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禁衛軍樂團首希爾薇.郁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 Vol.60 2016年秋季號

~不局限於音樂,對於繪畫、文學、雕刻、舞蹈等各種藝術都抱持好奇心是非常重要的~

希爾薇.郁專訪

前言:
各方面都獲得「當代最佳單簧管演奏家之一」等高度評價的希爾薇.郁女士,是世界著名的法國禁衛軍樂團的第一單簧管首席,也是該團的首位女性演奏家。因此我們想特別請她來談談單簧管,禁衛軍樂團,與對日本的印象。

理解嘴型之後,馬上就能發出聲音

採訪:
這是您第幾次來日本?

希爾薇.郁(以下簡稱S):
我第一次來日本是1985年,之後也來過好多次,我想這次應該是超過二十次了吧。通常都是因為禁衛軍樂團的公演或是來開獨奏會而來日本的。

日本是我很喜歡的國家。因為禁衛軍樂團巡迴而在1985年第一次來到日本時,當然那時是很年輕....在日本待了五週左右,所以有很多時間可以看到日本的各項事物。當時除了大都市以外,我們也去了一些小城,真是非常有意思。也因為這樣,我對日本的文化感到興趣,而看了很多描寫日本的書籍。基本上想法和氣質都和法國差異很大,但就文化、人民與歷史來說,都是讓我很沉迷於其中的國家。

採訪:
接著想請教一下,您是為何開始學習單簧管的?

S:
我小的時候,是住在諾曼地區(與英國隔海相望的法國西北部)的小鎮。因為希望學音樂當作興趣,就想學一種管樂器來看看。當時小女生都不是學管樂器,而是鋼琴、小提琴或吉他等弦樂器,我就想學個和別人不一樣的法國號,但我們那裏並沒有法國號的老師,於是我就開始改學單簧管了。

在法國雖然是不管多小的城鎮都會有音樂院,但卻未必甚麼樂器的老師都有。而我家的小鎮音樂院,就是沒有法國號老師,而剛好有單簧管老師。

採訪:
也想順便問一下,一開始學吹單簧管的感想?

S:
就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樣,一開始是覺得有點難。不過,以前我也學過直笛,很習慣往樂器中吹氣的感覺,也是因為我知道送氣的方法,所以在我理解嘴型之後,就能馬上發出聲音了。

而且,我遇上了一位很好的老師,很快就讓我覺得學單簧管是件非常快樂的事情。我的父母並不是音樂家,所以單簧管就變成我獨有的東西。而我也在這個只有我的世界中,和所有的家人都不相關,得要自己對自己負責,想到這裡就覺得非常開心。

採訪:
想請教一下您當初為何會想去考巴黎高等音樂院?

S:
法國有巴黎與里昂兩個國立高等音樂院。而各地雖然都有音樂院,但相當於德國那種Hochschule(音樂大學)教育的,就只有巴黎與里昂這兩家。而想要進入這兩家法國國內最高水準的教育機構,就得通過其入學考試才行。其錄取率大約是二十分之一,可說是競爭非常激烈的考試,但一旦能夠考進去,就能跟非常優秀的老師學習。

進入巴黎高等音樂院的我,聽說是單簧管科創設以來的第三或第四位女性的樣子(譯註:看樣子楊喬惠老師的排名應該也很前面)。當我考進去時,單簧管科只有我一位是女生,到了隔年才又考進來一位女生。但要學習的科目非常多,完全沒時間想男生的事(笑),就是努力在練習。

當時指導我的是著名的大師基.德普利(Guy Deplus)老師。雖然並不是嚴厲的老師,但對於音樂品質的要求卻非常高。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