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3)


鄭:
時代是以非常快的速度變化著,音樂也不例外,特別是古典音樂的聽眾的確是逐年減少。在美國有很多音樂團體、管弦樂團等都開始導入了新措施,才能一面守住傳統、一面配合時代變化來行動。不過,美國的學校還是持續減少音樂課程,而且選修科目也越來越不重視音樂了。這不僅僅是古典音樂這種類型的音樂的問題而已,而是整個音樂界、也是教育現場的一個重大課題。對我們來說這,也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摩:
以前我也完全沒想過費城管弦樂團竟然會倒,但實際走到這個程度時還真的很慘。所以我總是在想能讓更多人明白音樂魅力的教育是非常必要的。如果能有更多機會讓小朋友聽到古典音樂就好了。所以還是得說教育非常重要,但我們這些大人在教育小朋友喜歡音樂上還是有很多課題必續檢討。我現在並不是只有參加管弦樂團的活動,也會在世界各地舉行音樂會與大師班。這樣的話,就能和更多的朋友相遇。如此就能告訴大家我所擅長的工作---音樂以及單簧管的優美之處。

鄭:
您未來有何計畫?您應該很常來日本對吧?

摩:
我很喜歡日本,每次來拜訪時都覺得已經等很久了(笑)。

我和小澤征爾先生合作共演的音樂會可說是我職業生涯最重要的一部分,這個和他一起灌錄的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預定未來會在環球唱片公司發行。我常年愛用的巴坤(Bakun)公司的「摩巴(Moba)」型單簧管也想讓更多的日本單簧管演奏家嘗試看看,讓大家能實際體會一下這種樂器的優點。

每個人對音樂的喜好都不同,但我覺得就是這樣才更必須為了培育出自己的音色而每日不停的努力著。這不只是在講練樂器,即便是套用在人生上也適用。嘴巴上說「要相信自己」是很簡單,但真要去實行卻很困難。如果能去思考自己能用怎樣的形式表現出自己,就能在日常生活的各種方面上發揮很大的作用。這不僅能成為推動自己進步的動力,也能和周圍的人們建立起來良好的信賴關係,我相信這也是讓人生更加精采的重要部分。我也很期待下次造訪日本時,能夠和更多日本單簧管演奏家交流。今天也很感謝優樹你大老遠跑到費城來採訪我。

鄭:
不客氣。

===

單簧管在費城 Vol.18

這次我們要遠離紐約,改播出「單簧管在費城」(譯註:這個單元原本叫「單簧管在紐約」)。這是個離紐約130公里,開車大約要花兩小時、並且充滿歷史與電影舞台的城市。

文:鄭優樹

在世界各地大受歡迎的巴坤單簧管

說到費城,首先就會想到電影「洛基」中主角洛基爬著費城美術館樓梯的著名場景(順道一提,這段樓梯,後來也被取名為「洛基樓梯」,是不是很符合美國人的作風呢?)。這是因為費城有很多音樂與藝術興盛之處,也是名家輩出之地。

這次這篇,主要是來介紹本期雜誌的封面主角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中超出篇幅的部份,也想順便介紹一下費城管弦樂團的大本營基美爾中心(Kimmel Center)。

鄭:
由於本雜誌是單簧管專門雜誌,因此接下來想請教一下關於單簧管本身的部份。摩拉列斯先生您給人有隨時都帶著樂器的印象,現在好像也總是在練樂器的樣子。

摩:
我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嗎(笑)?這是因為我實在太愛單簧管這種樂器了。我喜歡吹降E調單簧管、也愛吹低音單簧管,也會用巴賽單簧管(Basset Clarinet)演奏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不過,光是在練習,未必是好事。還是得要時時刻刻動腦思考,並且抱持著熱情來練習才行。就算是很小的目標也沒關係,但必須先決定出甚麼目標來練習才會比較好。

好比說,如果今天開始要練樂器,就必須先想好要為了甚麼來練習,正如以往是為了達成了甚麼目標來練習一樣。接下來如果能明確訂出未來一週、一個月、三個月、半年的計畫,就可以隨時來好好確認自己該做些甚麼練習。當然,也常常會出現不如預期順利的狀況,但有努力與沒努力的結果還是有天差地遠的區別。除此之外,不只是單簧管演奏家,還要多和其他樂器的音樂家相處。我們常常能從不同樂器的演奏家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在我剛開始學習單簧管時,真的是每天都往老師家跑。雖然不見得所有的老師都會讓你每天來,但除了自己上課的日子外,就算去參觀其他學生上課的樣子,也能夠學到很多東西。因為你就能看到某位學生在自己可以簡單吹出來的東西上卡住,但也可以看到對方輕輕鬆鬆就吹出自己怎麼都吹不出來的東西。總之,當時我是有將可吸收的東西要全部吸收起來的強烈意志。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