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54)



在勝負的世界中,就是有那種憑藉著甚麼就可分出敵我兩群的本性。就想要從東京的框架中解放出來的這一點來說,關西棋士應該要是團結一致的才對。結果他們之間卻分出了以橋本為中心的獨立派與追求漸進改革的協調派,而且這兩派的爭執還逐漸越鬧越大,就是這種勝負世界的本性造成的。加上東京來的挑撥離間、師徒與派系之間互相拉攏,關西棋士完全一分為二,走上了激烈抗爭的這條路。

在這混亂情勢中,橋本將本因坊奪入手中,於是就決定率領獨立派棋士們獨立成關西棋院。但造成走到這種無可挽回情勢的最大原因,還是可以說是日本棋院理事長從瀨越換成了津島的關係。面對肝膽相照的老師在當理事長的日本棋院,與完全是個局外人的津島來當理事長的日本棋院,橋本當然會有不同的應對方式。

而且和津島組成搭檔形式、擔任涉外部長而負責日本棋院營運的奧山伍鹿這時又說出了棋士的天職就是要專心比賽,不再讓瀨越等促成日本棋院重建運作的棋士負責相關事務,這種行為更不可能讓橋本當作是他人之是而裝作沒看到,

其實奧山原本是百貨公司的高層經營人士,也是藤澤庫之助的岳父,和津島一樣都是外來的理事。棋士的天職是專心比賽這種講法是非常正確,棋院的經營借助於具有經營手腕的專門家也是必要之事;然而由勝負師聚集起來的棋士社會,並不見得直接適用官場或公司的處理手法。

而津島與奧山這對名士搭檔,雖說有無償為了日本棋院打拼的功蹟,但對於把關西棋院逼到走上分裂獨立這條路來說,他們的責任也不小。如果他們內心不能夠理解棋士們都有只想靠自己的勝負師本質的話,則他們這種善意的奉獻反而是招致了傷害圍棋界的結果。從募款問題、或是對於藤澤升上九段的抱怨等事件來看,他們面對益加險惡的東西關係時,不是選擇努力協調雙方的方式,卻是用一種近乎壓迫的方式來解決,因此津島與奧山的行政,反而助長了混亂,讓「火球宇太郎(橋本的綽號)」更加無法消去心中的怒火。

橋本被冠上「火球宇太郎」這個異名,就是發上在關西棋院獨立的前後。而當時橋本的行動,也的確像是火球一樣橫衝直撞。這種火球般的氣勢,不僅是顯現在政治的側面上,就連勝負面上也一樣表露無遺。在昭和25年(1950年)的第五期本因坊挑戰賽中,他是直落四獲得頭銜,接下來還跟著挑戰吳清源下第二次的十局大賽。這期間雖然是下定決心讓關西棋院獨立的多事之秋,卻仍然能展開內容充實的勝負之爭。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