。到了1968年法國格勒諾布爾(Grenoble)舉行第十屆冬季奧運時,他參加了選手入場用進行曲的作曲甄選,並且入選。無巧不巧的是這首為管樂團所寫的進行曲「酒神節(Baccanale)」竟然就是禁衛軍樂團首演的。接著又在同一年,法國音樂聯盟又邀請他替該聯盟寫作官方版讚歌。而替管樂團或管樂器寫作了許多作品的布堤,也從1963年起擔任陸軍各樂隊的樂長、副樂長甄試的甄試委員,可以說是很早就開始對管樂音樂有深刻的理解與關心了。另一方面,演奏過他所寫的許多管弦樂作品的樂團則有: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法國國立廣播管弦樂團、科隆管弦樂團、帕德盧管弦樂團(Concerts Pasdeloup)等法國國內樂團以外,還有蒙地卡羅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維琪節慶管弦樂團、羅馬的義大利廣播協會管弦樂團、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荷蘭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等等國際樂團。

至於布堤個人的演奏活動,則是除了法國各地外,還到奧地利、比利時、荷蘭、盧森堡、蘇聯、義大利、甚至北非等地舉行鋼琴獨奏會,其演奏內容除了從古典、浪漫甚至當代音樂等廣泛種類外,還在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法國國立廣播管弦樂團、科隆管弦樂團、帕德盧管弦樂團、拉穆勒(Lamoureux)管弦樂團、愛樂管弦樂團、法國國立管弦樂團、蒙地卡羅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盧森堡廣播管弦樂團等法國國內外樂團伴奏下演奏協奏曲;而替他伴奏的指揮家中還包含了孟都(Pierre Monteux)、戴沃(Pierre Dervaux)、庫貝利克、馬克維奇(Igor Markevitch)、克魯伊坦(André Cluytens)、沙瓦利希等大師。

作為管弦樂團指揮家而言,分別在1963、64、66年指揮過巴黎音樂院管弦樂團、1967年指揮過巴黎管弦樂團的定期音樂會,也指揮過法國國立廣播管弦樂團、法國國立管弦樂團、愛樂管弦樂團、巴黎歌劇院管弦樂團、科隆管弦樂團、帕德盧管弦樂團等巴黎的主要樂團外,也指揮過土魯斯、史特拉斯堡、雷恩(Rennes)、蒙地卡羅等地方樂團以及布魯塞爾的比利時廣播協會室內管弦樂團、羅馬的義大利廣播協會管弦樂團等等許許多多的國際樂團,演出的曲目也是包含古典到現代的各首名曲,也指揮過美國的蓋西文獲丹麥的尼爾森等不同風格作曲家作品。

===


相關系列文章: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2015年日本棋界十大新聞


譯自碁週刊2016年1月25日號

2015年圍棋棋界新聞大獎

2015年最受注目的圍棋界新聞,經過網路讀者投票,終於確定了「2015年圍棋界新聞大獎」的結果。在被提名的35則新聞中,堂堂獲得光榮第一名的就是「井山重新回復六冠地位」了。第二名則是棋聖戰採用了新的比賽系統,以下各項結果也是很令人感興趣。因此在這裡我們也來和讀者的心聲共同回顧去年的新聞吧。

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4)



布堤樂長之簡歷

布堤樂長是1932年2月27日生於巴黎、父親是創設法國國立廣播管弦樂團之際的協辦人、且在1934年該團正式成立時加入成該團長號手、後來又轉為該團的贊助者的斯塔尼斯拉.布堤(Stanislas Boutry),母親也是鋼琴家,因此算是出生在音樂世家的布堤是從小就開始學習鋼琴,12歲就被視為天才鋼琴家,並且在夏普塔爾(Chaptal)高中畢業後進入巴黎音樂院就讀,然後於1944年開始的十年間取得了視唱聽寫、室內樂、鋼琴(第一名)、和聲、賦格、指揮(第一名)、作曲等科目的第一獎,就連鋼琴伴奏也跟著獲獎。而且他在1954年取得作曲第一獎的作品「鋼琴與16把管樂器的幻想曲」在同一年的羅馬大獎中贏得第一獎。後來他服義務役兵役時進入了阿爾卑斯獵兵第六大隊,並且於1962年退伍後被任命為巴黎音樂院和聲科的代理教授、在1967年又被升為正教授。他在就任禁衛軍樂團的樂長前主要是以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的身分在法國國內外積極地進行演出活動。

布堤寫了超過60首以上的主要作品(另外列表表示),作曲的種類非常廣泛,包含神劇、管弦樂曲、管樂合奏曲、室內樂、獨奏曲,樂曲的內容也都非常優異。他在1963年創作的神劇「歡樂的歐札里歐(Le Rosaire des joies)」獲得了巴黎市音樂大獎、1967年所寫的「管弦樂協奏曲」也獲得了法國學士院的比才獎、1970年又拿到了音樂著作出版本協會交響曲振興大獎、隔年1971年又以前述的神劇與協奏幻想曲「羅馬的反射(Reflets sur Rome )」贏得了皮諾.夏由財團主辦的作曲獎。此外,他在1956年於每年都會在土倫皇宮舊址舉行的音樂節之作曲徵求比賽中以「鋼琴與管樂器的幻想曲」拿下了第一獎,並且由布堤自己擔任獨奏者、麥由少校指揮土倫海軍樂隊首演。


相關系列文章:

2016年1月18日 星期一

開箱文(27)




如之前的幾篇開箱文所提,本部落格經常在討論使用合成簧片的可能性與相關配備。而事實上,我自己也常常在各國論壇或部落格討論合成簧片的文章。之所以會這樣,就是一開始我自己滿懷希望地嘗試職業音樂家吹起來好像沒甚麼問題的合成簧片時,總有點與預期不符。但看了這麼多文章後,發覺真正最有用的文章,是哥倫布交響樂團首席大衛.H.湯瑪士(David H Thomas,以下簡稱大衛哥)在他的部落格中寫的一系列文章。在他的文章中,往往也會搭配你家水管影片給大家聽聽實際效果來展現他使用合成簧片的調整過程,包含了簧片組裝、軟硬調整、吹法等等秘訣,每每都讓我看得非常有趣。其中,他在去年七月左右發了一篇關於Chedeville調音管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於是立刻將這篇文章轉給了本人駐米國業務兼國際快遞代表看看,而他也非常感興趣,我們就糾了一團去買來試試看。駐米國代表由於是負責下單採購的人,所以最快拿到測試,並且給了還在台灣的我們一個效果很好的感想,就更讓我期待了。

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37)


相較起來,藤澤就是充滿鬥志的年輕武士。而且氣勢如日中升,還有滿滿絕對不會輸的氣魄。而雙方為了對局條件爭執,也助長了對戰的緊張氣勢。比如說,時限問題就是最好的例子。相對於吳清源主張縮短時限,藤澤反而主張要延長時限。更麻煩的是,還有並不是單純技術面的因素混入,使得這件事就更難收拾。

從大正到昭和期間君臨棋界的本因坊秀哉,在下六十紀念對局、退休棋時,就像前述一樣是使用今天無法想像的超長時限。秀哉的退休則成為了新時代的黎明。買下本因坊名號的每日新聞,將此名號轉寄給日本棋院,就是打算發展出能夠去除舊弊,好比說採用封手制度等的現代棋賽,也就是今天的本因坊戰。

2016年1月16日 星期六

溫故知新


我很喜歡的職業棋士之一(對,「之一」,因為最喜歡的是吳清源大國手)的依田老虎先生很喜歡「溫故知新」這個成語,其實我自己也很喜歡。

而明天某大學校友管樂團要演出的曲目中,有一首樂曲對我來說,也是在溫故知新。

對,這首曲子就是前一陣子已經介紹過的孟德爾頌第二號音樂會小品。因為,在很多年前....本魯還在念大三參加某大學管樂團時,就吹過...這首曲的伴奏(本魯在過一百年也吹不出這首曲子的獨奏啦)。

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36)


8.王者

從戰前的木谷.吳清源的並立時代進入到戰後的吳清源獨走時代,具有最強烈打倒吳清源目標意識的,就是後來的藤澤朋齋,或說是當時的藤澤庫之助。

昭和24年(1949年)6月,藤澤依據日本棋院的升段規定升上了九段。即便是還有吳清源存在,但藤澤的登場,還是跟昭和初年怪童丸木谷實的登場是如出一轍的清新爽朗印象。

當時是連游泳選手古橋廣之進是會被稱為「富士飛魚」而人氣高漲的戰後混亂時代,兒藤澤的爽朗升上九段,除了是超越棋界的期待外,就連一般的民眾也會有這是和平英雄出現的印象。而且,雖然他是以讓先的局差在昭和17年~昭和19年間舉行的十局賽中,以六勝四敗的成績打敗了吳清源。可以說是不得不戰的對手。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3)


III.禁衛軍樂團的現狀

自從創立以來,禁衛軍樂團就一直以巴黎市第四區亨利四世街12號的賽雷思堂軍營作為據點,但其實這個軍營除了樂團外,還有禁衛軍的司令部、騎兵聯隊的儀隊、輸送中隊與體操班等單位駐紮於此。禁衛軍樂團是隸屬於小司令部、而騎兵鼓號樂隊則是另外隸屬於儀隊之中,但其樂長還是司令部的部員之一。至於禁衛軍樂團的編組成員,則如下所述:

幹部:
布堤上校(樂長)
吉爾貝(Andre Guilbert)少校(副樂長)
札波爾斯基上尉(法國國軍合唱團團長)
帕爾曼提中尉(法國國軍合唱團副團長)
杜博瓦中尉(內務班長)

樂團團員
管樂團 78名
弦樂團 40名
內務班 4名

其中法國國軍合唱團的團長、副團長以及團員等隸屬於禁衛軍樂團的20人,通通都是經過甄試近來的職業樂手,並且相關的待遇、福利等也都和禁衛軍樂團的樂長、團員相同,但這20人卻不在掛在禁衛軍樂團的編制名額中。此外,內務班包含了兩位秘書、一位負責總務會計工作、與一位樂譜樂器管理;這些工作原本以前都是由團員兼任,但在布堤樂長就任之後,決定了樂手應該專心於演奏的方針,所以這些行政相關的工作就由專任的禁衛軍士兵來代為執行。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35)


暫且不論是否有可以專心對局的優勢,在所有升降十局賽中勝出的吳清源,登上了昭和棋界的王座。到了今日,棋賽的主流雖然轉移到了一年制的頭銜賽上,但如果仍是照過去那樣保持段位制的話,則「名人」之稱號,當然應該要加諸於吳清源身上。不,就算不將這樣的稱號加在他身上,昭和棋界的真正名人還是吳清源無誤。

吳清源在昭和棋界中所佔據的比例之大,還不僅是超群拔俗的戰績而已。以他和木谷實共同創建的新佈局為首,他投入在開創許許多多新定石之研究活動精力也非常之大。本來,只要是高段棋士,不管是誰都會嘗試下出新定石,但吳清源所創造出來的新定石,卻都是極其基本卻多采多姿。

2016年1月12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2)



這個大管弦樂團(Grand Orchestre Harmono-Symphonique)的特點就是能使管樂團與管弦樂團互相截長補短,因為在小提琴聲部集團中加上了單簧管聲部集團後,使得原本是管弦樂團主體、卻可能被說成比較薄弱的小提琴聲部增加音色的厚度;倒過來說也替管樂團主體的單簧管聲部中加入了纖細的表現;而小鼓的輪鼓與弦樂的顫音(Tremolo)重疊在一起演奏時,也可以增加演奏效果的音樂性、讓管、弦兩大集團保持很好的調和性。因此使得這個大管弦樂團合奏時的音色、表現力與強弱對比變得非常獨特。禁衛軍軍樂隊在1949年就以這種大管弦樂團的編制前往西德各地巡迴演出,而博得好評,因此在1953年又以同樣的編制前去該國巡迴。不過他們後來卻很少用這樣的大編制前往法國國內外巡迴演出,比如說他們在1953年前往美國舉行長達兩個半月的巡迴、1961年前往日本各地演出很精采的音樂會,卻都是全程以管樂團的編制演出。

布亨本人也很擅長編曲,因此除了改編上述大管弦樂團編制的樂曲外,也替管樂團改編了很多優異的樂曲版本。

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34)


有一次,吳清源在講到璽光尊的閒聊中,用強調的口氣跟我說:

「其實當時,我是完全沒在考慮自己到底會變得如何?是死是生?這種事的。所謂的信仰,就是這麼一回事」。

昭和21年(1946年)喪失日本國籍的吳清源、在讀賣新聞主辦的對橋本宇太郎升降十局賽開始之時,也還在追隨璽光尊。而第一局輕鬆獲勝的橋本宇太郎甚至跟相關的記者述懷說:「吳清源已經變得再也不會下棋了啊」。橋本畢竟是他在瀨越門下的師兄,談到自己的師弟吳清源會說出這種話,讓人可以想像橋本是多麼的心痛。

2016年1月10日 星期日

開箱文(26)-2



好,故事說完,樂器也在今天剛剛收到,自然就要馬上開箱獻寶了。不過,大家應該可以看到標題,叫「暫定篇」,這也是有緣故的。原來倍中音單簧管這種樂器,扣除掉上述介紹過的使用薩克斯風按鍵的奇怪系統外,從按鍵系統上來分類,可以分成德式與法式;從音域分類的話,則是分成最低音為降E與C的兩種;若從材質上來分類的話,則大致有金屬、塑膠、木製的三種版本(木製的又可細分黑檀木與玫瑰木兩種);而從管徑分類的話,則是有粗管與細管的兩種。這次購買的S牌倍中音單簧管,從分類上來看是法式(貝姆式)按鍵系統、最低降E、玫瑰木、粗管的版本。這和本文標題是「暫定」有何關係?因為粗管的樂器,必須使用專用的吹嘴,不像細管版本可以和低音單簧管的吹嘴(與簧片)共用,這把樂器中並未附上吹嘴,我手上也沒有這種專用吹嘴,因此只能先看,不能試吹。本系列過往中,大受好評(?)的試吹錄音就無法完成,只好稱之為暫定開箱文了。

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

開箱文(26)-1


[暫定篇]

在例行的新年新希望中提到過,在我還沒寫新年新希望之前,換句話說在一月的第一週內,今年的某項新年新希望就達成了。

故事發生的原因是這樣的,在十二月下旬某日,在某線上拍賣網站上,突然出現了一把很漂亮、八九成新的S牌玫瑰木倍中音單簧管(Contra Alto Clarinet)。自從上一把樂器、傳說中的樂器巴賽管購入之後,我就一直在想下一個目標是甚麼。也曾想過D調單簧管、改良式貝姆單簧管(Reform Boehm)、巴賽單簧管(Basset Clarinet)....甚麼之類的,但倍低音(Contra)系列的單簧管絕對是選項之一。因為有了這種超重低音樂器後,就真的可以組一團單簧管重奏團(Clarinet Choir)了!事實上,也真的很多單簧管六重奏或八重奏的曲子,必須使用倍低音或倍中音單簧管。再加上S牌的倍低音樂器在江湖上素有好評,就更讓人心動了。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是為了試水溫,還是不知道行情,這把樂器竟然是從1元開始起標。這當然引起了我的絕大購買慾望,於是在經過三天沒人下標(雖然說的確有很多買家在觀望)後,我試著從10元開始標價。有趣的是,前三天沒人動作,我一出價,就有人跟著追。經過三輪,為了不想讓最後成交價格太恐怖,決定收手等到最後一小時再戰。

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33)


後來自稱為璽光尊,成為璽宇教獨裁教主的女性長岡良子,一開始是被稱為「蒲田夫人」,是進出璽宇之館的其中一位信徒。但因為她是具有強大靈異功能體質的女性,並且能利用法力替人治病,甚至也有自己的信徒,據說一開始就特別受重視。

久而久之,元教主峰村教平與蒲田夫人在教團中的地位就逆轉過來了。昭和二十年(1945年)峰村變得病弱起來,並且在聽到空襲警報時顯露出慌張的樣子,使得教徒不再相信他,相對地蒲田夫人卻是冷靜確實地指揮若定,因此信者們的信仰就轉移到了蒲田夫人這邊了。

2016年1月7日 星期四

新年新希望2016年版


雖然新的一年開始已經一週,還是得把新年新希望弄一弄,畢竟遲到總比不到好。

不過,在寫新希望之前,照例得先Review下去年的目標到底執行的怎麼樣。當然,下面會逐條檢視各個目標的結果如何,但在那之前,我自己先自首,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結論先說,2015真是相當鬼混的一年,立下的目標幾乎都沒達成(我也有點嚇到,原來一年前的我竟然立下了這麼偉大願望)。

2016年1月6日 星期三

來自仙界之海


「來自仙界之海(ニライカナイの海から)」曲目解說


作曲:真島俊夫

這是以環繞日本國境最南端的琉球美麗海域與當地自古流傳的「尼賴嘉奈(ニライカナイ)」傳說為主題寫作的樂曲。

這個琉球語「尼賴嘉奈」,指的是在大海遙遠另一邊的理想樂土(明確的說,是在海的東方遠處,或說是海底、地底的異界),當地人相信每年開頭天神會從那裏來到琉球,並帶來豐饒富裕,到了年末才會回到「尼賴嘉奈」去休息。其實這個詞是「尼賴」、「嘉奈」所組成的複合詞,「尼賴」指的是根源、而「嘉奈」則是彼岸或是無義的語尾助詞。因此這兩個字合起來就有理想樂土、黃泉、彼岸或仙界的意思。因此琉球人相信那是眾神與祖靈的棲息地,也認為生魂是從那而來,死魂也會回到那裏去。

全曲是由代表海洋的導入部開始,使用了很多琉球的傳統打擊樂器來象徵迎接神明或祖先的祭典,然後進入讓人聯想到靜謐海洋的吟唱旋律之樂曲中段。接下來是以三把小號(舞台外)吹奏信號主題象徵告知大眾諸神從「尼賴嘉奈」到來的訊息,最後重現代表祭典的主題,迎向樂曲的最高潮而結束全曲。

此曲是神奈川大學管樂團委託真島先生創作,於2009年12月作曲,並且於該樂團2010年1月8日的音樂會上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