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比賽記(上)


說來話長,總之這一切的開始可以追朔到兩年前某大校友團的演出。


某大校友團自從在2011年復活後,由於團員們各自有家務、私事、學業要忙,逐漸無法前來演出,原本就有點捉襟見肘的單簧管聲部就越來越難湊齊足夠的人數,而不得不向外求援,就是一般說的找槍手啦。

我首先就是詢問現在正在某社區管樂團擔任團員的高中學弟賴醫生。當醫生的好處就是人家在上班時,他在放假;相對地,也出現了人家在放假他得上班的壞處。由於某大校友團的練習時間是週末,賴醫生得上班沒辦法參加,但他卻很好心地幫忙介紹了同是該社區樂團團員的貴婦蔡老師來當槍手。我們尊稱貴婦是老師其實是有道理的,因為她是某音樂系的畢業校友,畢業之後嫁作律師娘,逐漸淡出樂壇,直到這幾年才復出江湖,而且寶刀未老,對於槍手這個任務當然是游刃有餘。

同一時間,我又因為以前在吃飯樂隊服務時認識的同梯需要幫忙,去另外一個社區樂團幫忙,而認識了該樂團當時的首席、後來也偶爾也會在本部落格登場、某大公司的超級業務連董。這次既然某大校友團有難,自然也找了他來跨刀幫忙演出,算是還還人情債。

由於上述這兩位槍手表現優異,後續只要某大校友團需要,我第一時間就會想到找他們來幫忙,而他們除了自己之外,還會「吃好倒相報」,陸續介紹該社區樂團的團員來幫忙,因此我又認識了在調查局上班的黃調查官、與其實也是某大校友但潛水很久的外資系科技大廠打工仔、而且家裡算是音樂世家的廖學弟、以及也在科技大廠服務的張先生。

而大家平常除了參加樂團以外,也對吹重奏很有興趣,剛好又看到了台北亞太管樂協會有舉辦管樂重奏比賽的通知,於是一位貴婦、一個超級業務、一位醫生、一位調查官、三位科技業阿宅打工仔、總共七個人就組成了一個重奏團,想要報名參加這個比賽。

這個比賽並沒有設定指定曲,也不限重奏的人數,因此可以組成的重奏從最小的二重奏到超過八人的大重奏都沒有關係。唯一的規定就是包含上台整理在內,要在七分鐘演出完樂曲。因此,我們要面對的首件任務就是挑選長度適當的樂曲出來。

選曲主要是貴婦蔡老師主導,她花了不少心思在你家水管上搜尋了一些樂曲(我是有推薦吹巴哈的小賦格,但蔡老師擔心詮釋這種講究基本功夫的樂曲可能會吃力不討好,所以未採用)。原本是設定要組成單簧管四重奏或五重奏,因此她挑選的也是四重奏或五重奏的樂曲。最後挑出了日本作曲家戶田顯所寫的「單簧管街頭藝人(Clarinet Busters)」這首五重奏出來,大家聽過示範帶之後,覺得這首曲子很少人聽過、有點新奇性、另外也有些可以展現技巧的地方,所以一致通過挑選這首曲子做為比賽曲。

接下來問題來了,由於這首曲子是五重奏,但我們後來竟然湊到了七個人報名。所以我們必須重新考慮一下用七個人來演出這首曲子的分部編制。於是我們在第一次的試譜練習中花了不少時間、大家輪流換部來測試。不過,因為一開始在貴婦蔡老師家的律師事務所練習不容易聽出正確的效果,所以沒有甚麼結論。倒是決定了我們要用五把降B調、一把中音單簧管、一把低音單簧管來演出。會這樣選擇的原因是既然我們人多勢眾,當然也要展示一下我們齊全的配備,於是故意把原曲的第四部降B調分譜改用中音單簧管來演出。順便一提,雖然連董本人也有一把低音單簧管,但最低音域只到降E;然而這首曲子的低音單簧管聲部卻寫到了低音D,就得使用本人收藏的Y牌低音單簧管才行了。

除此以外,我們也在第一次的試譜練習中決定了我們的團名。雖然大家各自提了一些奇怪有趣的提議,但最後我們決定走綜藝界流行的同名專輯概念,而把我們的團名取得跟樂曲一樣,就叫「單簧管街頭藝人」。這個名字的好處,就是保留了將來可以去路邊賣藝騙錢的可能性。

但是因為第一次的練習不怎麼成功,所以我們開始思考尋找新的練習場地與請專家老師來指導。我們的黃調查官除了行政能超強、而且可以一面餵奶(她是有兩個調皮小男孩的媽媽)一面參加團練外,平常不愧是常常在查案,很快就調查出了位於師大夜市中的齊格飛音樂公司有便宜的練習室出租,這就變成了後續我們一個多月的主要練習場地。

2016-03-26 19.09.31.jpg
首次在齊格飛音樂練習的狀況。照例,練習前一定要先擺個龍門陣。

當初我們在報名的時候,就找了國內四重奏天團--魔笛單簧管四重奏的黃荻老師與另外一位偶爾也會在本部落格出現的型男高承胤老師來掛名指導老師,原本這只是一種靠老師打響名號的戰略。現在既然練習遇上了瓶頸,只好請他們「負起責任」,幫我們來上課,尋找編制平衡與演奏問題的解決之道。當然,根據使用者付費的概念,我們還是有乖乖付學費的喔。

2016-04-09 19.24.52.jpg
跟型男高老師上課的模樣,大家都在專心聆聽作筆記。(看到沒?我的電子譜架上可是有很多仔細作記號的喔)


2016-04-22 21.29.20.jpg
由於齊格飛的場地比較小,其實也是有容易變成轟隆隆狀況的問題。因此我們在黃荻的老師協助下,也借了台藝大的教室來上課。課程中除了重奏的觀念外,黃老師也解答了個人演奏技術的問題,讓我們獲益良多。


啊,也許你會問,為什麼我們要找兩位指導老師來上課啊?

老實說,我們這種打工仔所組成的重奏團或是管樂團,都有同樣的問題,就是因為上班、家庭...等等因素而使得時間都很難喬。而且老師們也不是隨時都有空,就又多了許多限制。於是我們就採取了這種多方押寶的策略,讓我們可以有最多的機會來上課修正我們的缺失。

於是,我們前後經過了大約十次的練習後(其中本人差點因為去對岸罰站而趕不回來比賽),總算在比賽前一天、最後一次的練習中錄了一個還算可以聽的版本。在這個版本中,我們把原曲作了以下的更動:

  • 第一部由兩人演出,中段「放煙火」的後半樂段由廖學弟幫忙加強第三部的樂句。
  • 第二部由兩人演出,但由黃調查官替張先生改編了個2.5部的樂譜,加強節奏聲部與抒情的旋律樂句。
  • 如前所述,第四部改由中音單簧管來吹奏。中段「放煙火」的前半樂段參考指導老師的意見,幫忙加強第三部的樂句。







然後,錄完這個版本後,我們就回家休息,準備隔天正式的比賽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