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

大衛.席弗林專訪(2) 完


總是在尋求新作品

鈴:
今晚您演出的曲目,有很多是被稱為單簧管代表作品的曲子,因此想請教您是用怎樣的想法來挑選曲目的?

席:
由於我不太常來日本演出,所以我就挑我演奏過很多次的樂曲中最喜歡的曲子出來。只有巴汐(L. Bassi)的弄臣幻想曲,是我的學生很常吹、但我自己卻沒演過的曲子,也因此我從去年就打算開始練這首曲子來演出。

鈴:
原來如此,請問您上一次來日本是甚麼時候的事?

席:
2004年的9月吧?所以算起來已經是十年以上的事了。不知道你認不認識大山平一郎?他以前是洛杉磯愛樂交響樂團的中提琴首席,後來辭掉工作回到日本,當時就在福岡的九州交響樂團擔任音樂總監。我就是在他的指揮下來演出協奏曲與巡迴演出室內樂。

再上一次來的時候,則是我還在克里夫蘭交響樂團時的事情,那就是四十年以前了。因此希望將來能更頻繁來日本拜訪。

鈴:
想請教您今後的活動計畫與想進行的計劃。

席:
我總是會找找看有沒有甚麼好的新作品,或者是直接委託作曲家寫新的曲子。上週我才剛灌錄了新的CD,編制是單簧管和弦樂四重奏,曲子是以PDQ巴哈為筆名寫了很多搞笑作品而著名的彼得.席克里(Peter Schickele)先生所寫作的,總共五個樂章,是非常優美的作品。這是我和美國的米羅弦樂四重奏共同合作的錄音。

此外,我也打算利用今年到明年之間,進行把近年來由我首演的一些新作品錄成CD的計劃。

鈴:
此外,也想請教您使用的樂器與吹嘴等配備。

席:
我是從去年夏天開始換成巴坤(Bakun)公司的黃楊木(Cocobolo)製摩巴型(Moba)單簧管(譯註:參照這一篇 XD)。我非常喜歡這把樂器。

我使用的吹嘴也是巴坤公司的產品,簧片大多是用凡德倫(Vandoren)公司的V12,但我也會嘗試新出來的簧片。我常常會找是不是有甚麼好的新葦材(Cane,單簧管簧片的原材)來試試看。至於束圈的話,現在則是銀石(Silverstein)。

鈴:
以前您所使用的樂器和現在使用的摩巴行單簧管有哪些差異呢?

席:
主要是音色、音準與反應這三點。現在雖然有很多真的很不錯的單簧管出現,但我卻特別喜歡黃楊木版的摩巴型單簧管的音色。而且巴坤公司的巴坤老闆也很親切的給我很多協助。就像剛才,我才說了一句「你不覺得這裡的音準稍微有點偏高嗎?」,他就立刻幫我調好了。他似乎就是以看到自己製作的樂器實際被演奏出來為樂,因此特別仔細地把樂器做好。

鈴:
或許只舉一位作曲家可能很困難,但我還是想請教您有甚麼想推薦給我們日本人的美國作曲家的作品呢?

席:
我最喜歡的美國作曲家作品就是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了,但我想這個曲子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了才對。不過,單就現代作品而言,其實還有很多其他優秀的作品。

如果要我舉出這其中最成功的美國作曲家作品的話,我想應該就是艾倫.佐利希(Ellen Zwilich)所寫的單簧管協奏曲了。這首作品是完成於2001年,而在2002年進行首演。作曲家原本在2001年夏天寫出了一個明快的樂章,但之後沒多久的9月發生了大悲劇(紐約911恐怖攻擊事件),所以第二樂章就寫成了哀歌的形式;最後一個樂章則是要展現高超技巧的華麗終曲,因此整體來說是一首非常精彩的曲子。這首作品在兩年前,由Delos唱片公司(譯註:席弗林是Delos的簽約音樂家)發行成「席弗林與朋友們」的現場錄音專輯CD上市。

鈴:
最後想請您給未來的新秀單簧管演奏家一些建議。

席:
我想說的就是要努力做好音樂。再來,最重要的就是必須很清楚自己應該做些甚麼。對於自己的工作必須用很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但是對於別人的期待必須有彈性的對應方式。除了參加各種樂團的甄試以外,也要想辦法替自己製造演奏的機會。因為越是增加和其他音樂家一起演出的機會,越能掌握住身為演奏家的臨場感覺。然後,也請大家確認一下這是不是自己真的想做的音樂。如果在過程中產生了疑問,就應該去尋找是否還有別條路可走。畢竟,這並不是一條好走的路。

*席弗林先生是在3/14、3/15分別在東京與大阪的Dolce樂器公司(巴坤公司的日本代理)的小演奏廳演出。主要演出的曲目為蒲朗克、德布西、史特拉文斯基、布拉姆斯與巴汐的作品。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