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47)


同時負責本因坊戰與對吳清源三局賽的每日新聞三谷水平記者,也曾苦笑著跟我說過:

「這個三局賽,等於是拿到本因坊後,再向吳清源請教的比賽。大家要這樣看也沒關係啦。」

這句話是聽起來多少有些自暴自棄的牽拖之詞。

話又說回來,從這一系列的三局賽結束後來看,可以發現高川在後來振作了起來。到昭和36年(1961年)2月第七次三局賽結束為止,吳清源的總成績是十四勝七敗(十一連勝之後,吳清源的成績是三勝七敗)。而這一年吳清源也已經47歲了。

在同一年,本因坊換成了成功阻止高川十連霸的坂田榮男。換句話說,這一系列的三局賽的對手也從高川換成了坂田。這場新的三局賽第一局是在同年的七月舉行,但到了下一個月的八月,吳清源卻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大災難。

當時他為了出席日本紅卍教的理事會,而走在椿山莊附近的目白通(路)上,卻被摩托車撞飛而身負重傷。他在昏迷的狀況下直接被送去了位於雜司谷的東京大學醫院之分院。他只被注射了止痛的藥劑,就被安排睡在多人病房的病床上休息。醫院方面甚至跟前來做調查報告的警官說明這只是沒甚麼大不了的傷,所以既沒照X光、也沒做腦波或心電圖的檢查。

到了當天晚上,讀賣的前觀戰記者覆面子、也是當時吳清源經紀人的多賀谷信乃趕到了醫院。吳清源因為右腳非常疼痛,就請他幫忙跟醫院要求照X光。沒想到醫院還是回答照了以後沒有任何地方有異狀。原來,醫院竟然是對沒有任何疼痛的左腳而不是右腳去照X光。一般來說,就算是心不在焉的X光技師拍錯,患者自己也該會注意到拍的到底是左腳還是右腳;但一向對俗事毫不關心的吳清源,就完全沒發覺對方拍錯。

最後終於發覺出錯的醫院方面,趕快替吳清源重拍了X光,這次才發現他是有右腳骨折與腰間龜裂兩處重傷。因此他腳上包了石膏、腰上帶著護腰,開始過著兩個月的住院生活。然而,根據吳清源的說法,直到出院為止,醫院也還是沒幫他做腦波或心電圖檢查。

吳清源在事故當時是一度昏迷,照理來說頭部應該是有受到了甚麼傷害才對,所以他在出院之後也一直頭痛不止。果然到了隔年,就出現了車禍的後遺症,甚至還發生了精神錯亂、一時陷入人事不省之中,最後不得不再度住院,而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就在這樣的狀況下,以新舉辦的名人賽為首,還有其他的比賽還在進行,於是他也只能勉強地忍受身體病痛,繼續對局下去。正是如此,他也無法找回過去在十局大賽時代的勝利運勢了。這不得不說是車禍所造成的致命傷。因此可以說這些煩人的車禍後遺症,威脅到了吳清源的棋士生命。

「單就我受傷送醫這件事來看,天下聞名的東大醫院為何會做出這樣錯誤百出的檢查診斷,直到現在我都無法理解」。

這是吳清源自己所說的。但說到天下聞名的某某醫院,也不過是這樣的程度而已。即便照X光錯把右腳照成了左腳,醫院方面卻從頭到尾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說。而且光是把吳清源貴重的棋士生命一口氣縮短到幾乎結束這一點,就不知帶給圍棋界多大的損失。從這點來看,真是非常難看的醫療人員啊。換句話說,吳清源在這場車禍中,等於遭到了雙重的災難。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