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威尼斯狂歡節續篇


說是續篇,是因為很久以前整理了一下我所知道的威尼斯狂歡節版本。這次則是想把範圍縮小,談一下其中的降E調單簧管的版本。

在古早的年代,降E調單簧管多少是帶有製造效果專用的特殊樂器,因此為它寫作的獨奏曲真的不太多,相對於現在不論是降E調協奏曲、降E調奏鳴曲、甚至還有無知小民想要搞個降E調重奏團(笑),當年降E調單簧管可以演的獨奏曲差不多就是義大利單簧管名家卡伐里尼(Ernesto Cavallini)所寫的這首威尼斯狂歡節變奏曲(Il Carnevale di Venezia)了。

這首曲子,似乎原本的伴奏設定是鋼琴,而且畢竟卡伐里尼大師的本業是吹單簧管,作曲只能算是插花,所以伴奏寫得非常簡單,幾乎是是兩個和弦複製貼上加上序奏與也是複製貼上六七次的間奏就寫完了,所以理論上應該也很容易改寫給任意組合的重奏來伴奏才對。

甚麼?重奏?最近是不是好像常常看到這個關鍵詞?

沒錯,這裡的重奏,的確是指我最近在弄得單簧管重奏團。我也的確想把這首曲子改成單簧管重奏的形式來伴奏。不過,這裡要怎麼演、誰來演?且容我賣一下關子。我之所以會這樣想,倒不是突然的無厘頭,而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就是聽到重奏團伴奏的版本。也是因為這樣,雖然我後來也買了鋼琴伴奏的原版錄音(而且還不只一個),但還是很喜歡這個由日本演奏家加藤明久擔任獨奏、東京單簧管重奏團所伴奏的版本。

也是因為這樣,我總覺得要買到這個改編成單簧管重奏的版本應該不難。然而,實際上網調查,以及回去看當年買的CD解說,才發覺編曲者磯崎敦博先生根本就沒有出版這個改編譜。我又試著找了找有沒有其他高手或名家所改編的其他版本、倒是找到了改成弦樂四重奏伴奏的版本,但就是沒有單簧管重奏版。

這時候,本重奏團可以做的,大概就是兩條路:第一是買下那個弦樂四重奏改編版,然後再自己轉抄成單簧管四重奏版,第二就是乾脆自己改編。最後本魯當然選了後者,理由很簡單:省錢、編制不合(本重奏團實際上是八重奏)、改寫看起來只要會複製貼上就可以了。

不過,代誌並不像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在我開始動手之後,才發覺雖然伴奏簡單可以避免搶了獨奏的風采覺得,但一直複製貼上未免也太無聊,於是回去重聽了磯崎敦博版。聽完之後,只能擊桌讚嘆:真是天才。這就叫業餘邊曲家與職業編曲家的巨大差異。

原來,磯崎大師,根本就把伴奏全部重寫過了!!

除了序奏多加了一句非常漂亮的過門以外,每一個變奏都有不同節奏的伴奏,也都寫了各有風味的對位旋律。讓這首原本單純是展現獨奏者高強武功的炫技曲,變成了好像是世界各地旅遊的旅藝人日記。光這點,就是我無法想像的。

所以,既然有了這麼優秀的錄音範本。我就試著參考磯崎大師的創意,來改編本重奏團的專用版本。當然,我的耳朵沒有很好,多少有畫虎類犬之嫌,不過總比複製貼上八次會好很多。至少,我很盡力用我那不太爭氣的大腦思考過了 XD

最後,我大概花了一週改寫出來的版本就是以下你家水管上的Midi錄音:




 


老實說,有兩個變奏,我並不是照磯崎版寫的,主要是因為我有點擔心節奏感不太好的本團可能真的會變成惡搞搶了獨奏的風采,所以只換成了跟原曲不一樣的元素。其他照磯崎版寫的,多少也改成了比較簡單的寫法,比如說第一個變奏,磯崎版是寫四連音,但我寫成三連音。後面的其他對位旋律,多少也是這樣。另外,在分配聲部上,也是盡量把伴奏的對位旋律平均分配到各個樂器上,以免大家像是在爭遺產一樣而爭吵不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