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48)


且把話題再拉回到成為新本因坊的坂田和吳清源下的三局賽上吧。這場三局賽的第二局,是拖到了當年的11月中,距離下完的第一局已經經過三個月了。不用說,這段空白是因為摩托車車禍住院所造成的。我對這一局棋留有鮮明而強烈的印象,正是因為這一局棋的觀戰記就是由我負責的。而且這一局的棋證剛好又是高川格。

高川就在這一年才剛剛把本因坊交到了坂田手上,但那種丟掉頭銜的遺恨在此局進行時卻已經消失了。我們在對局處碰面之時,高川是以輕鬆快樂的語氣這麼跟我說的:

「由於我才剛當過棋證,所以也不會特別在意,但其實擔任棋證意外地是件光榮名譽的工作喔。特別是我這次可是要來當吳先生與坂田先生的棋證呢」。

我雖然從以前開始就對吳清源這個名字非常熟悉,但其實是直到此刻才第一次直接接觸到他的對局。對局處是設在箱根強羅的石葉亭,在對局的前一天傍晚,吳清源才在護士的陪同下抵達對局會場。我馬上就在責任記者三谷水平的帶領下,前往吳清源的房間打招呼。吳清源就直接穿著中山裝式的上衣,腳放在熱暖桌中保暖。

我把當時的印象,用以下的短文整理出來:

「雲上人---就是我腦海首先浮現出來的詞彙。小平頭、寬額高鼻、紅潤的肌膚、帶有獨特圓潤腔調的高亢嗓音。我想至今為止,我從未看過像他這樣脫離塵世的人物。

---由於我現在腳有傷,只好這麼失禮地坐著回答---

吳先生就是用這樣笑顏洋溢的方式回應我們的問候。這一年的夏天,吳清源出了車禍、右腳骨折、至今仍未完全痊癒,所以才需要護士一起陪同。大概也是這樣的狀況,這種給我像是雲上人的印象就更加強烈了。」

後來回想此事,我之所以會對於首次見面的吳清源抱持這種雲上人的印象,跟他打贏了所有的十局賽而成為昭和棋界的王者、甚至放到整個圍棋史來看都應該會是排名第一的棋士、而成為我憧憬的對象有關,同時在我看到他本人時,那種完全沒有違背憧憬的風格與氣氛,毫無疑問地讓我更加確信他就是這樣的人物。

然而,這位棋界的巨峰、而且被認為是其王者地位無可動搖的吳清源,卻在五十歲前後出現了等於是讓他提前退休的狀況。就是他的車禍後遺症在一年之後突然發作,其引起的精神障礙成為了讓他得入院治療的不幸事件。雖然後續是幸運地回復健康狀態,其精神狀態卻已經再也無法讓他登上需要猛烈持續緊張的爭棋修羅場上了。雖然這是非常讓人遺憾之事,但也只能說是宿命了。

說也奇怪,這場悲劇竟然是發生在從爭棋形式轉變成頭銜賽形式的時期之間。或許,這是棋神為了能讓十局賽霸主吳清源的名號能夠永垂不朽,特地苦心製造的演出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