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有點小瘋狂的週末(2)


難纏的小傢伙降A調修理結束後,接下來我準備的第二把樂器則是跟著我征戰大江南北大約有三年多的低音單簧管。由於這一把樂器正是Y牌生產的,感覺就更有話可以聊。

果然打開樂器盒一看,袴田大師就說:
喔,這是最初期的YCL-622啊。

我:
沒錯,這是一把很老的樂器,不過還是很好吹喔。順便說一下,我還滿喜歡Y牌的樂器,除了低音單簧管外,我還有一把降E調,也是Y社生產的。

後面這半句,好像正好說到大師的心坎裡,立刻追問我那把降E調的型號是681還是881?我回說是681,而且實際使用狀況還不錯。大師就開始補充681和881的設計上的主要差異在於連桿內部的鐵芯設計,當然是後者比較好,不過詳細的內容沒有全部聽懂,這裡只好割愛....。

回到正題,這次之所以會拿這一把來調整,主要是因為最低的C#這個音太低(雖然這個音實際上很少出現),聽起來和低半音的C距離很近;此外只要是接近上下管連接處的附近的音都會有點塞,也想請大師幫忙看一看。

大師看了一下上下管的部分後說:其實當初我們在設計低音單簧管的時候,也看過很多家生產的不同版本,這其中我覺得做得最好的,還是S牌的低音單簧管,給了我們很多啟發。順帶說一下,新一版的622上下管連接桿的設計概念,就是我想出來的喔。另外啊,下管的頂端不是有一圈金屬環嗎?這個金屬環還要加上一顆螺絲鎖附,主要是為了防止季節交替熱漲冷縮,直徑最大可能會相差到2mm(!)的設計喔。後來也有人直接把頂端全部改成金屬槽的設計,但我還是覺得金屬環加螺絲是比較好的做法。

至於低音C#,袴田大師看了一下:這種最低的音,其實必須會動到金屬喇叭口(因為音孔在喇叭口上),基本上是沒辦法調了,只好請吹奏時想辦法自己吹高了。至於其他按鍵不順或有點塞的問題,我可以先來看看。

不過,到了這裡,光花在我身上就快兩小時了,後面包括黃荻老師在內等客人的樂器是越排越多,再不處理可能會害郭老闆無法收場。因此,按鍵調整的部分,就轉由吉田大師來幫忙。吉田大師話比較少,就是默默地開始調整樂器。因此我還是繼續跟很愛閒話家常地袴田大師聊天(誤)→幫忙黃荻老師翻譯(正)


2016-09-24 15.56.43.jpg

於是黃荻老師也加入了熱烈討論群之中 :)

順便說一下,照片左邊是禮拜六負責翻譯的郭夫人的背影。郭夫人的日文非常好,後來問了吉田大師,原來也是在Y社工作很久,所以日語是基本能力。


黃荻老師帶來的則是B牌最新的機種Tradition,首先就請大師鑑定:這把樂器值不值得買啊?

袴田大師,端詳了一下,說:
不愧是B牌,不少地方的做工就是弄得很確實。不過,我看了這麼多年B牌的樂器,我覺得R-13是最棒的,可以說是名器啊。這是因為它的內徑設計,讓聲音比較集中、可以傳得比較遠。好比說,NHK交響樂團的是首席不是松本健司先生嗎?

黃荻老師:
對,我認識他。

袴田大師,接著說:
他是用B牌托斯卡的樂器,但是另外一位首席伊藤圭先生則是用了一陣子的托斯卡後,又把樂器換成了Prestige,就是因為他在東京某個(我沒聽清楚是哪一個)音樂廳演出後,發覺托斯卡沒辦法在這個場地達到他想要的效果,所以才換掉的,基本上是同樣的原因。

不過,八卦不能聊太多,還是得趕快來聽一聽黃老師這一把Tradition有何問題。原來這一天黃老師帶了兩把Tradition,一把是自己的,另一把則是林佩筠老師的(其實另外還有愛徒陳昭志等人的樂器)。林老師的那一把,似乎是中間的C#與其上E有些雜音。

袴田大師看到這個問題,直接就說C#這個有雜音的問題,根本上要把這個音孔拉高(從管體弄個類似煙囪的柱子凸出來),但Tradition的設計本身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設計(現在也越來越多高級的樂器是這樣的設計了),所以他還是先拆開按鍵來試著調整。至於
左手食指所控制的E的音質,通常其實和左手無名指控制的音孔(C/G)的設計有關。如果左手無名指的音孔,也能增加類似煙囪那樣凸出的柱子的話,除了能改善E的音質,就連高音La(左手中指)有點刺耳的鼻音問題都能解決。但是同樣的,現在設計已經固定了,只能也只能先看看是不是有甚麼特別問題了。

結果有趣的是,這個E單純只是音孔形狀的問題---剛出廠的樂器,通常因為剛加工完成,所以音孔的邊緣還是接近直角的狀態,所以容易會有雜音。只要稍微修成圓角的形狀,就有很大的改善。至於C#鍵,大師是怎麼調的,我就沒看懂,只知道黃老師拿了調整好的樂器,聽起來就很好聽,看來又是秘藏的妙手奏效了 :)

順便補充一下,看到黃老師正在塗潤滑油組裝樂器要試吹時,袴田大師又若有所思的說出一句:其實啊,最好的軟木潤滑油,是長號用潤滑油喔。聽到這裡,我覺得非常高興,因為前一陣子在日本那邊的論壇看到了類似的說法(參照:神奇的Y牌小號中心),如今又得到了印證,以後就可以更放心使用了(笑)

接下來,則是陳昭志師弟的樂器似乎左手小指所控制的F/C鍵有很容易鬆掉的問題。袴田大師說,這個鍵因為很長,彈簧的力道比較大,很容易疲乏,所以新的高級樂器大多有個調整螺絲設計來讓使用者自己調整(Tradition似乎也有這顆調整螺絲,但我沒有注意看)。而沒有調整螺絲的樂器,則可以用類似寶特瓶的材質,墊在彈簧上就可以改善這個問題。不過,這個小改造需要有相當的功力,所以一般技師不太會這樣弄。其實我的低音單簧管也有類似的問題,因此袴田大師和吉田大師兩人就各自剪了一塊,分別解掉了這兩把樂器的問題。

到了這裡,我的樂器也調的差不多,看看時間竟然已經四點半了,只好趕快向黃老師、袴田、吉田兩位大師告辭,回家更換「武器」---把用不到的降A調卸下,換裝成重奏用的全副武裝打扮(背上背著Contra-Alto,左邊揹著Alto,右邊提著Bass),不然就趕不上晚上六點半的重奏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