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Buddy Clarinet Ensemble 1st Concert Program Notes



[Buddy Clarinet Ensemble 首次音樂會]


時間:
2017年1月8日(日)下午2:30(2:00入場)

地點:
紋鳴號(地址:台北市文山區萬美街一段63號)

公共運輸
捷運:文湖線萬芳社區站,出站步行約5分鐘。
公車:0南 15 109 298 606 小10 小11 棕2 棕3 棕5 棕6 綠11 萬芳國小or萬芳活動中心站

音樂會主題:
那些年,我們吹過的名曲


===

[團長的話]

自從上半年參加了重奏比賽之後,余痛感重奏對於國家民族的重要性,再不奮起救亡圖存,台灣就要深陷萬劫不復的危難之中,於是在「和平、奮鬥、救音樂」的共識下,我們決定正式組黨...ㄟ,是組團,將原本臨時拼湊起來參加比賽用的重奏團正是擴編成固定規律練習的八重奏團,是為「Buddy Clarinet Ensemble」(好吧,其實原本是叫「不怕死單簧管重奏團的」)。

既然組了團,理所當然的就要辦音樂會。音樂會的曲目就由我這個極惡獨裁的團長(據說本團的規矩是樂器最多的人當團長,並且得賄選連任N次)獨斷決定。搞獨裁的人,想法絕對超級瘋狂,本團長自不例外,挑選曲目的主題雖然叫「那些年,我們吹過的名曲」,好像是走懷念古風,其實是極盡虐待惡整之能事,練習過程中屢屢遭到團員抱怨。不過練了半年,可能有被虐狂體質的團員們也都差不多練習慣了(其實是再練就要鬧革命了),於是我們就決定要在2017年1月8日正式出來嚇人(誤)→開音樂會(正)。至於這所謂的「名曲」到底有多「不怕死」?請看以下的介紹就知道了。

Buddy Clarinet Ensemble 團長 吐奶

===

Buddy Clarinet Ensemble

成員(敬稱略):
團長 吐奶

指導老師 黃荻.高承胤.黃佳羽

指揮 高承胤

財務 黃鈺珊

場務 連瓊書

譜務 黃鈺珊.連瓊書

一般團員 蔡曼媛、王傳璋、廖殷惇、張豐丞、蘇柏翰、尤恬、賴怡志、楊松樾


===

曲目:

上半場

1 Alfred Reed/渡邊一毅改編:
El Camino Real (八重奏)

2 Ernesto Cavallini/Tony BC Huang改編:
Il Carnevale di Venezia (Solo Eb +八重奏)
降E調獨奏:高承胤

3 Gustav Holst/Tony BC Huang改編:
A Moorside Suite(八重奏)
中場休息

下半場

1 Johann Strauss II/高山直也改編
Fledermaus Overture(八重奏)

2 Ludwig van Beethoven/Serge Duchêne.Tony BC Huang改編
Symphony No.6, 1st mvt.(八重奏)

3 John P. Sousa/笹渕しおり.Tony BC Huang改編
Stars and Stripes Forever (八重奏)

4 Alfred Reed/渡邊一毅改編:
Armenian Dances Part 1 (八重奏)

===

[曲目解說]

1.Alfred Reed/渡邊一毅改編:El Camino Real

這首中文翻譯成「王者大道」的管樂曲,是某大學數次用來稱霸音樂比賽的拿手曲目,也真的是團長一上大學就受到震撼教育的印象深刻曲目,因此發現日本著名單簧管演奏家渡邊一毅將這首曲子改編成單簧管八重奏時,二話不說就決定列入演出曲目之中。當然,即便是對於完整編制的管樂團來說,也是相當的難曲,改編成單簧管八重奏演奏時,就更是挑戰了。光是這一首,就很有不怕死的精神。但也是因為敢衝,所以這次應該是這個版本的國內首演。原曲的典故,就請直接參照專家的說明了。

2.Ernesto Cavallini/Tony BC Huang改編:Il Carnevale di Venezia

光看曲名就知道,這會是華麗炫技的曲子(作曲者本人當年可以用六鍵單簧管就吹出來,實在是非常驚人),因為說到「威尼斯狂歡節」,可說是音樂史上影響最深遠的曲子之一也不誇張,因為上自短笛、下至低音號,差不多所有的樂器,都有這首變奏曲的演奏版本。別的樂器不說,單就標準的單簧管而言,就有四、五種不同的改編版本,各有各的妙味。而由降E調單簧管擔任獨奏的版本,雖說只要是瘋狂單簧管音樂發燒友應該就會知道,但其實國內卻很少演出的樣子,更別說是由單簧管重奏團伴奏的版本了。因此,這首曲子,可說本場音樂會的絕大賣點,千萬不可錯過。至於改編心得,請參照http://koubokukei.blogspot.tw/2016/10/blog-post_6.html的說明。

甚麼?不是說音樂會的主題叫「我們吹過的名曲」嗎?好啦,團長我本人,當年有吹過小號版的樂團伴奏,算是有搭上邊吧(笑)

3.Gustav Holst/Tony BC Huang改編:A Moorside Suite

這首曲子是英國作曲家霍爾斯特的名作之一,不過原曲是銅管合奏團的編制。作曲家自己生前也很滿意這首曲子,因此也一度想要改編成管樂團的版本,但可惜壯志未酬身先死,寫了一半就過世了。不過,後來還是由他的兩位英國作曲家後輩改成了管樂版(詳情請參照:http://koubokukei.blogspot.tw/2012/09/blog-post_6028.html)。其實團長我本人和我的學長們也很愛這首曲子,大學時代常常會拿出來練習。所以,現在就以土法煉鋼的作法,硬是改成了單簧管八重奏,效果如何就請大家來見證一下了。

4.Johann Strauss II/高山直也改編 :Fledermaus Overture

嗯,老實說,這首我就沒吹過,我們的團員也可能沒演過,似乎是偏離了主題。不過,我倒是在比賽會場後台,親眼看到我們的對手演奏這首曲子,還是因緣匪淺。當然,這種世界名曲,一定是有各種改編版本,這個單簧管八重奏版也是其中之一。原本,這是日本著名雜誌Band Journal的附錄,但卻僅有總譜,所以我們得自己抄出分譜來演奏。另外,這個改編雖然是照原調改的,但卻是拿掉中段慢板與圓舞曲重現部的濃縮版。即便如此,仍然是不怕死等級的難。順便補充一下,如果沒意外的話,這可能也是國內初演。

5.Ludwig van Beethoven/Serge Duchêne.Tony BC Huang改編:Symphony No.6, 1st mvt.

貝多芬的田園,應該是家喻戶曉的名曲,所以團長我也有機會在交響樂團中濫竽充數演過。但這種規模的曲子,卻很難看到以管樂重奏型式的完整改編版本(通常的Hamoniemusik也只有貝一、貝七、貝八),所以法國音樂家Serge Duchêne忠實依照原譜將之改編成單簧管五重奏的版本,可說是很大膽的嘗試。而我在發現這個版本後,就很想以這個版本為基礎,擴大成八重奏來演出。於是,就有了這個拼裝版本出現。詳細的改編過程,則請參照:http://koubokukei.blogspot.tw/2016/07/blog-post_22.html

6.John P. Sousa/笹渕しおり.Tony BC Huang改編:Stars and Stripes Forever 

可說是美國第二國歌的星條旗進行曲,即便是在台灣也非常受歡迎,團長我本人就演過滿多次的。當然,這首曲子在日本也很受歡迎,某日本職業天團(S團)甚至是每年辦音樂會時,都會和現場觀眾全場演奏這首曲子,所以日本的改編市場上也存在了各式各樣的版本。這次我們演奏的版本,跟貝多芬很像,是我在樂譜網站上買到了五重奏的版本,然後再用蓋違章建築的方式修改成八重奏的版本。不管是哪種改法,由降E調單簧管替代短笛於終段演奏的花腔伴奏樂段,都是一大挑戰。現場演奏時,會不會有神祕英雄出來解圍恐怖的High G高音危機?就請大家拭目以待囉。

7.Alfred Reed/渡邊一毅改編:Armenian Dances Part 1

是的,這又是渡邊先生惹出來的禍(笑)。我想渡邊先生一定和其他熱情的管樂迷一樣,非常喜歡這首Alfred Reed所寫的名曲(老實說,本次的音樂會主題原本是想設定成「Alfred Reed之夜」的----事實上,Reed先生也真的寫過單簧管八重奏的曲子喔),於是最先將這首曲子改編成低音單簧管五重奏還不過癮,接著把這首曲子升級成了標準的單簧管五重奏(團長我本人好像剛好參與了這個版本的台灣首演),最後又擴大成了單簧管八重奏。於是,又給了本團挑戰台灣首演的機會。順帶一提,包含指揮在內,本團團員幾乎都吹過這首曲子,照理說應該是駕輕就熟,不過實際上還是練得死去活來。最後到底會演出怎樣的效果?就要請大家幫忙來驗收了。

[爆雷]

當然,除了以上正規曲目外,我們也準備了安可曲。而且這首曲子是最近紅到翻掉,甚至還要在NHK紅白對抗賽中堂堂登場。如果您猜到了這是啥的話,現場請記得喊一下安可,順便一起站起來跳舞同樂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