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52)



就算照之前那樣把當時的狀況回顧一遍,仍然是無法掌握解決這個瀨越替吳清源提出辭呈謎團的線索。在此能考慮的,就是占領軍中的中國代表可能下了甚麼指示。因為日本投降沒多久,吳清源的日本國籍就被占領軍給取消了。所以他有一陣子是無國籍的狀態,直到昭和24年(1949年)蔣介石所率領的中華民國遷至台灣並和日本建立邦交,才重新登錄為中華民國國籍。

換句話說,吳清源脫離日本棋院是發生在他無國籍狀態下的事,所以瀨越不敢公開真相,有可能是與政治牽連的因素,所以他判斷這件事不要告知吳清源本人會比較好。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就比較合理。


然而實際來看,就算是脫離日本棋院,吳清源只要能夠在十局大賽中連戰連勝,其棋士生命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從吳清源的角度來看,瀨越與日本棋院對他所做的這些措施,就像是無可原諒的背信行為;然而從類似我這種局外人的角度來看,雖然吳清源因為這個脫離事件而被排除在正式日本棋院棋士之外,但其實並不是甚麼令人煩憂之事。

回過頭來看,因為失言而到導致瀨越辭掉日本理事長的事件,就算不是直接的原因,對於吳清源的師兄橋本宇太郎周邊所引起的巨大波浪來說,絕對是遠因之一。甚至說這事是橋本自身所引起的也不為過。因此接下來需要稍微介紹一下橋本相關事件的來龍去脈。

橋本下定決心要把關西棋院從附屬日本棋院的狀態中獨立出來,是因為在昭和25年(1950年)5月第五期本因坊戰中,橋本直落四降伏了岩本薰和、重新登上本因坊寶座的就位式上,日本棋院理事長津島壽一的發言:

「因應時代的要求,以往一期兩年的本因坊戰,希望在今後能改成一年一期」。

雖然一年一期,明明就是橋本自己長年堅持的主張,然而這麼重大的規則修訂,卻完全沒有跟即將就任的新本因坊討論過就直接發表,只能說是可惡透頂。然而津島為何會說出如此不近情理的發言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旦出現了摩擦,就算是些微小事,都可能會引發惡意報復。就因為這兩者之間過往已經引發了不知多少的糾紛,才會增長了津島想要做出這種不合常理的決定。

雙方糾紛的發端,是來自於日本棋院會館重建的問題。日本棋院要求關西棋院要分擔五十萬日圓的募款。然而,關西也一樣想要建立自己的會館。因此經過交涉,結果是日本棋院加上了在關西募集的錢有一半可以用在關西的條件,開始進行正式的募款。

不過關西方面募集了超過預期的百萬日圓捐款。這是因為身為捐款主力的關西財金界,具有與東京對抗的強烈意識。有很多人直接說如果是為了關西就會捐錢、但如果要用在東京就不想捐錢;並且透過負責募款活動的關西棋士傳播出去:希望能把自己捐的錢用在自己的地方。最後竟決定一毛錢也不會交去東京。

東京方面不用說當然是對這樣的違約行為大動肝火。於是身為關西棋院副理事長的橋本,就背負了一身的東京反感。戰後,作為復興日本棋界代表的日本棋院理事長,正是橋本的老師瀨越憲作,但他卻因為吳清源失言而不得不在昭和23年(1948年)辭職,接任的理事長正是津島壽一。而津島也是對橋本投出反感的東京代表,從此之後,雙方就站在關東關西的頂點無限擴大雙方之間的爭執。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