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9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49)


10.除籍

說離譜恐怕也很難找到比這離譜的事了。吳清源竟然直到昭和四十三年(1968年)為止,完全沒注意到自己早在昭和22年(1947年)就已經失去了日本棋院的棋士資格。

在十局大賽結束、與讀賣新聞的合作關係也解消之後,吳清源直接和王座賽或職業十傑賽等職業棋賽的主辦報社交涉而能夠參加這些比賽,但在他也打算參加本因坊賽而向日本棋院提出申請時,收到了日本棋院「您不具有日本棋院棋士資格,請重新申請加入日本棋院後再來申請參加比賽」的回覆,此刻他才知道他自己早被日本棋院除籍的事實。

我聽到這件事之時,覺得這幾乎無法令人相信。比起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我更覺得吳清源完全沒注意到這二十年間自己被除籍是非常不可思議且難以置信之事。

日本棋院這邊,在吳清源於昭和22年脫離的兩年後,即昭和24年(1949年),給予了吳清源榮譽客座棋士的待遇。這是即便在吳清源和讀賣新聞簽下專屬契約,沒有讀賣新聞的同意不能參加任何棋賽下,還是願意尊重其偉大功績,才贈與榮譽客座棋士的特別待遇。

說到昭和22年,正是在吳清源追隨璽光尊、和橋本宇太郎進行第一次十局大賽之中,他沒有和棋士同伴們進行任何交涉、當然也沒去想過榮譽客座棋士到底是個甚麼樣的資格。在這樣的狀況下,就算他後來脫離璽宇教、以讀賣新聞專屬棋士的形式繼續參加十局大賽,但參賽的交涉工作也完全委託給經紀人多賀谷信乃,所以他完全沒去關心自己到底變成了甚麼身分或是他和日本棋院的關係變成甚麼樣子。

這二十年間,世人一般的眼光,只看到了身在讀賣新聞的吳清源在十局大賽中將日本棋院的頂尖棋士一一斬於馬下。而且,也因為吳清源一路贏了下去,這種印象就越來越強烈,大家都把這種吳清源獨自對抗日本棋院全體棋士的戲碼看成了圍棋界固定發展的模式。至少,在我眼中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

其中有一點我不明白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吳清源和讀賣新聞到底是簽了怎樣的合約。因為並不存在有簽名畫押的契約文,正如吳清源自己所說:「我是優先參加與讀賣新聞合作的比賽,其他報社的比賽若是沒有讀賣的承諾則絕不參加。我可是忠實地遵守這樣的君子協定」。根據他這樣的說法,所謂的契約不過只是君子協定,因此很難想像獨賣會為了獨佔吳清源而要求他脫離日本棋院。

也是這樣,吳清源被日本棋院除籍之事就變成了一大懸案。雖然這是件相當離奇之事,就在吳清源從頭到尾都沒參與也不知情下,日本棋院受理了吳清源提出的辭呈。而且替吳清源提出辭呈的,竟然是他的老師瀨越憲作,真的只能說是怪談了。就日本棋院這一方來說,基本上的確是把瀨越與吳清源是看成一體的,所以受理了吳清源的辭呈,並且在日本棋院理事會中也獲得了認可;結果吳清源在二十年之後才來說自己並不知情,其實日本棋院也覺得非常頭痛。

知道自己早被日本棋院除籍而大吃一驚的吳清源,立刻去詢問當時還健在的老師瀨越憲作,想要找出事情的真相。不過也沒能獲得令人滿意的答案。

「當時有來自各方的種種壓力,因此這也是不得已之事。到了隔年,我自己也被要求辭去了(日本棋院)理事長之職。」

因為以上瀨越的說明之中,一句也沒提到施加壓力的來源為何。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