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禁衛軍樂團首希爾薇.郁專訪(2) 完


採訪:
聽說您在巴黎高等音樂院學習的同時,也去了大學唸文學是嗎?

S:
法國的教育制度和日本不一樣。像法語、數學、科學、歷史等普通科目是在高中(高等學校)中學習的,所以想念音樂的人,除了高中以外,是另外去上音樂院的。而我在高中的時候成績很不錯,我又非常喜愛法國文學,對法國文學的內容相當感興趣,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同時沉迷於音樂與法國文學之中的。也因此,我是盡可能的同時去修習巴黎高等音樂院與大學的課程。我覺得學音樂的人,不僅是只學單簧管(主修樂器)就好,一般科目的教養也得非常重視。不論是文學、繪畫、舞蹈等藝術項目,都非常重要。

我去大學上文學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即便是我在念巴黎高等音樂院了,畢業之後也未必容易找得到音樂的工作。換句話說,雖然是能拿到畢業證書,但也不能保證甚麼。要考入管弦樂團成為團員,其實必須通過非常困難的入團甄試。吹的好那是最理所當然的,除此以外,運氣不好也是考不進去的。就算真的很想繼續走音樂這條路,沒人知道是否可以確實地靠著單簧管演奏家的身分活下去。因此,我想去唸文學,就是因為如果在音樂這條路上走得不順的話,我還可以選文學這條路。

採訪:
但您最後還是選了音樂這條路了。

S:
這是因為我還在巴黎高等音樂院之時,剛好禁衛軍樂團舉行團員甄試,我考上了,所以才能繼續走音樂這條路。也是這樣,我才正式決定要走職業音樂家這條路。

我的第一志願當然還是音樂。如果真的走不順遂,才會想用文學來看看找到一些職位。但真正最想當的還是音樂家。

成為完整的團體是必要的

採訪:
可否請您以團員的角度來談談,禁衛軍樂團內是怎樣的氣氛?

S:
我加入禁衛軍樂團也已經31年了,我覺得它在法國國內也是屈指可數的氣氛良好樂團。我們會在大大小小的各種場所舉行音樂會,而且除了替法國總統演奏之外,也會在小鎮的日常生活中演奏。因此,我覺得我們的團員不是那種自戀型的性格,都是謙虛的人。我覺得這點也很重要,就是大家並不會覺得自己是超級巨星,我們想的只是竭盡所能把音樂做好而已。更重要的是,樂團內會有良好的氣氛,靠的還是團員彼此的友情。因此,我們也朝著維繫良好友情的方向努力。

此外,禁衛軍樂團的本質是軍樂隊,裡面有團員、有指揮,其上還有軍官。不過,將軍與軍官們並不懂音樂,可說是一種稍微有點特別的環境。在體系之中,最強的還是軍人,凡事的決定權也都在他們手上。他們如果對音樂不能理解,樂團內就會變得不順;一旦發生了問題,不僅團員之間,就連和軍方的關係也會變差。樂團內的氣氛如果良好,和軍方的關係也會很融洽,所以彼此之間的協調非常重要。

說到一般法國人的氣質,或許有個人主義的傾向,因此常被說是不擅長在團體內好好工作。這和擅長於集體行動的日本人非常不一樣。既便如此,就算每個人都是個人主義,還是可以去改變大家在樂團內的想法,讓大家覺得形成一個完整的團體是必要的。特別像我們這種團體中,真正握有權力的是軍方,因此我們就更應該當形成一個緊密團結的團體。

採訪:
對於身為管樂團團員的單簧管演奏家來說,演奏時需要注意的地方有哪些?

S:
最需要重視的,就是在管樂團中的音色。換句話說,就是不要吹到強過頭。單簧管畢竟沒辦法吹到像小號、長號那麼大聲,如果勉強要把樂器吹很大聲,就是把音色弄糟而已。演奏時,還是需要保持原本的共鳴與音色才行。此外,為了要讓演奏變得很輕妙,舌奏斷句(Articulation)也必須好好練習。

此外,音質也很重要。就像雙簧管要吹的像雙簧管、長笛要吹的像長笛、長號要像長號一樣,發出正確的聲音。單簧管並不是長號。得像盧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的畫作一樣,各種樂器都必須有其獨自的色彩。吹樂團,就像是畫一幅畫一樣,就是因為各種樂器有其各自的色彩,所以絕對不可以吹大聲吹到過頭而破壞音色。請務必保持各自良好的音色。

採訪:
那麼,您在教學上,最重視的是甚麼呢?

S:
這會決定於學生們的程度。我的學生從留學生(包括日本來的)到小孩,各種程度都有。理所當然的,就必須根據學生的程度而準備不同的教法。對於剛開始的小朋友而言,姿勢、嘴型、指型等等就是最重要的,就必須細心去調整。還有一點也是必須要特別重視的,就是想辦法讓他們喜愛上音樂。

至於想要走職業音樂家路線的學生,我覺得最重要的,則是教他們忠實地詮釋樂譜。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作曲家都是在仔細思考過才會在單簧管的分譜上記入強弱、舌奏等細微的指示記號。就是因為他們是再三思考過才這樣寫的,所以我們演奏家就更應該完全依照樂譜的指示來演奏。

塞爾瑪(Selmer)公司的每種樂器的音色都很集中

採訪:
想請教您目前所使用的樂器與配備。

S:
我是使用塞爾瑪(Selmer)的單簧管,其中降B調是Privilege的新版,A調則是Recital型。我用的吹嘴則是凡德倫(Vandoren)牌的BD5,束圈也是凡德倫公司的MO型,簧片也是凡德倫公司的V12的3.5號。自從我在巴黎高等音樂院畢業考試拿到第一獎時,塞爾瑪公司送了我一把10S號的單簧管以來,我就都是使用該公司的樂器。

之後,只要是該公司有出新型號的樂器,我都會試吹看看。其中貝侯(Philippe Berrod)先生也參與開發的Prilivege型樂器其音色的均一性與集中的聲音讓我覺得非常有魅力。這種單簧管的可以豐富演奏的音色色彩,很容易配合不同音樂的特性來選擇想要的音色。而且總是可以維持一定的音質,

採訪:
您覺得塞爾瑪牌樂器的魅力何在?

S:
我從開始演奏塞爾瑪的樂器至今也有三十年了,我覺得他們不管出的哪種樂器聲音都很集中。最近他們新推出的Presence型或Prologue型這兩種樂器,都很適合學生或程度中上的人,真的讓我覺得是很棒的樂器。

採訪:
最後想請您給日本學習單簧管的學生或愛好者一點建議。

S:
我覺得抱持各種好奇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理所當然的,一開始要把單簧管的基本曲目都學習過。然後在學完一種音樂後,也要對其他的音樂感興趣。因為在音樂上還有非常多以前不知道的有趣內容。舉例來說,我是先在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學過很多單簧管的曲目,然後為了上課而去到的捷克或西班牙也非常有意思,還找到很多困難的外國曲目。所以我覺得大家都應該持續去尋找新鮮的音樂。為此,也必須要閱讀大量樂譜。我自己就很愛去尋找新的樂譜。

接下來,為了能在單簧管上進步,就應該先去把單簧管學好沒錯,但也必須認識雙簧管、小提琴或鋼琴的曲目。當然,歌劇作品也是。然後不限於音樂,繪畫、文學、雕刻、與舞蹈等等藝術都應該盡可能去多多見聞一下。

我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作曲家在作曲時,也不是把自己關在家中足不出戶的。他們既然也是普通人,就跟我們一樣是生動活躍的過著生活。好比說,完全沒看過印象派畫作的人,我認為是無法能把德布西演奏好的。因為樂曲就是(作曲家的)人生的一部份。

採訪:
謝謝您接受採訪。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