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柯韓.伊斯特凡專訪(3)


採訪:
在匈牙利的民族音樂中,會使用單簧管嗎?

柯:
匈牙利的民族音樂有古典與現代兩種。古典的原版中很多是只使用小提琴和中提琴演奏的,但偶爾會使用被稱為單簧管親戚的塔羅加特(Tárogató)這種樂器。



塔羅加特是一種古老的匈牙利樂器,看起來雖然很像單簧管,但是更胖一點。他的管體類似高音薩克斯風(Soprano Sax)是圓錐形,而且在相當於喇叭口的部分上還開有小孔。它的吹嘴可以直接使用單簧管的吹嘴,或者是使用很類似的專用吹嘴。另外它沒有調音管(Barrel)。它發出的音色也很像薩克斯風,是一種很有趣的樂器。

至於現代的民族音樂,就常常會使用單簧管,如果是匈牙利吉普賽音樂的話,則一定會有單簧管出現。在這些音樂中,單簧管典型的角色是要能發出強烈、尖銳、大聲的樂音,而且很重視炫技的能力。不過,在吉普賽音樂中,由於是小提琴擔任主旋律,單簧管就是從頭到尾被放在伴奏的位置上。

目標是成為李斯特的後繼者!

採訪:
柯韓先生現在也從事作曲的工作,甚至在比賽中也曾演奏過自己所寫的作品。您在作曲時最重視的是甚麼呢?

柯:
我非常喜歡即興演奏,因此作曲時也常常會根據當時的靈感來寫作。我常常會使用讓演奏者與聽眾都覺得舒服的旋律、或是民謠風的主題。

我個人非常尊敬李斯特與帕格尼尼。其中我認為李斯特是替過去的音樂世界中加入了新的色彩。除了作曲外,李斯特也留下了很多改編的作品,但不管是哪首曲子,一聽就可以發現那是李斯特所寫的色彩。而且不管是李斯特或帕格尼尼,都很積極地在音樂會中演奏自己所寫的樂曲。而他們所寫的曲子,都是一般認為只有他們自己才演奏得出來的超技難曲。之前我在比賽中演奏自己所寫的那首曲子,其實最後的部分非常難。這也是想跟他們一樣,是以只有我自己才演奏得出來為目標所寫的,但實際演奏起來才發現,這個部分就連我自己都覺得非常難。看來要走帕格尼尼的路,還有很多嚴峻的挑戰等著我呢(笑)。

著名的小提琴家克萊斯勒所寫的「愛之喜」等名曲,一開始是假裝成其他作曲家所寫的樂曲發表的。這是因為避免在音樂會中全部都是演奏自己的樂曲所採取的行動。單簧管的樂曲與小提琴相比要少很多,所以常開音樂會時,到後來就都是在演奏同樣的曲子。這樣的話,可能就會讓觀眾覺得無聊。因此我最近開始寫作或改編很多樂曲、並且在音樂會上發表,就是為了觀眾而想豐富演奏樂曲的色彩。不過,我也在想是不是該用虛擬的作曲家姓名來發表會比較好啊?(笑)

所有的基本都是音階

採訪:
想請教柯韓先生您目前為止最感興趣的音樂種類與作曲家。

柯:
為了演奏好古典音樂,不只是了解古典音樂而得去聆聽各種各樣的音樂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蒲朗克曾經當過酒吧鋼琴家,所以懂爵士樂一定會比不懂爵士樂更能將他的單簧管奏鳴曲演奏的栩栩如生吧。因此,我時時刻刻把多聆聽各種種類音樂這件事放在心裡。

現在剛好我在灌錄第二張專輯CD,這張CD的內容是收錄法國單簧管作品集。最近我並不是那麼常演奏法國作品,所以我就重新拿出樂譜好好研究,又有了很多新的發現。

採訪:
想請教柯韓先生平常都是作些怎樣的練習?

柯韓:
我現在和五年前是完全不一樣的。當時比較有時間,所以每天最少會練一個小時的音階。最近時間比較少,練音階的時間就不是那麼多了,但我還是覺得練音階非常重要。因為不管是哪首曲子都會出現音階與琶音,所以在演奏樂曲前,有先練過音階和沒有練過的狀況,演奏起來就完全不一樣。因此我每天都在思考怎樣利用有限的時間可以把技巧練得更好,而會每天都練不一樣的音階。當我看到曲子而沒法練好時,就會自己思考如何配合這首曲子去練適當的音階。

我平常練的音階本身雖然是一樣的,但我最重視的就是所有的調性都要練過一遍。因此我常在想要如何在短時間內練完全部的調性,如果在曲子中出現了吹不出來的東西,就會當作重點來練習。

由於我只重視音階,因此在曲子中用不太到的教本或看起來很難卻對音階沒有幫助的技巧我就不會去管。我的經驗是可以一面練音階、一面鍛鍊好自己的技巧,還能找出對手指有幫助的練習方法,因此我每天都會這樣練習。

===


相關系列文章: