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0)


禁衛軍月報「紅羽(Plume Rouge)」編輯委員中負責音樂內容的禁衛軍最高樂手的馬佐特別採訪了加入禁衛軍樂團才八個月的這位樂團史上首位女性演奏家的希爾薇.郁(Sylvie Hue),請她談談對於這個目前已經是她的職場環境的評價與意見,她說:

「我首先要說的是:我覺得能成為這個樂團的一員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我有機會用自身的能力來替這個優秀樂團的名聲貢獻一些力量,畢竟能夠考上樂團總是會讓所有的器樂演奏家覺得非常高興。更何況,我考上的是禁衛軍樂團,除了高興以外,還覺得很驕傲---這是依賴法國管樂界最偉大天分建立起來、讓觀眾看見它具備長遠優異傳統技術的美麗藝術組合,就算我能貢獻的僅僅是一點點的部分仍然會覺得很驕傲;因此這種高興比起一般考上樂團之喜悅還要加倍。

不管在怎樣的領域中出現創新,都是理所當然之事,因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永久維持現有的狀況,早晚得和至今為止的狀態決裂。然而,重要的是要在發生創新的變化時不要出現激烈的衝突、也不要因為發生變化而傷害到彼此的情感。在我加入這個樂團前,就很注意到這件事的重要;但這畢竟還是要靠雙方共同努力才行。實際上,就算規則隨時都可以修改,但真的要改變習慣與心情,往往還是需要很長的時間。至少在我的心中,覺得這樣才是更有人性的作法。這就是我前面說過需要小心的地方。

對於禁衛軍樂團接受的方式,我特別想說讓我感到非常友善,讓我不需要特別努力,就能融入其中。職業音樂界女性管樂演奏者非常少也是事實,所以對我們女性來說,要和男性團員一起工作可說是理所當然一樣的自然。不過這無法完全說明目前的狀況。在很多職場都已經有女性加入的現在,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被視為異常現象了。換句話說,這在現代社會已經是一種慣例了。從這種見解來看,有一位女性加入了禁衛軍樂團,可以看做大家都認同這種現象,讓全體女性進入職場的動向更推進了一大步。此外,至少對我來說,在禁衛軍中我所接觸到的各位人士,並不會讓我覺得他們是在進行一種唐突的革命,而是一種必然的發展。身為女性,或許會成為讓我融入這個樂團的障礙,其實也是一種機會。我想不管是怎樣的經驗,都不可能像這個樂團一樣帶給我這麼豐富的藝術與做人處事的經驗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