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煩惱天國(16)



週刊碁2016年9/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25

[超開心的三場比試]


Q:治勳老師您好,我想來找您討論我今年春天才上小學的女兒日富美(Hifumi,原文是假名,此處為了區別而挑了同音漢字翻譯)的事情。我家原本就有益智玩具「動物將棋(把棋子做成動物的樣子,規則也比正式將棋要簡單)」,因此我那喜歡圍棋的朋友看到後,也送了一套「七路圍棋(日本棋院發行,把棋子做成馬與蘿蔔的形狀,便於兒童記住規則,但規則與正式圍棋相同)」給我們,但他知道女兒的名字叫日富美之後,忍不住說了一句:「叫這個名字的話,恐怕還是比較適合下將棋(將棋大師加藤一二三的『一二三』,發音也是Hifumi)」。說來慚愧,其實我原本根本就不知道將棋的加藤一二三老師與趙治勳老師的事蹟,在朋友推薦下,我看了兩位在你摳你摳動畫上脫口節目之後,才知道圍棋與將棋這種看起來好像很嚴肅的世界中,也有兩位這麼有趣的老師存在,深深為之驚訝。因此,想請教一下當天的脫口秀,有甚麼幕後花絮可以分享?


~岩手縣 黃色BD 40歲 事務員

A:我還記得這大約是去年春天的企劃。其實我並不知道有人說這場脫口秀是「擠爆到超危險!」。我也沒想到原來讓我和加藤一二三老師隨便上台聊聊,竟然是這麼危險的事情(笑)。不過,我們的脫口秀這麼大受好評,也讓我很開心。

當天的主持人是吉川精一先生。聽說以前有主持過紅白歌唱大賽的經驗,仔細一查,才發現他的頭銜非常驚人,竟然是前NHK執行主播!雖然經歷很嚇人,但也是個很好玩的人喔(笑)。

節目的主要戲碼是我和加藤老師進行三場比試,分別是比圍棋、將棋、與口才。圍棋的話是我讓加藤老師八子(應該是吧?),將棋的話是加藤老師少擺兩子。然後我們就一面下圍棋、一面下將棋、再順便悠閒的聊聊天。節目就這樣自然而然地完成了。身為主持人的吉川先生,就有點像是棋證,一面問著我們對局的狀況,一面巧妙地誘導我們往有趣的方向去聊。

結果這三場比試是打成平手。其中將棋是我贏了。開頭我是下得不錯,但後來卻變成了必敗的狀態。然後,加藤老師的王將(相當於象棋的將或帥)卻不知不覺的靠過來(笑)。明明往反方向跑,我就抓不到了說。我想他一定是很想讓我接受觀眾送花的榮耀吧。我聽說加藤老師平常下指導棋時也不太會放水,因此這是他一種故意逗我開心的下法吧。既然如此,我的圍棋也就不太好贏(笑),最後就是我輸掉。比口才的話,也是我們互有勝負。畢竟,我們就只是天南地北的聊聊而已。我從以前就很喜歡加藤老師,只是不知道加藤老師是不是也喜歡我(笑),但也是這樣,當天就非常好聊。

節目的最後,則是要我們公開各自的「細算」。這裡所謂的細算,指的是對未來的夢想、希望與目標。加藤老師說,他的最低目標是至少拿一個比賽冠軍,可以的話希望能再拿一個大頭銜。但加藤老師既然這麼說,接下來就都不可以輸棋,所以我說乾脆直接說一定要拿個大頭銜好了。不過,這顯然是我當時有點得意忘形了,現在剛好藉這個機會跟他說聲抱歉。

至於我自己,如果把以前拿到很多頭銜時當作我的頂點,現在才差不多半山腰(八合目)吧?啊,可能還要更低(六合目)。所以我還有好多空間可以好好努力。不過一口氣就想攻頂,可能反而會缺氧,還是等一步一步來。接下來先朝七合目邁進,然後才是八合目。(譯註:這裡是拿富士山的山道做比喻,一般爬富士山,大約是從河口湖的五合目開始爬,六合目是剛剛上坡沒多久,八合目大約是半山腰。)

而吉川先生的「細算」,則非常好玩。他說既然自己主持過紅白,下次希望自己能以紅白參賽選手出席。相較之下,我的「細算」未免也太小兒科了,只能棄子投降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