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0)


對加藤正夫名譽王座的愛恨交織思念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07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有機會在甚麼派對上遇上了美麗的書法老師...對,就是加藤先生的夫人。這給我一種強烈的命運重逢之感。她說:「雖然我先生已經不在了,但現在『週刊碁』也還是會寄來我家呢」。看來,日本棋院偶爾也是會做做好事的嘛(笑)

週刊碁中有個我所連載的「煩惱天國」的小單元,所以加藤夫人特別跟我說:「我總是看得很開心」。真是更開心啊,我想這一定也是命中註定吧。好感動!至今為止,我其實不太關心哪個棋界相關的人看過我的連載、也不太在意他們看了會有甚麼感想,但那一瞬間我是特別高興啊。不過,當時我太太仍然在世,而且還很活蹦亂跳的呢。如果事情是發生在現在,說不定會迸出甚麼火花喔(笑)。

我和加藤先生常常在一起在海外對局時去打高爾夫。這讓我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是我們去打球中我問加藤先生的。我問:「今天是你第幾次來高爾夫球場?」,加藤先生回:「第三次」。因為當時是十一月左右,所以我以為他是說這個月以來的第三次,沒想到竟然是那一年的第三次。其實我當週就已經去了三次了說(笑)。

但我們在日本時,大概就只有在棋院才會碰面。而且幾乎都沒有甚麼對話。這應該是因為和對戰的對手太要好就會覺得很噁心吧?不過,去海外對局時,就會生出一種一體同心的夥伴感覺,而想要和對方一起度過快樂的時光。

關於高爾夫的回憶還有一件事。這次則是在去外縣市下頭銜賽時發生的。當時因為天候不佳,飛機無法著陸,我們的班機只好又折返出發的羽田機場。既然飛機行不通,就只能改走陸路。於是我們改搭新幹線,還得換乘渡輪,到達對局會場時,已經是深夜了。於是我就說:「這樣可能會對明天的對局產生影響,可以將比賽延後一天嗎?」,當時主辦的報社、舉行對局的旅館、工作人員大家一點意見都沒有喔(笑)。畢竟那是個凡事都可以慢慢來的時代嘛。

這樣反而讓隔天清閒起來了。此時去打高爾夫,就是理所當然的一步棋了。能和加藤先生一起打高爾夫真的是很快樂的一件事啊。我甚至覺得那場高爾夫是從前未有、以後可能也不會出現的快樂了。畢竟,原本應該是戰戰兢兢在對局的嘛。順帶一提,這也是我和加藤先生唯一一次在日本國內打高爾夫球。

另外一件回憶,則是我更年輕的事。我不知是在哪裡喝酒醉倒,而被送去了加藤先生家休息。當時我甚麼都不記得,卻僅僅注意到加藤先生家的走廊非常寬廣。所以我也在蓋自己的房子時,特別要求要蓋個很寬的走廊出來。

但也許那只是記憶中的錯覺,總之我就是覺得他們家的走廊寬得不像話。但不知怎的,我就是覺得這走廊蓋得很棒。也許這是加藤先生和加藤夫人所醞釀出來的好氣氛帶來的感覺吧...。現在我就每天都在後悔,為什麼沒事要把自己家的走廊蓋的這麼寬啊....。

加藤先生晚年擔任了日本棋院的副理事長與理事長。於是我就看他總是抱著個大紙袋奔波來奔波去。顯然他是為了日本棋界的將來而擔憂吧。所以我心中也充滿了對他的感激之情,真希望他能夠長命一點。雖然我對美麗的書法指導老師這件事還是不能釋懷,這可能是我也到了愛嫉妬的年紀的關係吧(笑)。哎呀,就請加藤夫人原諒囉。在我的心中,對於加藤先生的感覺是喜歡與討厭兩種心情同在的。這點可是千真萬確的。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