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3)


有點讚的夫妻之一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12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這次想來試著談一下夫婦的相處。不過先請大家不要緊張,因為我不會談些太無聊的東西(笑)

只要聽到夫婦這個名詞,我就會想起當內弟子的時代。因為木谷實老師與美春媽媽就是長期在我心中理想且值得相信(?)的夫婦典範。

往往只要木谷老師喊聲:「喂~!」,美春媽媽不管在哪裡都會回答「有!」。而且這種場景,一天之中就會發生好幾次。而且外出時,所有的東西也都是由美春媽媽來拿。這種光景在現代恐怕很難會有人相信,但卻一直讓我誤以為夫婦就應該是這樣。畢竟那個時代就是這樣個樣子。不過社會風氣已經和那時有很大的變化,而我也結婚了。當我覺得對老婆喊聲「喂~!」是理所當然時,卻總是等不到回應。而且如果外出時讓她拿東西的話,肯定是會挨罵的(笑)。

至於林海峰夫妻,也帶給我強烈的印象。大約是四十年前吧?林老師曾經邀請過我:「要不要來我家吃晚餐?」。當時,我在他府上,可說是驚奇不斷。因為林夫人的料理可是一道接著一道端出來!當然,如果很難吃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裡談了。其實不管哪一道都很好吃,簡直就可說是好吃到誇張的程度!經過這一次之後,我就對林老師為何會有那種體型的理由,有了深切痛烈的體會(笑)。

其實在那之前,我也曾去過林老師的府上打擾過一次。不過那一次,倒是留下了最糟的回憶。

那一次,是因為我和老師的對局一直下到了深夜才終局。在局後檢討結束後,回家的交通手段就只剩搭計程車了。由於我們回家的方向相同,所以就共乘了。但到了林老師家門口時,林老師卻說:「乾脆來我家住吧」。這突然讓我沒了回家的理由。而且根據我的「細算」,林老師應該會招待我喝啤酒,所以我就毫不猶豫的給老師照顧了。

果然一如我的計算,林老師馬上就拿了啤酒杯出來。然後突然又跑去隔壁的房間砰砰乓乓地忙甚麼。照這種發展,應該任何人都會覺得他應該是去準備點心吧?不過,老師抱來的重物並不是豐盛的小吃拚盤,而是棋盤和棋子...。這個重新開始的局後檢討,最後一路進行到了隔天早上,而且點心始終都沒有搬出來。啊,難不成他就是為了彌補這種罪行,才招待我去他家的吧?

其實和木谷老師或林老師不一樣,夫婦彼此都是職業棋士的例子非常之多。最近的例子,就是林漢傑(七段)、鈴木步(七段)夫妻了。這可說是一對非常均衡的夫婦,就連棋力上也是這樣。對於曾經打入過三大賽循環圈的林漢傑來說,老婆會不會覺得不舒服?當然沒有這回事。畢竟鈴木步七段自己也曾經創下離打入棋聖循環圈只差一勝的紀錄。

我和他們夫妻分別下過一局。我覺得鈴木步七段算是很厲害的高手,反倒是林漢傑七段沒甚麼了不起。就結果而言,雖然我是贏了林太太,輸給了林先生。但其實我非常後悔,因為我反而應該要在棋盤上各處好好修理林老公才對(笑)。

至於溝上知親(九段)與加藤啟子(六段)夫妻,則給我有和漢傑.步夫妻類似的印象。只不過在和溝上先生對局過幾次後,印象就有點變了。我猜他在家裡一定是大男人主義。而啟子夫人則是為了老公犧牲奉獻的性格吧?但他們並不像有師徒差距的伴侶,反而比較像師兄、師妹關係的夫婦。

而小松英樹(九段)與英子(四段)這一對,就比較像是師徒關係的夫妻。記得我也曾去喝過他們的喜酒。小松可是從年輕時就和這位「某大姊」在一起了。雖說英樹是擁有無法滿足於現狀才能的高手,但我看起來結婚之後,反倒是英子夫人更有豐富的才能。而且在結婚之後,英子也是仔細地在背後支持著老公。

小松夫妻的未來也很令人期待,因為他們的公子大樹(二段)最近有長足的進步,這是絕對不會錯的。雖說看起來他要成為大棋士還需要非常努力才行,但至少最近看他下過的棋譜,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而且他離開父母去大阪(他隸屬日本棋院關西總本部)發展,不也是件好事嗎?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