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1)


譯自:The Clarinet雜誌 Vol.59 2016年夏季號

~生於波多黎各的單簧管先生~

里卡多.摩拉列斯專訪

採訪/翻譯:鄭優樹(單簧管演奏家)

[里卡多.摩拉列斯(Ricardo Morales)簡歷]

1972年生於波多黎各,現在是費城管弦樂團單簧管首席,他也經歷過包含大都會歌劇院在內的許多樂團首席經驗,也曾在小澤征爾所指揮的齋藤紀念管弦樂團擔任過首席。除了各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外,他也以單簧管獨奏家或是室內樂演奏家的身分在樂團活躍著,也和許多樂團合作過協奏曲。作為教育指導者,他也在茱麗亞音樂院、寇帝斯音樂院等許多著名音樂院中任教。其活躍的舞台也不僅侷限於美國,甚至擴張到了歐洲與亞洲各地。

前言:
這次我們邀請的是稱之為首席先生也不為過的優異單簧管演奏家里卡多.摩拉列斯先生,並且是直接在他的主場---費城管弦樂團的大本營基美爾中心(Kimmel Center)進行彩頁攝影與專訪。這也是他首次出現在本雜誌上。

在充滿音樂的一家中成長

鄭優樹(以下簡稱鄭):
您好,感謝您今天在百忙之中抽空出來接受我們的專訪。雖然聽說您才剛從義大利回來費城,還在辛苦地調整時差,不過今天還是要請您多多指教。馬上進入正題,先請您談談從出生到開始學音樂的過程。

里卡多.摩拉列斯(以下簡稱摩):
能夠接受像你們這樣優秀的單簧管專業雜誌的採訪,我是絲毫感覺不到時差的疲勞感呢(編輯按:事實上,在我們採訪之前,摩拉列斯還在進行三小時的排練!)。我是出生於波多黎各,父母雖然不是音樂家,但卻非常喜歡音樂,於是家中總是充滿著樂聲。這不僅是從唱片中欣賞音樂,也實際聽了很多的現場音樂會,而且家中也常會有親戚與家人一起共同演奏。我總共有四位哥哥與一位姐姐,大家都以職業音樂家的身分活躍著。也是因為我們是大家族,所以家中總是有著滿滿的音樂。

我自己則是在11歲左右開始接觸單簧管。當我拿到這種樂器的那一瞬間,就有「就是這個了!」的感覺,特別是它的音色非常吸引我。在我學單簧管之前,也有接觸到很多其他樂器的機會,但都沒有出現像遇上單簧管那樣的熱情。我很快就沉迷於單簧管之中,所以在第一次正式上課前都還在吹,結果吹太多了,上課時反而吹不出來。不過,當時教我的老師非常優秀,讓我學到了關於單簧管的一切知識。大家聽到波多黎各,可能會有這是個遠離古典音樂等文化之地的感覺,其實那裏也散發著以西班牙為首的許多歐洲文化喔。比如說,有名的大提家卡薩爾斯(Pablo Casals)就從1955年起住在波多黎各,還和當時還很年輕的大提琴家瑪爾塔(Marta Casals Istomin)結婚。數年後,他開始舉行了卡薩爾斯音樂節,也參與了許多音樂學校的創辦。拜他們夫婦之賜,波多黎各也孕育出了優秀的音樂傳統。瑪爾塔女士本身也是繁榮波多黎各音樂界的重要人物,後來也擔任過曼哈頓音樂院等名校的校長。也因此波多黎各有很多具有豐富音樂教育的公立學校,而我就是在這些學校的其中之一開始學習音樂。由於常常有優秀的美國音樂家到這裡演出,所以我們也聽了很多這些音樂家精彩的現場演奏。

這些經驗後來都帶給我的人生很大的影響,可以說是我最重要的財產。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