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2)



「治勳啊,你有一百萬嗎?」---回憶豪放中有纖細處的藤澤秀行老師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10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請大家來聽聽我對秀行老師的回憶吧。各位讀者恐怕是對秀行老師抱著豪放的印象,就好像是一般所說的「磊落豪放」吧?似乎大家也常常認為他的棋風就是這樣的豪放呢。

其實我有很多關於秀行老師的回憶。有一次接到他的電話,突然就問我:「治勳啊,你有一百萬嗎?!」。那時候雖說我還很年輕,但在圍棋上正是出頭之勢的時期,所以就回答:「是,我有一百萬喔」。於是他就說:「那馬上給我拿來」!接下來變成怎樣的結果,相信大家應該是不難想像吧(笑)?就在我到老師指定之處後,馬上就看到還有兩位不認識的人在....。在我把錢給老師之後,他又立刻交給了這兩位不認識的人。對,這就是在還債。但接下來老師所說的話可就更豪放了:

「看到沒?就是有馬上會幫我把這種金額程度的錢送來的傢伙在啊!」

只不過啊,關於老師豪快的故事,我就只記得這一則了。因為其實秀行老師也是是纖細的人喔。

大概是老師在棋聖連霸的時期左右吧?我知道他突然遭到不戰敗。我很擔心他的狀況,就去他府上拜訪,沒想到他只是醉了(笑)。就是因為喝醉沒辦法去日本棋院,所以才會不戰敗。

但接下來的發展,也很符合老師以往的作風。他說:「既然你都專程跑來了,就也來喝酒吧」,讓我完全無法拒絕。但是,豪快的部分就到此為止。

到了夜深之時,我也該告辭了,老師卻說:「那我送你去車站」。不過,真正送我到了車站,卻換我擔心起踉踉蹌蹌的老師起來,就說:「我送你回家吧」。老師非常高興地說:「喔?是嗎?」,又轉回家去。這個過程不知反反覆覆歷經了幾次,雖說老師已經醉了,但還是會膩啊(笑)。

其實我記得最清楚的,大約是距今五十年前的事。老師在東京市內,大約是在代代木一帶,該了一家公司。我還記得是與不動產相關的公司。因為老師的本業是職業棋士,所以真正會上門的客人並不多(笑),就是一種店雖開著實際上跟休業差不多的狀況。不過,這倒不全是壞事,因為這樣的關係,反而讓他的辦公室變成了棋士們聚會的場所。換句話說這個辦公室充滿了研究會的氣氛。我記得大概隨時都會有七、八位棋士在吧。而老師當時也是對大家抱持著來者不拒的態度。

所以大家白天都是在這間不動產公司的辦公室研究圍棋。到了晚上,就陸續會有一、兩人開始回家,然後幾乎最後都是只剩下我和老師兩人。這時,老師一定會開始打掃。這種打掃不只是拿著掃帚掃掃而已,而是還要拿著抹布來擦地板喔!各位讀者相信嗎?而且,他從未對我說過「來幫忙」或是「快來掃」的話。只有偶爾在撞到桌子或椅子時,叫聲「好痛!」而已。

我想這可能是一種老師深入的「細算」吧。畢竟,他這樣做反而會讓人不得不幫忙吧?不過,後來我也在我徒弟們面前,故意一個人拿著抹布擦地。當然,我也是期待他們會自動幫忙。不過,我用這一招卻是失敗了。徒弟們就只會跟我說「老師啊,這裡也髒了喔」或「那邊可能還要再擦一下吧?」而已(笑)。

秀行老師非常喜歡曹薰鉉先生(九段)。曹先生雖然在日本學棋,卻因為兵役的關係得回去韓國。我想老師是非常欣賞曹先生的天分和人品,所以只要是喝醉時,就是在說曹先生的事。甚至還常常說「趕快給我回到日本來」的話。

而且往往酒過三巡,老師就會把我誤認成曹先生(笑)。我雖然一直說:「我是治勳」,但他就是不信。到最後我實在拿他沒辦法,只好回答說:「是,我是薰鉉」。而且老師喝到掛時,一定會嚷著「好想見見薰鉉」。老實說,這挺讓人忌妒的。

我覺得老師正是這種混雜著溫和、嚴格、有時有點亂來性格的棋士。我對他的懷念,真是數都數不盡。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