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44)


本來在認識高川之前,我也不是對圍棋世界完全不關心。我是小學時學會了圍棋,中學肄業後來到東京工作的小山書店中也有川端康成或豐島與志雄這些愛好圍棋的文人常常出入。特別是川端康成接受了替秀哉名人退休棋寫觀戰記的工作,也和吳清源非常熟。在「莫愁」一書中也提到過吳清源從富士見高原療養院出院後和川端康成一起去伊豆旅行的事情。此外,當時有一個所謂文人碁會的聚會,由村松梢風、木村義雄(將棋棋士)、川端康成、尾崎一雄、榊山潤、柳田泰雲(書法家)、山崎剛平、倉島竹二郎、松平一人等十二位「武士」組成,全部接受吳清源讓六子下指導棋。結果,聽說只有砂子屋書房主人山崎剛平一人贏了兩目,其餘十一人則是一一敗下陣來。

其實,在戰前組織並維護起文人碁會的,其實就是當時的「圍棋俱樂部」雜誌的總編輯野上彰。其實替吳清源的隨筆集「莫愁」整理編輯的,也是野上先生。他也是位詩人,自稱是川端康成的嫡傳弟子,所以偶而也能在小山書店中看到他露臉。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在日本打敗仗之後沒多久,他會陪著高川七段來到小山書店。在那個食糧困頓的時代,職業棋士們的生活都非常窮苦,即便是接近頂尖棋士群的高川七段,也陷入不得不出來教棋賺錢的狀況。

當時一般對於高川七段的看法是,比起爭奪巔峰的勝負師,他更可能是以圍棋普及教育者的角色而有所大成。畢竟他也是少數可以自己寫文章的棋士之一,並且在他二十八歲的昭和十八年(1943年)出版了「圍棋定石集」一書,之後在各圍棋雜誌上的專欄執筆次數,可說是職業棋士間的頂尖程度。

不過,雖然他表面上看起來沉穩、還被大家看成是教育者勝於勝負師的人,其實這種特性,反而是一種他所具有的獨特勝負師資質。儘管如此,高川不是勝負師的先入為主觀,還是不知不覺在大家的心中成形。

這種觀念,不僅是在職業棋士之間,恐怕是連高川自身都沒意識到的盲點。就算他在昭和二十七年(1952年)從當時的本因坊橋本昭宇手中奪下了本因坊,甚至還連續衛冕了兩三年,還是被人說成是「無力的高川」,認為是勝負師的看法仍然很少,可見這種先入為主觀有多麼的根深蒂固。

而我們這些文人,是從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到二十三年(1948年)止,接受了高川七段三年的外出指導課程。當時的高川,還被指定去幫忙日本棋院的圍棋雜誌編輯,由此也不難想像,棋院方面對他是有怎樣的期待了。

而這段時間,也是日本棋院的寵兒藤澤庫之助八段之時代。畢竟他比高川小四歲,又有二十幾歲的日出東昇氣勢,因此被認為是開始和橋本下十局賽、具有特別地位的吳清源一樣,登上棋界的巔峰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在昭和二十二年(1947年)春,藤澤八段也確實來過我們小山書店。當時是和加入我們棋友陣容之一的哲學家速水敬二下指導棋。其實這也是準備登在圍棋雜誌的企劃案,而見證與解說此局棋的人,正是高川七段。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