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胸懷大志的安提.托爾馬年


譯自:週刊碁2016年9月5日號

托爾馬年初段專訪

文:甘竹潤二

托爾馬年(Antti Tormanen)初段:
1989年6月28日出生於芬蘭,小林千壽六段門下


[前言]

歷經19年之後,再度有歐美出身的職業棋士出現而造成話題的安提.托爾馬年初段,終於開始了他夢寐以求的職業棋士生活。在採訪過程中,他毫不逃避的直視記者的雙眼,說出非常道地的日文時的真誠態度,讓人不知不覺會對他悄然心動。最令人感動的就是他的眼光非常清澄透徹,這點非常棒。所以我們就要請托爾馬年初段來談談他對圍棋的想法、故鄉芬蘭的狀況與未來的夢想。

[與圍棋的相遇]

聖誕老人的居住地、也是嚕嚕米(Moomins)故鄉而廣為人知的童話之國芬蘭,其國土中約有八成是森林與湖泊、河川,因此也可以說是森林泉水之國。由其首都赫爾辛基往北約600公里有個名為歐沃爾的城市,正是托爾馬年初段的家鄉。

托爾馬年(以下簡稱托):
我是12歲時學會了圍棋。我是在網路上知道了「棋魂(棋靈王、光之碁)」這部漫畫,因此就希望變得更漫畫中登場人物一樣酷了(笑)。

其實明明他僅在日本合計住過三年而已,但日語已經到了幾乎可稱之為完美的程度,讓人非常吃驚。當然,他也認得非常多的漢字。除了母語之外,他還會英語、德語等六國語言。

在托爾馬年學會圍棋的2002年左右,芬蘭的圍棋人口不過才200人左右。在他家鄉的歐沃爾市的圍棋俱樂部,也僅有30位會員而已。但在這樣的環境下,托爾馬年也僅花了一年,就到達了業餘初段的程度。

托:
我覺得圍棋應該和其他遊戲不同,不是僅有勝負之分,還蘊藏著其他的道理。因此就算對局的雙方言語不通,還是可以透過一手一手棋來進行心靈對話,這讓我覺得非常有魅力。

2007年,他遇上了後來成為他導師的小林千壽六段,後者看出他在圍棋上的天分,也因此他在2009年因為參加世界業餘圍棋大賽而首次來到日本。當時已經具有歐洲排名前三十名實力的托爾馬年,也因為此次的相遇,而對於圍棋的熱愛思念就更加強烈。因此他就決定從正在學習數學、哲學、心理學、電腦程式學的大學休學一年,前來日本棋院擔任院生研修圍棋。

托:
我也曾考慮過申請交換學生來日本,但後來知道可以單靠圍棋就來日本留學....而且說實話比起去學校唸書,還是直接來學圍棋更有趣。

在日本時,他是禮拜六日去日本棋院上院生的課,平常就去三村(智保九段)道場鍛鍊。雖然他在學時也學過一年的日語,但直到來到日本為止,所有的日語都是靠自己學的。他在日本時是以教英語來交換其他棋士教他學日語與圍棋,這樣一下子就過了七個月。

托:
其實我也想要試試看自己到底能學到甚麼程度。就算是回到了芬蘭,也還是想趕快再去日本學習。我就是想要成為職業棋士。

於是他在2014年再度來到日本,決心成為職業棋士。其父母也很支持他的這項挑戰。畢竟他的叔叔也是滑雪跳躍的金牌運動選手,所以家族對於他想在專業項目領域奮發出頭的心情,非常能夠認同。

托:
我雖然是非常喜歡打譜,但後來對於比較討厭的詰棋與官子也是有好好學習(笑)。因為成績一旦變差,就會更得在這些項目上努力做出成果才行。


[如願晉段]

被身邊的朋友認為非常「認真用功」的托爾馬年,其辛苦求學終於有了成果,今年4月他通過了外國人特別名額的條件,終於加入了職業棋士的行列中。

托:
日本商店非常多,交通又很方便,和芬蘭一樣,非常容易結緣這一點讓我很高興。壽司、蕎麥麵、天婦羅也都很好吃。不過日本的麵包稍微有點甜,我比較喜歡芬蘭那種稍微有點酸、有點硬的麵包就是了。

至於對日本人的印象....

托:
大家都很親切,稍微有點害羞的個性也和芬蘭人一樣,因此讓我覺得更加親切。

他的夢想似乎非常之多。

托:
我希望能夠增加歐洲的圍棋人口。然後開設圍棋中心,灌注心力在普及圍棋上。

大家也對他能夠架起日本、芬蘭與歐洲的圍棋交流橋樑相當期待。當然,他自己也有關於成為比賽型棋士的夢想。

托:
我希望變得更強,而在各項棋賽中活躍,並且必須能夠靠棋士的身分好好生活下去。首要的目標就是先要升上三段。

這是因為規定上以外國人特別名額入段的托爾馬年初段,必須升上了三段,才會被承認為正式棋士的關係。

托:
接下來就是六段。要作夢的話,應該就是七段吧?

在記者「要作夢的話,應該要有更遠大的目標」煽動下,托爾馬年初段,就用著有點頑皮的樣子笑了起來:

那就來當個「本因坊」好了。不過法號要怎麼取啊?直接用片假名來當法號好像也不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