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

日本職棒奪冠隔日事件簿


今天在新聞上看到這一條,覺得很有趣。特別抄出來給大家欣賞一下。

原文連結:


宿醉?職棒的歡喜奪冠「隔日」事件簿


9月10日是廣島隊睽違25年奪下中央聯盟冠軍的日子。所以當天廣島街上是盛大慶祝,而球員們也幾乎都是首次接受啤酒雨洗禮、興奮地在勝利的美酒下淋浴,飽嚐這種開心的感覺。

但是到了隔天對上巨人之戰,廣島卻以0:8的比數慘敗。球季至今為止的輝煌戰果就宛如作夢一樣,他們等於是在「疲勞模式」下吃了敗仗而去。

在這場比賽的第七局中,球隊讓了高中畢業才兩年的左投塹江敦哉初次站上職棒投手丘投球。因為塹江才19歲,所以沒有宿醉的疑慮,也可以看出廣島總教練緒方孝市想要培養次世代新秀的意志,然而塹江才不過投了0.1局就掉了六分,苦嘗職棒嚴苛的辛酸滋味。

於是,我們就想來查查至今為止,歡喜優勝瞬間的隔日到底都發生了「哪些事件」。

順便補充一下,今年太平洋聯盟獲得冠軍的火腿隊剛好在獲勝的隔天沒有比賽。隔了一天在札幌巨蛋的球季最後一場比賽中(9月30日),也讓上原健太與石川直也進行的職棒初登板的儀式,而且最後也讓該隊球星武田勝在退休前最後一場比賽中拿下了勝投作為紀念。

[連續出現感冒的球員?!]

1998年10月8日,橫濱隊奪下了中央聯盟冠軍。然而,到了隔天,不知道是不是宿醉的關係,連續出現罹患感冒的球員。

問題就出在啤酒雨洗禮的時間太長了。這是因為橫濱隊已經有38年沒拿過聯盟冠軍了,所以球員們都玩瘋了。一般大概只會潑個10~15分鐘左右的啤酒雨,他們在當天卻玩了超過30分鐘以上。果然是不負當年機關槍打線的盛名。

而且他們把事先準備好的2400瓶用來潑酒慶祝的啤酒都用完了,只好拿出接下來要在慶功宴上用的冰冷啤酒來繼續噴。由於幾乎橫濱隊的球員也都是第一次體驗這種啤酒洗禮的慶祝,所以完全不知道在有點冷的十月下被冰冷的啤酒波到的恐怖之處吧....。

[躲掉啤酒淋浴、因而輕鬆完投獲勝]

2003年9月16日,阪神隊在睽違18年後首次拿下聯盟冠軍的隔天,井川慶投手讓大家看了一場好球。他在面對廣島打線下,只讓對方打出包括一支陽春全壘打在內的三支安打,因而完投獲勝。僅僅才花了兩小時12分鐘就輕輕鬆鬆將對方收拾掉了。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因為井川對酒過敏,所以就以「我隔天要先發...」為理由缺席了前一天的獲勝啤酒洗禮。這是為了準備先發而調整自己狀況的關係。

這件事卻讓井川受到了包括球團高層與媒體「不會配合氣氛」的批評,但對於他那些宿醉的球員同事來說,應該不難想像他沒有去參加有了好投是很值得感激之事。

這就好像是在尾牙或春酒的隔天還是能夠去公司好好上班的人,會讓大家覺得很酷是同樣的意思啊。

[輸給睡翻在休息區的對手而被修理]

其實去年養樂多隊拿到冠軍的隔天也引發了很大的話題。他們前一天剛在主場的神宮球場奪下冠軍,然後就直接搭著新幹線前去迎戰廣島隊。但是養樂多隊竟然在打入延長賽、歷經11局的惡鬥下以6:4贏得了比賽。

而且養樂多隊的選手....在比賽中也都是一副病懨懨的模樣。從總教練真中滿以下,大家都趴在休息區的把手前打瞌睡,讓養樂多隊的休息區就向是深夜的居酒屋櫃台一樣。

在這種狀況下還輸球,就讓廣島隊球迷怒火中燒起來。於是就在爭奪季後賽晉級之中,緒方孝市總教練就被用類似「連宿醉的球隊都贏不了嗎?」的話語給罵到狗血淋頭。

誰知道,大約一年後,緒方教練竟然會接受往上空拋歡呼的大戰果...。只能說職棒勢力版圖的變遷未免也太快了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